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六十三章 身陷囹圄

第六十三章 身陷囹圄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府尹疲憊地揉了揉眉心,看著女子離開的背影,瘦削,卻氣場強大,兩位原本應該是押著她離開的衙役,倒像是她的隨從似的,跟在身後低眉順眼的……這場景,怎麼看都有些詭異,見他們離開,府尹揮了揮手,讓人帶著證人下去,自己也準備起身離開休息一會兒,卻有手下急匆匆跑進來,走到他身邊稟報,「大人,將軍府世子爺來了。」

世子爺。昨日也在場的另一個人。也許是同夥,也許不是,但必定是站在長公主這邊的,府尹又揉了揉眉心,一屁股坐下了,有些口氣不好地說道,「請他進來吧。」

而此刻的暮顏,已經到了牢中。因著她身份特殊,牢房也是單間的,在整個大牢的最裡面。一路跟著衙役往裡走去,鼻翼間揮斥不去的霉味和酸腐味,還有濃烈的血腥味,中間的拷問室里,隨地擺放著各種奇形怪狀的刑具,刑具上銹跡斑斑,也有些紅褐色的污漬,甚至,一些帶著倒刺的刑具上,還有些碎肉……

牆角,是多年不曾清洗的層層疊疊的污穢血跡。

暮顏看著,神色未動,她跟著衙役一路走到自己的牢房跟前,走進去,裡面只有一張石頭床,上面撲了一層稻草,除此之外,上面都沒有,頭頂上,有一個很小很小的洞口,只容得下四五歲的小孩爬過去,從中泄下的一縷光線,便是牢房中最明亮的地方。她一改方才溫溫柔柔笑眯眯的神色,背著門口站著,看著那石頭床出神一般,默不作聲。

衙役們對視一眼,關上了牢門,走了。

「小姑娘,你是為什麼被抓進來呀?」邊上,黑暗裡有人開口問道,聲音有些低沉,發音也有點彆扭,似乎太久沒說話的那種沙啞。

暮顏看過去,在她左側的牢房裡,和她一眼的配置,一張石頭床,床上鋪著一層稻草,那裡蜷縮著坐著一個老者,衣衫襤褸已經看不出原狀,頭髮亂糟糟的跟鳥窩差不多,這時候全都亂七八糟地堆在頭上,長的連眼睛都覆蓋住了,完全看不清長什麼樣子。

暮顏卻不在意,她笑著說道,「涉嫌殺人。」

「涉嫌?」老者低聲重複了這倆字,嗤笑一聲,「這群人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涉嫌殺人就將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丟到這種牢房裡來?」言辭之間,甚是憤憤不平。

看著這老者,也不似大奸大惡作姦犯科之人,暮顏突然起了興趣,學著他的模樣,窩上了石床,那稻草堅硬的從她的綾羅綢緞里扎進去,扎地腿有點疼,她也不在意,問道,「那老人家,你是為何進來的?」

「我啊……」老人家突然重重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太久咯,太久咯……久地都不記得了……」

暮顏心中戚戚焉,必然又是一場屈打成招的真假錯案……她也有些感慨,這個時代查案能力太弱,很多時候,只要一個替罪羊,一件天大的案子就了解了。至今為止,她都不清楚背後暗處的那個人為什麼要把她弄到這個地方來,誰都知道,只要將軍府或者皇帝陛下知道她被關在了這裡,誰都不能將她怎麼樣,畢竟,並沒有人見到她殺了那個人,那個獵戶的證詞漏洞百出,是個人都看得出來。

難道,那個人只是想要將她關在這裡一段時間?

「小姑娘,我跟你講,如果他們要你認罪畫押,你一定不能同意,不然就要跟我一樣,這輩子出不去了。」老者見暮顏低著腦袋坐在床上發獃,以為她擔心這事兒,勸誡道。

沒想到,暮顏仰頭對著他笑了笑,笑意很溫暖,說出地話卻如同平地起驚雷,「我已經認罪了呀。」

老者似乎有口氣上不來,撫著胸口平息了一陣,恨鐵不成鋼地重重鎚了下自己身側地床,嘆氣道「你怎麼可以認罪呢?!你認了罪就不是涉嫌了!就真的殺人了!你會跟我一樣,這輩子出不去的!」

暮顏好脾氣地笑笑,解釋道,「可是不認罪他們會上刑啊,我怕疼。」

「你……!」一時氣結,竟不知道說什麼好。的確,屈打成招這種事情很是常見,特別對於這種小姑娘來說,恐怕都不用上刑,恐嚇幾句也就招了,可是,見她這般無所謂的態度,就有些覺得這孩子實在是不知輕重,見她穿的也是極好,看起來也是身嬌玉貴的,必然也是好人家的女兒,若是家裡打點一下,也不是不能出去,可是這般笑嘻嘻地說著自己招了,這……這實在讓人氣憤!

哎!

他嘆氣,可是自己也是身陷囹圄,有什麼辦法?

暮顏也不解釋,只是窩在床腳抱著膝蓋,看樣子似乎有些擔憂。

而在府衙大堂里,府尹已經如坐針氈了很久,暮雲翼雖然是坐在下面,安安靜靜地喝著茶,那茶水也是普通的茶水,可是他愣是不嫌棄,已經喝了大半個時辰了,一句話都沒有,就是這樣,府尹才覺得害怕,這位將軍府的世子爺,一個眼神輕飄飄地看過來,都讓人覺得脊背發涼。

「府尹大人,對於本世子冒昧前來的來意,恐怕是知道的吧?難道沒有什麼想要說的么?」暮雲翼終於放下了茶杯,暗中嘖了嘖舌,這茶,真難喝。

府尹低了頭,恭敬起身,起身之後才意識到,明明對面這個男子,也有可能是同夥,自己怎麼反而這麼心虛呢?當下,咳了咳,重新坐下,說道,「下官不知,請世子爺明示。」哼,輸人不輸陣,氣勢得擺起來。當下,也挺直了腰板。

「哦?這麼說來,顏府的大丫頭來找我說的事情,是假的咯?聽說,夕照那位長公主殿下,就是顏府的嘉善縣主,嘉善城的城主,我將軍府的三小姐,並不是府尹大人未經陛下手諭或者口諭,或者聖旨,就強行帶走了?」大帽子一頂接著一頂扣下來,嚇得府尹剛剛挺直的腰板,瞬間慫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