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四章 身陷囹圄(2)

第六十四章 身陷囹圄(2)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世子……長公主殿下涉嫌殺人,是有證人親眼所見的,何況,現在長公主也已經認罪了。」府尹自己都覺得這話底氣甚是不足,腦子裡回想到方才少女巧笑嫣兮的模樣,總覺得這認罪二字,實在有些說著沒什麼底氣,哪個人來了這大堂,不是抵賴一番,嘶聲力竭地哭一會兒證明自己冤情,哪有這位主,笑嘻嘻地就認了罪伏了法?

暮雲翼聞言,似乎覺得很是有趣,看向府尹,笑著問道,「哦?認罪?不知道她是如何認地罪呢?認得什麼罪呢?罪狀呢?哪來給本世子瞧瞧。」

只是這笑,有些滲人。

話音剛落,邊上執筆小廝恭恭敬敬遞上還熱乎著的罪狀,上面原原本本記錄了暮顏方才口述的供認詞,右下角,還有小巧的畫押紅印。暮雲翼隨手接了過來,抖了抖展開,漫不經心地看了幾眼,突然冷冷嗤笑一聲,「大人這案,倒是審的輕鬆,怎麼也不審審有沒有同夥呢,畢竟長樂長公主這麼一個小丫頭,怎麼看也不像是能殺的了人的啊……」

府尹恭敬回話,「回世子,目擊者證人說,當時只見到了長公主殿下,殿下也說沒有同夥。」

「哦……這是哪個目擊者?」暮雲翼看完了證詞,很仔細地將紙疊好,隨手往後一遞,始終彎著背躬著身的小廝伸手要接,突然暮雲翼大力一甩,那記錄著罪狀的紙就狠狠朝那小廝臉上甩過去,那小廝竟直接被掀翻在地,臉上,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傷口很細,卻很深,鮮血嘩嘩地留下來,那小廝下意識一抹,就見滿臉的血,驚恐地看著暮雲翼,爬起來跪著,不敢動。

「世子爺!」府尹看著暮雲翼當著自己的面這般目中無人肆無忌憚的模樣,也是來了脾氣,揮了揮手讓人扶著那小廝離開就醫,才帶著惱意看向暮雲翼,「世子爺這是要做什麼么?是對本官又什麼不滿么?用武功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案,是何緣故?」

「目擊者?目擊者說看到暮顏一個人便就真的是一個人了?本世子就站在她身後十步開外,為什麼他沒有看到?為什麼他沒有說是我和暮顏一起合夥殺了高如玉?高如玉的傷口在哪裡,你我都清楚,小丫頭要殺人,還需要用這麼費盡心思的手法么?你以為,本世子站在她身後,會看著她髒了自己的手么?有本世子在,殺任何人,都不需要她出手!」一向溫潤如玉的男子,突然而起的滔天怒火,眼眸中的盛怒幾乎席捲了整個大堂,說出的話不可謂不囂張,不可謂不霸氣。

暮顏要殺人,他便幫她殺!

「世子爺!您說地這是什麼話?!若是傳到了陛下的耳中,整個將軍府都要因此獲罪的!」府尹一驚,急急忙忙起身,朝著皇城的方向拱手,行禮。

「呵!恐怕陛下要是知道,你這樣倉促定了二品縣主,異國長公主的罪名,還將她打入了大牢,我倒是想知道,陛下是怎麼降罪於你的!」暮雲翼想著那牢中陰暗與臟污,就氣不打一處來,說道,「還不去把人帶上來?本世子看著你審!」

實在無法,府尹也知道自己這麼做有失妥當,若是無人問起,自己事後將罪狀面呈陛下,再請個罪,就算陛下不治長公主的罪,但自己也是情有可原並不會受了責罰,可是如今被人這麼一鬧騰,想要息事寧人,恐怕已經註定不可能了。當下,便只能揮了揮手,讓人下去帶人。

證人很快就帶上來了,那個老獵戶再一次被帶上大堂,心驚膽戰地給暮雲翼見了禮,一看暮雲翼黑漆漆地似乎想要將他生吞活剝的表情,更是嚇得都快伏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只是,下去帶長公主的人卻遲遲不來,暮雲翼的臉色一點點暗沉著,幾乎都可以滴下墨汁來,連府尹都有些擔心,牢中那些個腌臢事,他一向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沒有威嚇恐嚇,那些個犯人如何能乖乖服貼著,可是這會兒他卻只能暗自祈禱,千萬不要有人不開眼的,對著那位長公主殿下用刑!

估計又過了半盞茶的功夫,一襲長裙看著安然無恙的暮顏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府尹只覺得那顆七上八下的心終於落回了胸膛里,他重重呼出了一口氣,只覺得後悔——一步錯步步錯,他就應該見到苗頭不對立馬下跪道歉,為了擔心擔上污衊皇室公主的罪名而硬著頭皮審的案,這會兒只覺得罪名還沒落實,半條命就去了。

而金尊玉貴的長公主殿下,前腳跨進大堂,就打了個小小的哈欠,蹙著眉,道,「大人,該認得罪名本宮都認了,你威脅本宮說不配合就要吃苦頭的這件事本宮也不會說出去的,你還要本宮過來做什麼?」

她眯著眼,打著哈欠,對著裡面緊張的氣氛根本沒有察覺,府尹根本來不及說什麼,她的話已經說完,府尹幾乎是閉著眼睛縮了脖子去看得暮雲翼,果然,男子已經重重哼出了聲,「吃苦頭?」

暮顏似乎這才意識到情況和方才不同,睜著有些迷糊的眼看過去,驚訝喚道,「大哥?」回頭對著帶自己過來的人輕聲責備道,「大哥到了你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看吧,我說了不該說的話了吧!」

態度極其配合,言語間都是體貼府衙的意思,完全不似一個被定罪丟進大牢的人該有的態度。只是身後被責備的人,只覺得這位殿下,真是……恐怖。

他的確是領了命,去的大牢提人。方才整個審案的過程他也在,公主殿下的配合自然也讓人興不起為難她的想法,何況如今世子爺找來了,所以他們這些個實權沒有,但是背鍋絕對有的下屬們,早就練就了一身察言觀色的本領,幾乎是態度和藹,言語溫柔地去請這位長樂長公主。

可是,誰能想到,這位殿下正在——睡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