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十五章 重回麓山書院

第五十五章 重回麓山書院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告訴我,你在害怕什麼……」暮顏看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滿臉痛苦的高如玉,繼續問道。

豈料,女子突然清醒過來,眼睛赤紅地看著暮顏,哈哈大笑,「怕什麼?你見過金尊玉貴的皇後娘娘,對著一個黑袍人下跪么?那姿態,虔誠啊!卑微啊!哈哈哈!估計所有人都沒有見過吧,皇後娘娘低到塵埃里的模樣!她恨不得跪下了舔他的鞋子!」

她哈哈笑著,因著用力地笑,臉色有些潮紅,笑著笑著,淚水突然就出來了,她全身動彈不得,那淚水順著眼眶出來,也不能擦,又笑又哭的表情,甚是狼狽。

她看著暮顏,淚眼朦朧里,女子妝容精緻,衣飾華麗,可見長公主殿下的受寵不是假的,聽聞,她手中還握著半塊虎符,是大陸有史以來,第一位手握巨大兵權的公主。

暮顏一愣,皇后都要跪舔的……黑袍人?她急急問道,「那人長什麼樣子,是不是聲音嘶啞被破壞過?」

「呵!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高如玉奮力掙扎了下,卻發現還是掙不脫,這個禁錮讓她並無痛覺,可是就是紋絲不動,唯一可以活動就是腦袋,她梗著脖子,叫囂著,「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有本事你就殺了我!」

女子很狼狽,紫色的衣衫被洗的有些發白,下擺處有臟污油膩膩的,還有幾處被磨破了。

暮顏看著,突然揮了揮手,真氣瞬間散去,淡淡說了聲,「你自己,好自為之吧。」說完,朝著始終在對面看著的暮雲翼走過去,道,「大哥,去麓山書院看看吧。」

這裡是去麓山書院的道路,既然就在這裡,便過去看看,盧老他們多年未見,也是有些想念。

暮雲翼揉了揉暮顏地腦袋,很是欣慰,「顏兒修為已經這麼厲害了。看來,這兩年,大哥錯過了很多。」他語氣中微微有些悵惘,更多的卻是歡喜,歡喜她越來越厲害,歡喜她能夠很好地保護好自己。

「這幾日,同大哥說說,這兩年的經歷,可好?」他問。

「好。」

「三叔在夕照,可還好?」

「挺好的。南瑾本就和小叔熟食,這幾日,他不是和南瑾下棋,就是和太上皇喝酒,倒是無比愜意,連帶著太監宮女們都恭敬有加不敢怠慢了。」暮顏笑笑,和暮雲翼並肩走著,這個將軍府的世子爺,這些年似乎也經歷了不少,改變了不少。

身後,驟然鬆懈的高如玉一下子癱軟在地上,看著並肩而去的倆人,神色莫測地看了許久,一直到他們的身形消失在林子里,什麼都見不到,突然一口血吐了出來,軟軟倒下……

……

兩人出現在麓山書院的時候,並非上下課的時間,是以大門口沒有什麼人來往,他們倆一路朝里走去,暗中護衛自然認得,也不做聲地就放行了。

甚至都沒有去通知盧院首。

暮顏和暮雲翼一路暢通無阻地往錢曾的葯園走去,路上偶爾有幾個學生模樣打扮的人,好奇地回頭看了一眼暮顏兩人,又回頭走了。

錢曾正在講課,背對著大門,學生們圍著他認真地聽講著,兩年過去了,暮顏粗略一看,大多數都是生面孔,唯有幾個當年一起學習過,只是她其實也沒有上過多少課,和她真正熟識的也就一個閆夢忱,還有一個……陳小石。

想到陳小石,突然有些微微的落寞。

就在這時,突然有學生抬頭看來,一愣,定睛一看,再一喜,「暮……」想說暮顏,見她如此打扮,卻有想起如今她的身份,遲疑著便沒有叫出口。

錢老講課正講到興頭上,被人胡亂打斷,有些微微不悅,呵斥道,「暮什麼暮,專心聽課,考試的時候做不出來看我怎麼罰你們!」

卻有另一個學生因著邊上的動靜也抬眸看來,驚訝地說道,「老師,真的是……」

「什麼真的假的?!一個個都要受罰么?!」

「兩年未見,老師的脾氣倒是漸長了,連話都不讓人說完,看來是不歡迎我,枉費我千里迢迢從夕照趕過來,出了皇宮第一個就奔了這裡來看您,連盧老那都沒去呢!」暮顏好整以暇地抱著胸,看著從她開口說話,就似乎一個愣怔,身形僵硬的錢曾,笑嘻嘻地說道。

身旁,暮雲翼寵溺地嘆息,為她難得的撒嬌低笑。

而錢曾,的確是僵硬了,這一生,他的學生雖不及盧宗涵多,卻也可以說是桃李滿天下了,只是,最難忘的那個,最喜歡的那個,最挂念的那個,從來只有一個,那個當初靠著關係硬塞進來的暮顏。

當初失蹤,他幾乎嚇得暈厥過去,兩年來耿耿於懷,最近聽說她成了夕照的長公主,這顆心,才算放下了,只要她好,在哪裡都一樣。只是,還是挂念,這孩子身子骨弱,做了自己學生沒多久,就三天兩頭的病啊傷啊的,轉念又一想,如今她也是森羅學院前院長的關門弟子,現院長的小師妹,怎麼樣也比往日要好些,若是病了,還有夕照皇室的御醫們守著。

只是,該挂念的還是挂念著,這會兒驟然聽到少女巧笑嫣兮的音調在身後響起,差點兒以為出現了幻聽,僵硬地緩慢地轉了身,就看到那個孩子,站在不遠處的門口,斜斜靠著門框,抱著手,勾著唇,笑地瀟洒而恣意。

手有些抖,教書育人了這些年的嘴巴也有些不受控制,想說些什麼,最後出口的卻是單音節,「你……你……」

「哎,看來老師的確是不歡迎我,瞧著都不欣喜。那我就去盧老那看看吧,也許他會給我倒杯茶什麼的……這一路走來,累的慌,也渴地很……」說罷,少女真的轉身就走,還很隨意的朝著後面揮了揮手。

「你給我站住!」終於恢復了語言功能的錢老氣急敗壞地吼道,身邊認識暮顏的學生們齊齊偷笑,錢曾橫了一眼,繼續吼,「你要是走了,我……我……」

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說什麼,卻見暮顏回了神,滿眼的笑意盎然,她站在不遠處,喚,「老師,好久不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