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十四章 高如玉

第五十四章 高如玉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走出萬品樓,就見將軍府的馬車已經在萬品樓門口等候多時。

馬車前,長身玉立的暮雲翼站著,看到暮顏拾階而下,少女一改素凈打扮,這般盛裝倒是少見,暮雲翼一時有些看呆了。

「大哥。」暮顏笑著走上前,「怎地還勞煩你來接了?」

她過來的時候坐的是謝錦辰的馬車,她自己那輛格外招搖的,讓車夫先行回了府,卻也沒有告訴將軍府,是以有些意外。

「怎麼能說勞煩。大哥過來接一趟,不是應該的么。」他笑地溫潤如玉,撩開車間回身看她,「上車吧。」

暮顏穿著高高的宮履,扶著暮書墨的手剛要上車,突然余光中一閃而過的身影,她心中警鈴大作,豁然回首,就見到紫色的聲音在小巷口一閃而過……纖細的身形,高高的髮髻,宛若天鵝般高貴的頸項,一個很美的女子背影,這背影太過於熟悉,但正是因為熟悉,所以才覺得荒誕——高如玉。

麓山書院那段時間,她為了接近暮顏,幾乎是日日都要製造邂逅,不管是路上的偶遇,還是拉著她一起用膳,也因此,即使時刻兩年,記憶里那個美麗又高貴的身形,至今記憶猶新,只要一眼,暮顏就足以斷定,那必定是高如玉。

在兩年多前,從水中撈出來,確認為已經香消玉殞的,高如玉。

為此,禮部尚書全府上下百餘口人集體獲罪。

神思迴轉間,暮顏已經提了裙子就追了出去,速度之快,根本不似方才因著高高的宮履連上車都要人攙扶的模樣,暮雲翼一愣,回過神來,也一路追了出去。

穿過小巷,一路往南跑,那個紫衣女子跑的極快,暮顏因著著裝不便,追起來有些費勁,眼看著一路穿街走巷地,跑出了城,城外,已經是一片密林,此刻枝繁葉茂的,若是進了林子就她這寬大的下擺長裙,高高的鞋子,就更難追了,當下見四下無人,也顧不得暴露實力,猛地真氣暴漲,一個提速,穩穩落在了高如玉跟前。

女子抬頭,暮顏一愣。

的確是高如玉,可是和印象中的女子完全不同,曾經高貴的白天鵝突然掉落泥沼的感覺。

瘦削的臉頰,凹陷的眼眶,無神的眼睛,這還是當年的高如玉么?這兩年,她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抬頭看著她的女子,眉眼間都是狠厲的神情,似乎想要將她生吞活剝,見自己被攔了下來,她陰婺地咬牙切齒,「暮顏!」

對面的少女,朝服加身,隆重而奢華,因為追趕氣息有點亂,胸膛微微起伏,那朝服便似流光溢彩般,再看自己,反差之大,心中怨懟便愈發地重了。

誰能想到,當年誰都瞧不上的私生女,如今到了這樣遙不可及的高度,而當年帝都最矚目惹眼的大家千金們,似乎都沒有太好的結局,真真是造化弄人。

「高小姐……」暮顏好整以暇看著她。

高如玉一愣,似乎才意識到問題,連忙偏了頭轉身就要離開,卻發現自己全身根本動不了,當下心神忽然就亂了——暮顏竟然會武功!

「你的丹田好了?!」破碎的丹田真的有修復的可能么?!

暮顏卻沒有回答,只是悠哉哉上前一步,冷笑,「時隔兩年,高小姐是不是忘了一些事?竟能和本宮這樣,像是老友分別多年終於會面了一樣還有那份閑談的閑心么?」

高如玉掙扎不開,怒吼道,「那你想怎麼樣?!」這般真氣,和當日麓山書院比試上,已經不可同日而語,這兩年,暮顏必然不是像傳聞說的一樣,什麼病重在外修養,若是病重,這兩年如何在修為上突飛猛進。

「本宮想知道,你到底知道一些什麼?」暮顏慢悠悠笑著說道,笑容森冷而寒涼,「告訴我,城南破廟案的真相。」

那日見到了倉皇奔走的高如玉,之後她就死了,屍體從河面上浮起來,府尹認定是意外。只是如今,真正的高如玉這般躲躲藏藏地活著,由此可見,那日必然是有人要殺人滅口,而她逃過一劫之後,找了個人偽裝成了自己的屍體,而自己,卻也只能在黑暗見不得人的角落裡存活。

活得這般人不人,鬼不鬼。

城南破廟案。

五個字一出,暮顏就敏銳地覺察到高如玉渾身一顫,眼中一閃而逝的倉皇,心中越發堅定了她知道些什麼。

高如玉卻是搖了搖頭,顫抖著說道,「不……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

「想要殺你的人,是皇后吧?如今皇后被廢,囚在冷宮終年不見天日,太子也被流放,你在擔心什麼?」按理說,高如玉完全不需要這樣擔驚受怕的,雖然不能以真實身份示人,但是以她當日的化妝術,換個身份,或者直接遠走他鄉,哪裡不能生活,非要把自己搞成這樣。

「不……不……」她似乎很是恐懼,真氣壓力之下,額頭冷汗涔涔,連嘴唇都失了色。

暮顏奇怪,上前一步,低著聲音蠱惑道,「你在害怕什麼?」那聲音低沉、柔軟,像是夢囈,像是情人之間的耳鬢廝磨。

高如玉的眼睛,微微渙散了,她低聲喃語,「害怕……」

「對,害怕什麼?!」

害怕?她在害怕什麼?她的父親其實並沒有什麼實際能力,出生也不高貴,一介布衣卻很會溜須拍馬,在他看來,什麼都要有價值,連她也是。她的美麗,就是父親最大的價值,於是,太子、皇后、各大世家,都是她去替父親籠絡,討好……討好人真的很累啊,可是有什麼辦法,若是沒有價值,她會和父親其他的女兒一樣,被丟在角落裡不聞不問……

所以,哪怕是舔著臉一樣,替皇后做所有她不能出面做的事情,背她不願意背的罪名,她才十幾歲,卻早已作惡多端,死後,註定要入那阿鼻地獄。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那蠱惑者的聲音蠱惑著,卻回答不出到底害怕什麼,那聲音不停地問,不停地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