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劍拔弩張。

老夫人一口氣憋著漲紅了臉,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有顫抖的手指和劇烈起伏的胸膛顯示著她現在的滔天怒火,倒是暮書墨,說完這話,就像個沒事人一樣的,又端起了茶若無其事地喝著。

就連一直都在看好戲的暮雲韓都收斂了表情低了頭,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

一時間,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到。

就在這種緊張到千鈞一髮的時候,始終跪著的少女突然開口,「老夫人息怒。小叔也是關心則亂。暮顏確實不對,理應受罰。」

一直低著頭喝茶的穆恆突然抬了頭。

不卑不亢。

沒有膽怯沒有卑微。這個少女從進門之後,情緒都沒有變化過,始終微笑而淡定著。

他如此意識到,深深看了眼暮顏和暮書墨,終於放下茶杯,笑著說道,「母親,這孩子剛到府里,想來諸多不習慣,書墨也是好意帶她出去轉轉。您就寬容一二吧。」

他淡淡笑著,說道,「您也知道,書墨無狀慣了。」

一句話,四兩撥千斤,就把暮顏的滔天大錯,轉移成了暮書墨的無心之失。

許久。

「哼!無狀慣了還不是你們這樣慣著的?」老夫人重重地不屑地哼了口氣,「離兒不在,你這個做二哥的,就是長兄。——長兄如父!」

說罷,胸口也不起伏了,臉也不紅了,她擺了擺手制止了幫她順著氣的嬤嬤,重新拿起了身側的珊瑚珠串。

穆恆送來的台階,她接了。

她也是明白人,今日這齣戲鬧得,除了膈應自己什麼效果都辦不到。他們在那睜的面紅耳赤,可是那個孩子呢?認錯態度很好,下跪姿勢很完美,真真無懈可擊,可是就是有一種一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穆恆笑著點頭,「是是……都是兒子的錯。以後定改。」

又是重重哼了聲,龍頭拐杖敲了敲,厲聲說道,「回去抄50遍家訓!沒抄完之前不許出院子,好好反省!」

連指名道姓都沒興趣了,只想趕緊了結趕緊睡覺去,這鬧得,都成什麼樣子了!雷霆之怒,到最後偃旗息鼓,自己都覺得丟人,還龍首拐杖呢,拿出來有什麼意義?

倒是這孩子……看似性子綿軟,實際上倔強著呢,自始至終沒喚自己一聲祖母!

一口一個「老夫人」,哼!

果然是個不討喜的。

「是,謝老夫人和二叔寬容。」暮顏聞言,就知道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當即行了禮,謝了恩,站起身低著頭,帶著沉施走了

只是到最後,都不知道家法是個什麼東西……

看著兩人有驚無險地全身而退了,沒有打,沒有罵,只是輕描淡寫的罰抄家訓,暮雲韓急了,明明祖母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火氣大的恨不得將她趕出去,怎麼這會兒就偃旗息鼓了?急忙起身脫口而出:「祖母……」

話還沒說完,就被老夫人截了話頭,「怎麼?你對此有意見?」

還真一個兩個的都來忤逆?

她看過去的眼神很銳利,像一把把冷箭嗖嗖直射心底,問出的話更是誅心般嚴厲「你是不是覺得,我應該把她趕出去才是順了你的意了?」

「我……」暮雲韓一呆,身邊鄭氏悄悄拉了拉女兒的衣服,遞了個顏色,她才一個激靈回過神來,微笑著說道,「祖母誤會孫女了,孫女是想說,天色不早了,祖母莫要因為這事憂心,三妹妹一定知錯了。祖母早先休息,我們就先回去了。」

端莊、得體。大家、閨秀。

老夫人銳利的眼神緩了緩,揉了揉眉心,不悅道,「嗯。都散了吧,還杵著幹嘛?鬧哄哄的!」

老夫人總覺得今日的一口氣就這麼憋著,有點余怒未消的,走到門口,一根拐杖敲的咚咚響,回頭對著嬉皮笑臉沒個正形的小兒子吼道:「那種鬼地方,你也給我少去去!如今你的名聲早沒了!」

「是……謹遵母親教誨。母親慢走。」暮書墨一本正經,站起來行了禮,抬頭就看到老夫人身後的嬤嬤一臉笑意看著他,他瞬間給回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把這些看在眼裡的老夫人沒好氣地瞅了眼小兒子,「哼!」了一聲,老頭拐杖狠狠敲了敲,不甚爽快地走了。

老夫人一走,暮書墨就拽著暮恆,嬉皮笑臉沒個正形的勾肩搭背著走了,說是要去下盤棋,也走了。

正廳之內,只剩下了鄭氏和暮雲韓。

四下也沒了外人,暮雲韓終於不願保持著端莊得體的表情了,面向自己的母親,惡狠狠地咬牙切齒,「又讓她給溜了!這都能讓她給溜了!」

鄭氏拉過女兒的手,拍了拍,不甚贊同,「韓兒……你方才衝動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夫人一向不喜二房,就算她再不喜歡暮顏,那也終究是她的親孫女啊!」

如何處罰都輪不到她們來置喙。

暮雲韓自然也懂。這些年來,暮雲雪求學在外,府里也就她一個,她可謂是費盡了心思討老夫人歡心,可是多年下來,老夫人還是不冷不熱,她於是也就明白了,不是親生,便是不同的。

暮雲雪什麼都不需要做,便受盡萬千寵愛。而她,無論做什麼,都是收效甚微。

如今,來了個廢物,竟然也只是因為親生所以能壓過她一頭?

何其荒唐!

心有不甘,豁然回頭,猙獰了臉,「母親,我不喜歡她!」

唯有嘆息,她這個孩子,終究比不得暮雲雪,格局太小。

「就算不喜,你也要審時度勢。」鄭氏微微笑著,只是那笑意,泛著初春深冬的寒咧,不達眼底,她也不喜,總覺得那個暮顏,有些看不透。她拍了拍暮雲韓的手,道,「不過一個私生女,就讓你這般焦躁,如何成事?母親是如何交代你的?」

微微一怔,低了頭,眼底卻是瞬間褪去了那些焦躁,「是,韓兒知錯了。以後必不會如此莽撞。」

鄭氏寬慰地拍了拍她的手,「你從未讓母親失望過,只是你還年輕,很多事情考慮不周全。走吧,先去休息吧。」

「嗯,母親。」

「近日裡入春了,你身子可還好?」

「挺好的,大夫開的葯我有吃著,覺得比冬日裡身子舒爽多了……」

「如此就好……」

漸行漸遠的交談聲,消散在夜空中,整個將軍府都安靜了下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