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十一章 你該,喚我舅舅

第五十一章 你該,喚我舅舅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三人商討了下,最終決定以長公主出使的禮節奔赴此次的良渚之行。

第三日天還未亮,長公主殿下沐浴更衣,焚香齋戒,換上了朝服,浩浩蕩蕩地出發了,一路到了嘉善城,稍作休整,往熠彤而去。

途經月余,終於到了熠彤,良渚帝早就得到了通知,派了官員在城門口接應,一路朝皇宮而去。沿途百姓們爭相張望,當初的將軍府私生女,後來的嘉善縣主,如今的夕照國長樂長公主,這個少女,早已活成了所有人心中的神話,從來沒有人,可以在兩國之間,同時佔據如此重要的地位。

只是長公主殿下的車輦層層疊疊的縐紗,什麼都看不到……

就連官員們其實也沒有見到,當官員想要上前寒暄的時候,長公主殿下的丫頭走出車輦,笑嘻嘻地打了招呼,只說公主殿下長途跋涉有些疲累,睡著了。於是,官員們只能放低了聲音,引路去了皇宮,一路上,馬車裡寂靜無聲地彷彿根本沒有人。本來以為到了皇宮大門口,長公主殿下肯定要露面了,結果公主還沒下車輦,等候在宮門口的侍衛長就上前,說是傳陛下口諭,官員們辛苦了,自行回家就是,而車輦,一路進了皇宮。

有大臣總覺得微微疑惑,這一路就像是迎接了一輛空的馬車似的……但是既然陛下的命令,他們也不得不照做就是了。

……

而這個時候,御書房裡,氤氳霧氣里,與兩年前相比,蒼老很多良渚帝,看著下方首位之上坐了很久的少女,微微蹙著眉。

沒有人知道,那輛馬車,的確是空車。暮顏早在之前就悄悄進了宮,他們的馬車,在之前的兩天,就遭到了跟蹤,並且有一次在客棧里還遭到了伏擊,只是下手卻也沒下透,說是伏擊,倒更像是警告。必定是有心人不想要她赴這一場局,因此,她隻身一人,悄悄離開了大部隊,先行入了宮。

一炷香,她坐在御書房裡,玩了一炷香時間的茶杯蓋,也沒見良渚帝說話,終是淡淡開了口,「陛下此次,就是為了召本宮前來,看看本宮么?」

她自稱本宮,便是將談話上升到了兩國之間。

門外,似有衣袂拂過深深迴廊的聲音,接著,便是太監恭敬地稟報道,「陛下,郡主到了。」

始終看著暮顏不說話神色莫測的良渚帝終於收回了視線,「讓她進來。」

門被打開,福公公迎進了郡主,彎腰又退下。少女款款而來,姿態極美,眼眸輕輕瞥過暮顏,交換了一個眼神,又輕輕移開,對著良渚帝行了禮,才笑著說道,「原是長樂長公主到了。當日一面之交,倒也甚是想念。」

「坐吧。」良渚帝指了指暮顏對面的位置,說道。

良渚帝再一次用方才看暮顏的眼神,深深看了眼郡主,才重新看向暮顏,嘆了口氣,卻沒有回答她的那個問題,說道,「你,還要稱呼我為陛下么?」

這個問題,有些令人二丈摸不著頭腦,若是旁人在,必然不解,別國公主難道不該稱呼陛下么?

可是,這裡的兩個女子,心中都咯噔一下,互相對視一眼,沒有說話。暮顏遲疑了下,笑著看向良渚帝,「那,本宮該如何稱呼?」

「傾城的孩子,不是霍祺年的。這件事,朕怎麼會不知道?」他一母同胞的妹妹,在某一個午後,突然暈厥在了宮中,太醫們瑟瑟發抖,查出了病因卻始終不敢說。如何敢說一個未婚的公主殿下懷了身孕?那一年,整個宮中為此丟了性命的人何止一兩個?當日所有知道內情的人,都被關了起來,每人一瓶毒藥,一張破草席捲了去。

他有仁心,卻也狠辣,他是明主,可也不得不為。

既為了保護他的妹妹,也為了皇室的臉面。然後,他便下令賜婚,將當初被譽為最完美的公主的傾城,嫁給了小小的兵部侍郎……

這件事就是他策劃的,雖然傾城自始至終不願說出那個男人是誰,可是絕對不會是霍祺年!所以,霍祺年說找到了女兒的時候,他便順水推舟任由事態發展了,只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時候,他便覺得,既然假的夕顏出現了,那麼必然真的也活著!

他的妹妹,唯一的子嗣。

沒有人知道,當初看到那具小小的屍體時,自己心中到底有多恨!外戚專權,自己這個帝王形同虛設,自己妹妹葬身火海的真相還未查出,她唯一的子嗣也成了小小的屍體。

如今得知,她必然還活著,那狂喜之後,就開始關注一些蛛絲馬跡。有了這個想法,要發現什麼就太簡單了,將軍府的那個私生女,他心血來潮封的嘉善縣主失蹤了,暮離在邊境開始以「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為由抗旨了,那個為了夕顏不惜血染承乾殿的暮書墨不急著迎娶夕顏了,反倒心心念念都是暮顏,甚至幾個月前回朝請了辭……

還不夠明顯么?

他為帝十幾載,還看不透么?

他看著左手邊聽了自己的話之後渾身都處於高級戒備狀態的少女,還有似乎準備一旦有變就準備撲到暮顏那去的少女,嘆氣,「你該,喚我舅舅。」

他從未對那個假的郡主如此要求。

暮顏看著上座情緒似乎隱隱有些激動的良渚帝,他老了很多,眼眶都深陷了,面色蠟黃,明明正值壯年,卻已經形同枯槁,可見這兩年到底是如何心力交瘁,只是……她終究叫不出來。

她的沉默落在良渚帝眼中,微微的嘆息,聽說她丹田破碎、體寒藥石無效……那些年這孩子估計受盡了苦頭,否則,當年那麼糯軟可愛的一個小丫頭,怎麼會這般冷冷清清的就像不食人間煙火?如此想著,心中也是微疼,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本就是陌生的兩個人,不過就是體內的那些血脈之源,還有多年以前的那些微薄的回憶,只是,那些回憶,似乎也拿不出來咀嚼……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