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四十六章 拷問(1)

第四十六章 拷問(1)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這場突如其來,又偃旗息鼓的叛亂,震驚朝野。

沒人再有那個心思打獵了,當晚,在文武百官的建議下,好不容易舉辦一次的狩獵活動,便結束了。

眾臣商定了一下,決定第二日一大早就打道回府,當晚,早早地就吃了些吃食回了帳篷,搭建好的本意是用來慶祝的篝火堆也沒人點燃,那麼多人「濟濟一堂」被囚禁在裡面的回憶一點都不美好,誰都不想進去載歌載舞了。

因著暮家三爺是突然到來,並沒有安排他的帳篷,而這位主又是個「隨性」的,擺擺手阻止了幫忙扎帳篷的下人們,只說自己將就將就就可以了,所以頭一低,鑽進了陛下的帳篷……也的確是挺將就的,那幾個小太監抹了抹額頭上的不存在的汗水,這位爺今天的行為已經讓人興不起一點點的反抗的慾望了。

反正陛下也默認了不是么?

沒多久,長公主提留著被捆綁著的已經止了血醒了過來的小夏,進了帳篷,隨後沒過多久,伺候著的小太監,就跑了出來。那倆小太監,出來的時候臉色刷白,幾步奔出來,對著空地一陣乾嘔,好一會兒才稍稍平息,似乎見到了極為恐怖的場景,有人上前去問,卻搖了搖頭,默默走開了。

裡面的場景,的確很血腥。

小夏原本就是不願意多說話的那種人,他的那種不說話,和木訥不同,就像是一個活死人一樣,全身上下死氣沉沉,沒有痛覺、不會難過,對外界感知不到的那種,所以想要拷問他?想要從他嘴裡套出什麼,不下點猛料怎麼行?

小夏是在晚膳前醒過來的,因著南瑾的命令,太醫們將傷口包紮的很好,葯也是用的好葯,雖然手腳筋已經註定斷了,但是傷口癒合的趨勢應該是挺不錯的,人也沒有發熱感染,在暮顏將他提溜進帳篷的時候,他其實已經很清醒了,被一路拖著進了帳篷,直直甩在地上,南瑾的帳篷里,鋪了一層毛絨毯子,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絲毫表情,眼神空洞。

彼時,南瑾和暮書墨正在喝茶,見她進來,暮書墨給她倒了杯茶,指了指地上那位,說道,「他叫夏之鏡,身份核實過,的確是內務府記錄的那樣,但是,時間有先後差,中間隔了整整一年。沒人知道這一年,他去了哪裡,他的母親只以為他在宮中。」

暮顏端著茶杯,饒有興趣地看著地上的小太監,總覺得,暮書墨應該是查到了其他的東西,挑了挑眉,問道,「還有呢?」

「還有就要問他了。問問他,靜之是誰?」

暮顏雖說時漫不經心地喝著茶,可是眼神卻從未離開過小夏,這會兒,突然見他眼神一閃,似乎對那兩個字格外敏感。當即便起了身,走到他身邊,只是,小太監已經恢復了原本的死氣,似乎方才的閃爍只是暮顏看到的幻象。

只是,一個從來都沒有情緒的人,突然對著兩個字瞳孔驟縮閃爍,只能說明,這兩個字,才是他的切入口。

暮顏蹲著,見他撇開了臉一臉不願說話的樣子,突然招了招手,南瑾身後的一個小太監立馬低著腦袋快步走來,暮顏放下手中的茶杯,對著懷裡掏了一會兒,掏出一個小瓷瓶,指著小夏說道,「給我把他受傷的繃帶解了。」

小太監一愣,怔怔看向暮顏,看著才驚覺自己失禮,立馬低了頭什麼都不問地給小夏解了繃帶。因著一路被好不憐香惜玉地拖著過來,其實他的傷口已經有些裂開了,這會兒過去,繃帶都已經和傷口黏在了一起,小太監有些於心不忍,小夏他認識,雖然不曾說過話,但是看著老老實實做事也挺可靠,今日驟然聽到他犯事,驚訝之餘其實心裡還是不能接受的。這會兒看著因著自己的動作,重新流血的傷口,不由得放慢了動作。

暮顏卻是沒了耐心,淡淡哼了一聲,呵斥道,「還不快些?」

被呵斥地一個激靈地小太監瞬間清醒過來,恨不得扇自己一個巴掌,這手底下的人,差點兒將他們所有人都殺了,他在這心慈手軟個什麼勁?當下,也不問到底是哪只手,三下五除二,將小夏兩隻手上的繃帶都拆了。

這樣拆繃帶有多疼,暮顏自然知道,可是自始至終小夏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呵!倒的確是個硬骨頭。她晃了晃手中的小瓷瓶,說道,「我知道你不怕疼,我知道你骨頭硬,那些個大內牢獄審問犯人的手法,對你根本沒什麼用。所以,我也不走那些了,咱直接來一些我的拷問方式。」

少女聲音清越,語調溫婉,連神色都很是溫和地看著地上那個少年,他的雙手,以一種極其詭異的姿態攤著,傷口向上,因著方才小太監粗魯的動作,傷口再一次受傷,皮肉翻卷著觸目驚心。

小太監的臉色有些微微的白。

南瑾和暮書墨不動聲色,看著暮顏的動作,那個小瓷瓶,他們記得是森羅學院那位院長送來的,那段時間送來一大堆葯和毒,具體做什麼用的,恐怕只有暮顏自己知道。但是這個時候,必然不是什麼葯。

果然,那邊暮顏已經打開了小瓷瓶,瓷瓶一打開,濃烈的刺鼻味道就已經瀰漫出來,充斥在整個帳篷里。

暮顏握著那瓷瓶,湊近了一點小夏,微笑著說道,「我其實挺討厭你這樣的人,面無表情,死氣沉沉,我就一直想打破你這樣的表情面具。這毒,是師兄給我防身用的。聽說,這一瓶,可以腐爛一整頭獅子,連骨頭都不會剩下。我就想看看,當你的血肉,從傷口處一點點潰爛的時候,你該是什麼表情。」

話音剛落,就連還在南瑾身後的那個小太監,渾身都猛地一顫,有些膽寒看向蹲在那裡的長公主殿下——長公主殿下的表情,很溫和,很迷人,甚至,溫柔到眼神都是繾綣的,可是,那說出的話,光是想一想就覺得令人恐懼!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