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一萬兩銀子我倒是可以湊湊……」暮書墨故作為難,低著頭斂了笑意蹙著眉思索,等著這孩子接話,卻不料,等了好久都沒回應。

這孩子不是聰明著呢么,自己都拋了誘餌了,怎麼這會兒卻不接了?沒聽懂?

疑惑地偷偷掀了眼皮看過去——

得!

人家低著頭專心啃烤雞呢,還慢條斯理地倒了杯茶,察覺到自己的視線,回過來的眼神亮晶晶的,笑意深深,啊呸!是森森!

咧嘴一笑,一口白牙在燭火中刺目的亮。

他算是明白了,這孩子壓根兒就是吃定自己了,這會兒等著自己開口呢!

「一萬兩銀子我給你,不用還了。但是,利潤我佔一半!」

「一成!」心安理得,沒有半分不好意思。

「四成!」想的美!

「二成!」

「三成!」

「兩成!加一隻葯膳雞。」

「成交!……啊不對!」暮書墨接的順溜,等到意識到少女到底說的是什麼的時候,「成交」二字已經出口,小狐狸已經笑得見牙不見眼……

暮顏卻必然不會肯讓他悔棋的,笑眯眯站起來,稍微拍了拍自己油膩膩的手,意思意思地行了一禮,道「小叔,大人們是不能出爾反爾的。我們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哈,明日中午,侄女兒在這個小院親手做羹湯,款待小叔。此刻天色已晚,侄女兒就不留小叔了,謝謝小叔,小叔再見!」

話一出口,暮書墨自然知道木已成舟。

本就只是想爭取下最後的權益,說白了,一家飯館那點利潤,他也不會放在心上,此刻懊惱的還是自己隱隱鬥不過這隻小狐狸的覺悟……

而且,她這是什麼意思?達到目的了立馬就翻臉不認人了是吧?

看著這痞子一樣的言行,想打死她怎麼辦?明天吃飯是吧?那行!他帶上一群人,吃窮她!

不爽的暮書墨絲毫不覺得自己此刻的想法分外幼稚,敲了敲桌子上的紙,說了句「好好抄,50遍呢!」再次翻牆出去。

「……」太討厭了,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過暮顏本就沒打算真的窩在這小院里抄50遍家訓,這些東西她讀了一遍都不想讀第二遍,不就是沒抄完不許出門么,她偷偷翻窗出去不就行了?就像她正兒八經地保證不會再去吟風樓,就真的這輩子不踏足了?

不可信的,可不止是男人的嘴,女人的嘴一樣是不可信的。

能用語言解決的事情,那都不叫事情。

最近頭疼的大事之一得到了解決,她心情甚是不錯。

而第二件大事,就是她的奇怪的身體情況。她關好了窗,確定她家不走尋常路的小叔不會再過來之後,就上了床盤腿坐著開始修鍊。

她的體質極為特殊,丹田破碎,筋脈堵塞,這種情況,是註定了無法吸收真氣、匯聚真氣的。是以,所有人都說她是個註定的廢物。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寒冰洞壁畫的引導,她確確實實可以吸收真氣,甚至她可以運用真氣,她曾經試過,她的真氣雖不知道是什麼等級,但打敗一個真氣修為三級的劍客,卻是毫不費力綽綽有餘。

只是不能儲存,不能運行。

不過這一年來,她總有筋脈鬆動的感覺,就像某個堵的嚴嚴實實的地方,突然有了風……這種感覺,就像身處沙漠瀕臨渴死的旅人終於見到了一丁點的水源,或者說早就被確診癌症晚期的病人,突然聽說了某種治癒的契機……

無論如何也要抓住。

暮顏就是這種感覺,「廢物」二字聽的多了,對這方面便有了執念。哪怕一絲機會,也堅決不想放過。

她盤腿而坐,腦中回想著那些早已經融入血肉骨髓的壁畫,漸漸進入入定狀態,周身淡藍色霧氣氤氳。暮顏沒有發現,那些藍色霧氣里,若有似無的藍色光芒一絲一縷地從她的右邊的太陽穴進入了她的體內,倏忽之間就沒有了。

一晚上睡得並不安穩,右眼總隱隱作痛,又像是太陽穴一抽一抽地疼,導致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暮顏,起了個大早。

想著昨日的約定,再次換了男裝,上街採買去了。這個世界的雞沒有激素、沒有飼料,倒是買著方便,想著自己終究力氣小,賣了個可愛,讓老闆幫忙殺了,黃芪、當歸、党參、麥冬、枸杞在普通的藥材店也都有,她提著一隻弄乾凈的雞,沉施在身後提著藥材碎碎念她的銀子銀子……

一路上,聽著大家八卦著昨晚吟風樓的事情,眾人口口相傳,傳的有聲有色,太尉府孫子和兵部尚書侄子和吟風樓姑娘不得不說的二三事,成了當日熠彤鄰里街坊茶餘飯後唯一的談資。

甚至在之後的幾日內,依舊穩穩呆在熠彤八卦熱搜事件榜首。昨兒個吟風樓事發,大小官員,只要和太尉府或者兵部尚書有點仇有點怨的,瞬間覺都不睡了,連夜上摺子參了一本,就怕比別人慢了被別人搶了功。

聽聞今日天還沒亮,早朝還沒開始,皇帝陛下御書房的書桌上,就堆滿了或飄逸或審慎,詞藻或華麗或樸素,風格迥異中心思想卻直指同一事件的奏章。

為此,早朝還未結束,皇帝陛下在大殿之上發了好大一通火的事情,就如同長了翅膀隨風飛出了那瓊樓玉殿紅牆琉璃瓦的深深宮城。

聽說,太尉也是個通透的人兒,被人蔘成這樣,還不忘讓小廝提了謝禮上吟風樓道謝,至於將軍府,卻是吩咐管家下了拜貼。

想來是吟風樓不願居了頭功,告訴了太尉一切都是暮三爺的指點。

暮顏一路聽著,含笑不語,倒是這小丫頭,嘰嘰喳喳的從銀子的話題轉到了昨日的事件,一路上嘴都沒停過。熟門熟路地從將軍府後門溜進小院,看著猶自在那糾結兵部尚書雖說人好性子好卻半點不如太尉聰慧的小丫頭,森然一笑,「能在這水深火熱的虎狼之地分一杯羹的,從來沒有簡單的人。」

小丫頭木楞楞回頭詢問,暮顏卻再未理會,兀自進了院子,呵……人好性子好又不太聰慧,僅憑一個空殼子駙馬爺的虛名,混到兵部尚書之位?

更何況,她這個親爹,可是半點夫妻情深父女之愛都沒有演過……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