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月黑風高夜。

爬牆送雞時。

當暮書墨下完了棋,剛想回去好好睡個覺,想起那小丫頭可憐兮兮地說要他送吃的時候那模樣,鬼使神差地溜進大廚房找了只雞,任命地去烤了。

當他帶著烤好的雞從窗口跳進暮顏的卧房的時候,暮顏真的在正兒八經抄家訓,傍晚跟在她身邊的小丫頭已經不在了。

昏黃的燭光里,少女握著毛筆寫得極是認真而安靜,沉在搖曳光影里的半邊容顏,卸下了白日裡帶著點潑皮般笑意,安靜而精緻地有種熨帖人心的高貴。

陋室、燭火、粗茶、布衣,掩不住的風華。

他不過這一愣,安靜而精緻的暮顏已經嗅嗅鼻子,笑嘻嘻霍然抬頭,一看到暮書墨立馬放下了手裡的筆,屁顛兒屁顛兒地跑過去接過了烤雞,眉眼彎彎,墨色的瞳仁在夜色里亮晶晶的,「謝謝小叔,小叔真好,等你許久了……」

原來,她是為了等吃的才抄家訓?

什麼風華?

就是個貪吃的潑猴!

不對,明明是只焉兒壞的小狐狸!

暮書墨腹誹,方才一定是自己的錯覺。

他倒也不在意她和「誠意」完全不搭邊的道謝。一個翻身利落進了房間,唯一一張滿是刮痕、刀痕、還缺了角的桌子上攤著兩三張寫滿了字的紙,邊上還有一疊未動的。

暮府的家訓裹腳布一般又臭又長,甚至因著他乾的那些事,還有逐年變長的趨勢。他可沒少抄過,可以說他那一手還能見人的字就是那個時候練出來的。

他隨手拿起一張寫滿的,一愣,暗嘆——好字!

倒不是現在帝都閨秀們流行的簪花小楷,她的字跡娟秀卻隱隱帶著了凌厲的弧度,看似隨意的筆觸卻又入木三分,低調內斂里透著鋒芒畢露。

都說,看字識人。寫這樣的字體的主人,該是什麼樣的?

他瞥了眼捧著雞頭也不抬的暮顏,沒有筷子,沒有碗,她便只拿著手吃,吃的滿手油膩也毫不在意。

嫌棄地撇過了頭——閨秀?她算哪門子閨秀?

「……真打算窩在這小院抄50遍家訓?」雖認識不過兩日,他卻也知道,這孩子斷不會這麼乖得模樣。

少女偏了偏頭,似在考慮這個問題,「不然呢?就算不是抄家訓,我也沒處可去啊!這熠彤里,都是有錢人,開銷也大。我們那,50兩銀子可以吃一年的豬肉,到了這兒只能喝一壺茶……小叔又不肯借侄女兒點錢,我還能去哪裡?」

至於50兩銀子在邊境小鎮能做什麼她真不太清楚,雖然呆了好幾年,但也沒真需要她上街採買的。不過胡謅嘛她還是會的,想必這個喝慣了50兩銀子一壺茶的公子哥兒,一定分不了真假。

她嘟嘟囔囔地說完,也難為能塞了滿嘴的雞肉還能口齒清晰,見暮書墨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斜著眼看她,愈發淡定地真有那麼一回事的模樣,伸出油膩地爪子就想去抓暮小叔的衣袖,被他嫌棄地一把拍掉了爪子也不在意,傻笑著湊近,道,「小叔,借你侄女點銀子唄?」

「你要買什麼?」這孩子好像一直在動腦筋想要借錢,想著她初來乍到,的確也是沒有誰幫襯著,大哥那個糙漢子,軍營里呆久了,估摸著也不會給她準備多少錢,如今來了這帝都,花錢的地方也的確多。作為小姑娘的叔叔,他倒是不介意拿點零花錢給她。

出乎意料,少女清清淺淺看過來,說道,「不買什麼,想做點生意,可是沒本錢兒。」

荒唐!

「你一14歲的小姑娘有點自覺性好么,喝酒、逛妓院、現在還要經商?明兒個我讓你二叔把你丟書院去!」暮書墨對此嗤之以鼻,「老老實實學點本事,切莫好高騖遠了去!」

著實荒唐!

這孩子是聰明,鬼點子也多。但是熠彤什麼不多,就天才最多!豪門大家最終是傳承,對於接班人的培養和篩選何其殘酷,也因此,人才多如過江之鯽。說實話,她暮顏在這一群天才里,可能真的什麼都算不上。

暮雲雪是熠彤閨秀中的翹楚,他都承認他的大侄女幾乎是個天才,連皇家都早早定下了。可是如今還不是老老實實去了森羅學院學習。相比之下,暮顏連入學資格都沒有。

這孩子倒好,竟然心比天高。

暮書墨這話其實還是挺重的,暮顏卻不在意。若是暮小叔就這樣同意了她才會擔心他真的是個只會吃喝玩樂泡妞賭博的二世祖了。她撕掉第二隻雞腿,若無其事笑嘻嘻地遞給暮書墨。

暮書墨看了看她油膩膩的爪子,嫌棄地皺了皺眉,竟然鬼使神差地還是接了過來啃著,少女笑意滿滿,帶著點討好的神色,他微微緩了臉色。

卻不想,這臉色剛緩,少女又順杆子往上爬了,正了正色,懇求道,「去書院也行啊,可是小叔……我真的需要那筆錢。」

「你說說,你準備怎麼經商。」他倒是突然來了興緻想要聽聽了。

「自古民以食為天,而所謂良藥雖好卻苦口,那我就兩者結合,做葯膳。小叔,而且我發現,我老家很多美味的食物,在帝都我都沒有見過。所以,稀缺、健康、好吃的食物,你會拒絕么?有市場,卻很少有競爭,你覺得會不賺錢么?」

葯膳?

微微一怔。他原以為暮顏是因為私生女的身份被人瞧不起所以總想急著證明自己,只是聽她所言卻又覺得,她該是很冷靜地深思熟慮過了。

暮書墨注意到,暮顏的眼睛很大,很多時候半睜半眯地帶著股醉意般,斜斜上挑的眸角總有種懶洋洋地嬌和魅,她的瞳孔潑墨般的濃黑,雲遮霧繞地看不透。像是一隻在冬日暖陽下眯著眼兒舔著毛髮曬太陽的,收起了爪子的大貓。

毫無威脅和殺傷力。

這會兒卻不同,這會兒的雙眼,燦若星辰。

大貓,被喚醒了。

咧嘴一笑,尖利地牙帶著刺目的光,軟乎乎的肉墊里,寒芒一閃而逝。

見血封喉的鋒利。

他突然就想相信了。相信這個眼中自有山河的少女。

眸光一深,他是有些私底下的產業沒錯,但大多數銀子來路都是見不了光的,再說……誰會嫌棄銀子銀子多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