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十二章 再遇謝錦辰

第五十二章 再遇謝錦辰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良渚帝不說話,暮顏便也安靜地喝著茶,龍涎香的裊裊香味中,時間慢慢流淌而過。

許久,寬大書桌后的男人沉吟著說道,「小夕……對不起。是舅舅沒有保護好你,不要恨舅舅……」

一代帝王今生第一次說對不起,對著自己胞妹的子嗣,明知道這聲對不起,遲到太久,這一生說完,他整個人似乎都鬆了一口氣。

「斷魂大山脈里,有一片土地,終年寸草不生。」暮顏放下了茶杯,偏頭看向似乎因著自己突然而起的話題有些不太明白的良渚帝,慘然一笑,那笑,悲戚而絕望,她說,「暗殺下毒,背叛與被背叛,明明是吃過一鍋飯,睡過一張床的戰友,突然之間就成了刀刃相向的敵人。……那一年,血流的真多啊,所有人都死了,首領說,他有一個跟我一樣大的女兒,在等他回去……可是,所有人的魂魄都留在了那片因為毒血浸潤,所以寸草不生的土地上,那裡,夜夜英魂呼嚎……」

沉默。

縹緲的龍涎香似乎有些濃稠、凝重,讓人透不過氣來。

一個八歲的孩子,在這樣的慘烈廝殺里,學會了人生里最最刻骨銘心的一課,那是以鮮血和生命書寫的哀歌。自此後,她該如何忘卻那些為她流的血,她該如何去相信身邊的人?

「陛下,我終究是活了下來,並且在世人眼中活的很好很耀眼,成了無數女子艷羨的目標。但是這一聲對不起,我不能說沒關係……斷魂山脈里那些被囚禁在焦土之上的靈魂,再也回不來。」這一聲對不起,該是他們受的,一代帝王,外戚專權,後宮妖孽橫行,殘害忠良,這一聲來自帝王的對不起,他們受得起。

良渚帝眼中神采寂滅,他看著少女起身,朝外走去,突然覺得,心中某一處,微微地痛,不劇烈,卻綿長,一點點抽光身體里所有的力氣。

「陛下。」手觸及御書房大門,少女止步,開口說道,「聽聞,當年那具屍體運回來的時候,陛下您掀開了一角看了一眼,便再也看不下去了,之後便病倒了。就這一點,上陽夕顏就不曾恨過您。還請您為了良渚社稷,保重身體。」

說罷,推門離開。

門外,福公公低著腦袋,額頭微微有些薄汗,擱置在身前的雙手微微地顫抖著,暮顏只當不知,跨步離開。

身後,良渚帝突然將自己的臉埋進了掌心……傾城,你看到了么,你的女兒……如今已經優秀到令世人艷羨,尊貴到受萬民朝拜,她手握夕照半壁江山,而良渚,也是她的倚仗……

……

來的時候悄悄地來,走的時候自然是光明正大地走。

暮顏坐著車輦一路出了皇宮,朝著將軍府而去。回了良渚,自然是要回將軍府的,畢竟,無論如何,她都是將軍府的三小姐,何況,時隔多年,也該回去看看的。

只是,車輦才出皇宮大門,就停了,青影的聲音響起在車外,「長公主殿下,我們家公子有請。」

纖纖素手撩開車簾,就見對面停著一輛通體黑色的馬車,低調內斂,而馬車旁的大樹下,站著的男子,清華貴氣,一襲黑色錦袍,袖口領口都綉著繁複的圖文,宛若古老的咒語,平添了一抹神秘感。

他看過來的眼神,清涼如水,溫柔繾綣,勾起的嘴角若有似無地撩撥著,他喚,「顏兒。」

「錦辰哥。」暮顏在小平的攙扶下,款步下了馬車,走到謝錦辰跟前,抬頭看他,言笑晏晏的模樣。少女很少這般盛裝,流光錦織就的朝服,在日色下光彩奪目,卻依舊掩蓋不住少女傾城風華,兩年多未見,容顏並未大改,只是風華更盛,氣質更加貴氣清淡,倒是少了幾分當初孩童般的嬌俏。

她仰頭微微笑著,說,好久不見。

此地不是說話的好地方,兩人一同前往了萬品樓。郭掌柜看到多年未見的主子,差點兒喜極而泣,帶著倆人去了關閉了兩年多的雅間,雅間里一塵不染,日日打掃,只盼著主子回歸。這些年,萬品樓有多麼聲名鵲起,他就有多麼想念主子,當初家道中落又被人誣陷手腳不幹凈丟了飯碗的郭掌柜,覺得此生做得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當初沒有因著一個小孩子而拒絕這件差事……

他激動地上好了茶,替他們掩好了門便退下了。

雅間里,謝錦辰看著低頭沏茶的少女,近乎於貪婪地看著她的眉眼,只是看著看著,眼神卻漸漸有些退了光彩,斟酌著說道,「她……」開了個口,便說不下去了。北遙的事情,是他們之間橫著的溝壑,雖然北遙不是受命於他,卻終究是他送去的人。

暮顏淡笑著搖了搖頭,似乎不想提這件事,笑著說道,「聽說,錦辰哥如今回到了謝府,朝堂之上也深得重用,還未恭喜錦辰哥。」

謝錦辰微微一愣,似有苦澀之意,他們之間,不可避免地陌生了許多……也許,當年朝堂之上瑞王為他求聖旨賜婚的時候,這個孩子就已經和自己有了隔閡。她是什麼樣的人,自己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必然是極其不喜歡這種一道聖旨得來的賜婚的……當初,自己終究是急切了些,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說道,「不過是陛下抬愛。」

提到陛下,他神色似有變化,問道,「陛下招顏兒回來,可是什麼要事?」

暮顏沏好了茶,推了過去,她姿態極其優雅,帶著與生俱來的貴氣和高華,比之兩年前,看著更是賞心悅目,謝錦辰看著,突然有些奇怪,只是那奇怪的點,卻怎麼也抓不著,虛無縹緲的。

暮顏收了手,端起了面前的茶杯,茶蓋輕輕拂著茶水,並沒有看謝錦辰,只是低眉淺笑著溫柔說道,「倒也沒什麼,只是閑話家常了會兒,倒也不知道陛下何故千里迢迢一封書信找我回來。」

這話是個人都知道是託詞借口,她不過是不想說罷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