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十六章 一屆不如一屆

第五十六章 一屆不如一屆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六個字。

發音何其清淺,可是其中分量恐怕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白。

錢曾看著暮顏,看著她完好無損地站在自己跟前,看著她比原來更好的模樣,一把年紀的老人突然就哽咽了喉嚨,聲音有些嘶啞,問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一早剛回,就去拜見了陛下,出了御書房就來這了。」暮顏站在原地,還是輕輕淺淺的笑意,那笑意,雲淡風輕,歲月靜好。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錢曾喃喃低語著重複了幾遍,轉頭吩咐身後學生,「去,請院首過來,如果他在講課,也要拽過來。」

身後的學生一愣,低聲應了,一路小跑著就跑了出去,還不問回頭看了眼暮顏,他是去年入得學,偶爾還能聽到師兄師姐們提起當年和森羅學院友誼賽上的事情,卻也不知道那個風雲人物就是眼前這位,只聽到連院首講課都要拽過來,就在想,到底是何等人物。一邊思量著,一邊跑了。

暮顏再一次跨進了小院,錢老一路將她引進了書房,親自沏了茶,很是客氣,也很是激動的樣子,落座后才說道,「當年你失蹤,著實嚇到了我們這些老骨頭,這兩年,院首每每說起你,也是擔心至極,雖然後來知道你還活著,卻也不知道你好不好。」他言行語氣之間,竟似同同輩老友說話般隨和。

暮顏不好意思地道歉,「這兩年,著實有些忙碌,又在海外,所以書信不太方便。」她不想暴露自己,鴿子又只能捎帶一些隻言片語,所以除了必要的一些事情,她真的是幾乎斷了和所有人的往來,就像……真的失蹤了一般。

「知你有自己的原因,我們也不是責備於你,只是真的很擔心。你這孩子,看著聰慧,也很照顧人,實際上最不會照顧自己。」

「會著呢,這兩年我把自己照顧地可好了,不信您把把脈?」她眯著眼笑著,隔著書桌伸出自己的手臂,露出有些過於纖細的手腕。

那手腕白皙細膩,肌膚下一根根青紫色的脈絡看得格外清晰,錢曾有些心疼,當年這孩子還沒這麼瘦地,他的手擱上脈搏,安靜把了一會兒脈,凝重了神色,冷聲呵道,「你這叫把自己照顧得很好?南瑾那廝,做了皇帝之後就不管你了?夕照皇室那麼多御用藥材呢?為什麼你體內的寒氣愈發地重成這樣?!還有書墨那小子呢,不是跟著去了么?他們就把你照顧成這樣了?!」

能這般吹鬍子瞪眼稱呼夕照皇帝「南瑾那廝」的,估計也就是這個有些可愛的老頭兒了,暮顏摸摸鼻子,拍了拍聽了這話豁然回首看過來的暮雲翼,示意他稍安勿躁,才有些心虛地說道,「哪有您說地那麼嚴重,不過就是有點兒體寒罷了。再說,您又不是不知道,這個根本跟治不了的。」

他自然知道不能根治,若是可以治,麓山書院也是有點財力和實力的,如何會不治?可是……手底下的脈搏,帶著雜亂無章的寒氣,比之以往更盛幾分,這樣下去,這孩子……

暮顏看著錢曾不贊同的又有些不忍的表情,寬慰道,「您忘了么,我自己醫術很好地,可是師承您呢!」這兩年,自己體內的寒氣的確越來越重,修為越高,寒氣就越重,南瑾和大師兄都試了很多方法,可是始終藥石無效,一入秋,別人還在貪涼的時候,她已經裘衣加身……

可是這一些,她卻不願說於這個關心自己的老人,平添了他的煩惱。

錢曾淡淡哼了一聲,道,「這幾日有時間多來來,老頭子幫你調理調理,然後給你擬個方子帶回去,也不知道夕照那些個御醫都是什麼庸醫,竟把你越治越重了!……還有你自己,莫要不當回事,等著幾年後,後悔都來不及!」

「是是是……」暮顏低聲趕緊應著,笑眯眯地沒有脾氣,像是個受訓的學生,錢曾被她的模樣鬧得氣也不是,笑也不是,一時間也彎了眉角,閑話家常起來,多數情況也是錢老在說,偶爾問一兩句,暮顏便回答幾句,這師徒兩人,兩年未見,倒是一點隔閡都沒有。

而另一邊,盧宗涵的確是在講課,見到那學生突然火急火燎地闖進來,說錢老有請的時候,他心頭便隱隱有些不愉,這學生以前也沒怎麼見過,實在是不得體,不會在外等著么?錢老頭子選學生倒是愈發地不會選了,他當下就呵斥道,「出去候著!」

那學生嚇了一跳,卻還是沒出去,支支吾吾地說道,「老師交代一定要將院首帶過去,若是院首在講課,也要……請過去。」他沒敢用原話拽,只說請。

盧宗涵皺了眉,錢曾也時常來找自己,都會派一些年紀稍長一些的學生,也從來沒聽說過要自己停了課過去的,當下雖然不悅,卻也耐了性子問道,「可知何事?」

其實,這是也是錢曾突然老頑童性子犯了,又因為心中喜悅,一時間也考慮得不周全,找了個什麼都不知道的新學生來了,這學生心驚膽戰地低頭說道,「有……有兩個人來了。一……一男一女……」

兩個人?還是一男一女?盧宗涵見這學生一問三不知的模樣,再看底下交頭接耳的學生們,當下想著既然錢曾都這樣派人來了,也許有急事,便揮了揮手,道,「今日就講到這兒吧,回去好好溫習功課,明日講課前,我先抽查。」

學生們起身恭敬行了禮,便帶著歡快的喜色出去了,盧宗涵看了眼有些怯弱的那位學生,收拾了一下,就往外走,走了幾步,見那學生還未跟上,又吼道,「怎麼,現在不急了?」

真是的,待會兒可要和錢老頭好好說道說道,這都找的什麼學生,一屆不如一屆的……他神神叨叨地往葯園走去,根本意識不到,一會兒,他根本不會再介意這樣一屆學生到底找得好不好地問題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