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四十三章 謀反(2)

第四十三章 謀反(2)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因為,那場戲,是他自導自演的。」靜默里,突然而起的聲音,低沉,儒雅,帶著點兒不易察覺的咬牙切齒。所有人豁然回首,看向翩翩走來的男子,紫色錦袍,有些褶皺和塵土,他嘴角帶笑,似乎對於眼前的景象並沒有在意,只是眉眼中,冷若冰霜。

「暮……暮三爺?」有官員認得他,遲疑地開口,不可置信地看著姿態悠然地走過來的暮書墨,如入無人之境,又像是閑庭信步在自家院子里一般,方才黯淡的神色,突然爆發出巨大的神采——他們有救了!

暮書墨卻沒有看那位官員,他看著小夏,緩緩說道,「其實,那出被打的戲,是你自己有意引導的。往日里從來不會逃跑的你,這次卵足了勁地跑到了長樂宮門口,也是你有意將動靜鬧大。你不確定長公主是不是會出來,但是,只要長樂宮有任何一個宮女於心不忍跑了出來,那麼,長公主便不會不管不顧。因為你覺得,沒人能擔得起枉顧性命這種罪名,更何況還是一國公主。」雖然,這個計謀其實對暮顏很不了解,但是碰巧,那日閆夢忱在……倒是被他鬼使神差的進了長樂宮。

「你就是用這樣簡單,卻誰都抓不住把柄的伎倆,進入了長樂宮。之後,你認真做事,在長公主眼皮子底下,一點點博取了信任。」暮書墨緩步走上去,說道,「其實,我也不太清楚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大費周章混進長樂宮,或者說你到底要打探什麼消息,而這些消息,到底對你今日的舉動,有何益處?」

這的確是他最費解的地方,雖然接近了暮顏,就相當於接近了南瑾,可是若他真有意圖要謀反,南瑾還沒回來的時候,不是更方便么?還是說,他不是為了謀反,而只是為了針對南瑾和暮顏?

「小……小夏?三爺說的……都是真的?」小平看看暮書墨,又回頭看看小夏,在兩者之間來回看著,那個沉默地安安靜靜做事的少年……怎麼會那麼心機深沉的?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殺人的時候都面無表情的人,該是多麼冷的心和狠的性子?

只是,小夏依舊不言不語,只是表情略帶陰狠地看著暮書墨,暮書墨不以為意,繼續砸了重磅炸彈,「我應該叫你,夏之鏡,還是靜之?」

「唰!」長劍瞬間一指,原本無神的眼中,迸發出的殺氣,如同實質性的利刃,長劍挑起濺起的血花,在半空中劃出瑰麗的弧度,卻帶著令人膽寒的顏色和腥味。

「唰!」身後,將近二十人的侍衛,齊齊上前,將篝火堆里的被綁著的人們,圍了起來——人質在手。

暮書墨眼眸輕輕一掃那些官員,嗤笑道,「你們覺得……這些人可以威脅到我么?別忘了,我也是他們口中的……外姓之人。……嘖嘖,夕照皇室姓南宮,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把自己劃歸為,非外姓的?」

官員們原本希冀的神色漸漸幻滅,面色有些尷尬,倒是那些侍衛,一怔,也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敵人並不介意這群人質的安危,那他們拿什麼威脅?於是齊齊看向小夏。

人群里,始終沉默不語的林晚,抬頭看了看暮書墨……

小夏卻是無論如何今日都必須殺了暮書墨,殺意起,長劍一指,真氣凜然爆發,連人帶劍直直衝了出去刺向暮書墨。

有些官員們不忍再看,閉上了眼,有一些看著的,卻見暮書墨始終沒有絲毫動作,就這麼閑閑散散站著,手執摺扇,那扇子也是不忍直視,竟然都是仕女圖!心中默默撫額,這樣一個浪蕩公子,他們到底是怎麼敢寄予厚望的?

……

而林子里。

黃沙漫天而起,那極速飛旋的黃沙,就像是一根根細小的針,割裂了倆人的肌膚,連衣服都有了好幾道口子,鮮血微微沁了出來。

暮顏倒是還好,自始至終南瑾都護地周全,幾乎沒怎麼受傷,只是偶爾手臂上的衣服被劃破了,而南瑾就不同了,背上、手臂上、腿上,連臉上都已經割到了,鮮血順著臉頰流淌下來……本就蒼白的膚色,這會兒有些觸目驚心。

若是真刀實槍地打,兩人聯手,必然不會落了下風,可是這黃沙飛卷,連對抗的法子都沒有找到。

暮顏有些頭疼,在南瑾地保護下,憑藉著記憶朝著林子外走出,越走,越是奇怪。也許是施法者終究能力有限,這片黃沙應該不大,也就是和方才的濃霧幻象差不多,應該不會波及到其他人,但是他們走了這許久,始終身處黃沙中心,似乎……這片黃沙在跟著他們一起走……

但是若是這樣的話,他們又必定會遇到方才過來找南瑾的兩人……

一時間,兩人竟然毫無頭緒。

突然,暮顏怔怔看著腳底的草——那麼大的黃沙在狂風下席捲而起,可是,腳下的草葉卻只是微微晃動,甚至還沒有他們行走間帶來的動靜大……

暮顏神色莫測,扯了扯南瑾,指了指腳底下的土地,南瑾心領神會,兩人突然也不走了,雙雙席地而坐,閉目,調息。

臉上被颳得生疼,兩人也不在意,南瑾也不護著暮顏了,自顧自調息這,約莫一炷香之後,風聲漸小,臉上痛覺似乎也漸漸沒有了,兩人才睜眼,互相對視了一下,果然——所有的傷口並不存在。黃沙,同樣也是幻覺。

也不知道這人到底是什麼來頭,竟擅長這般的術法,而且還是一個扣著一個,讓人防不勝防。

思及此,暮顏突然想起了那個嘶啞的宛若鋸木頭的破碎聲音,站起身問南瑾,「可知道,夕照什麼人的聲音,是被破碎過的,笑起來像是鋸木頭的嘶啞聲音?」

這種人,應該很好找才對。

南瑾蹙眉,他自然不曾經過那個暗室里的人,那是只有歷代老皇帝駕崩前,才會授予的秘密,他搖了搖頭,皺著眉,似乎在回想,想了半晌,無奈說道,「沒有。」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