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三十八章 北遙離開

第三十八章 北遙離開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惠貴人的病好了。那日葯送過去,太醫們聽說是長公主送的,連驗都沒有驗,就讓惠貴人服用了,當晚,聽說惠貴人就可以起身了,並且喝了一碗粥。第二日,就在侍女的攙扶下,能下地了。

那個所有御醫束手無策的病,不知病因,不知病原,因著長公主一顆丹藥便好了。惠貴人自然備了禮,進了長樂宮千恩萬謝,一盞茶之後便出來了。

北遙足足挨了五十板子,下來的時候是被人抬著進房間的。暮顏給她吃的,也終究不是什麼毒藥,而是對症下藥的傷葯。因此,四五日的光景,她便能起身了。

這會兒,北遙便跪在暮顏跟前,一言不發。

沒有人知道北遙那日為何會被打,這個似乎比小平更親近長公主的女子,很多時候都沉默內斂,安安靜靜的做事,看著很可靠的模樣,似乎長公主也對她格外信任。沒想到,那一日,長樂宮裡第一次的嚴懲,就落在她身上。

宮女們悄悄交頭接耳了幾日,愈發覺得,那必是大事,似乎還是和什麼前主有關,難道是背主?這可絕對是個大罪了!

於是,這幾日所有人都繞著她走,就怕被牽連了,反正往日里,也沒多少交情。

而這一日惠貴人離開后,北遙便來到了花園裡,暮顏似乎等她許久,看著她一步步拖著步子有些蹣跚的模樣走過來,看著她一言不發地跪著,低著頭,不辯解,不求饒,一副任君處置的模樣。

「遙。」暮顏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子,微微嘆息,「我的信任不多,可我給過你。」

她用一個無辜的惠貴人,想要她收手,若北遙能念及無辜之人性命,她便只當不知道。結果,她自始至終未曾考慮到別人……北遙想要她死的心思,宛若魔障,令她自己都走不出來。

那聲嘆息,很綿長,那聲音,彷彿裹挾著斷魂大山脈峰頂終年不化的積雪一般的冷,讓北遙遍體生寒。

「因為一個真相,你對我下殺手,我不解是為何,但是,令我更不解的是,為了殺我,你可以不顧所有人的生死,南瑾、沉施、閆夢忱,閆夢忱把你當姐妹,拉著你的手逛街,可你呢?如若這幾天她回來,你還要繼續放毒藥么?惠貴人在宮中,我尚且可以去送了這解藥,可是,閆夢忱呢,若是她在海上毒發,你要我這麼救?還有南瑾,若是他中毒了,你要將整個良渚置於何地?你將你家公子置於何地?!」

她沒有說她自己,只說謝錦辰。

天,陰沉沉的。

風雨欲來的壓抑,令人有些喘不過氣來,北遙雙膝跪地,還未好全的傷口似乎有些裂開,隱隱地痛,也許還有鮮血沁了出來,沿著肌膚慢慢的流淌,簌簌地癢,像是螞蟻爬過。

她喜歡沉施、喜歡閆夢忱、也喜歡暮顏,這些日子的相處,她們給了公子不曾給的溫暖,可是這溫暖,終究敵不過她自己的心魔——公子,謝錦辰。其實,那封信寄出去之後她便後悔了,她不知道這個真相會不會成為公子心中永不結痂的傷口。後來,見公子始終沒有回信,她便想著也許那封信已經被攔截了,畢竟,長樂宮的防衛這些日子以來,她多多少少也有數了。

於是,便想著,將這秘密永久封存吧!只要暮顏死了,這個秘密便再不會有人提起!心魔一旦形成,便日日夜夜糾纏不休,心心念念都是這個令她自己都恐懼的念頭,鬼使神差的,她下了毒。

而有些事,一旦開始,就再也無法結束。

她知道這一次絕對得不到寬恕,所以她沉默,不想為自己說一句話。

「你走吧……」暮顏起身,看著跪著的北遙,淡淡說道,「離開這裡。」

說罷,她便轉身離開,再不曾看一眼北遙。這件事,終究有她促成的成分,她不願意去苛責北遙,但是,就如她自己說的,她的信任不多,給過北遙,只是,如今再也沒有了。

她最後能做的,就是在南瑾知道之前,將她趕走,留她最後一命。

==

北遙是在當天便離開的。她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她也沒有回熠彤。

她衝動之下下的毒藥,是連太醫院的太醫們都束手無策的毒,這葯是從公子的下屬手中拿的,一旦動用了,必然會驚動公子,當時覺得只要事成,萬死不足惜,如今事沒成,似乎也失去了那份大無畏的衝動。

謝錦辰的確是知道了。

他在夕照有些人手,但純粹是開了藥店賺錢的,並沒有什麼勢力,北遙以紫影身份的令牌去拿了這種「非賣品」,那邊就寫了書信到了謝錦辰那,只是書信往來慢,謝錦辰收到這封信的時候,長樂宮裡已經塵埃落定了。

而此刻,謝錦辰看著手上的書信,眉眼間的犀利和肅殺,是青影從未見過的決絕和狠辣,他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可是,當年知道是陛下下藥,他都不曾這般過。而比公子自己更加重要的事情,那便只有……暮三小姐的事情了?

青影隱隱有些擔心,想要上前去問,可是腳步才抬起,卻又放下了……

他不敢。

謝錦辰的確是想要殺人的心都有了,紫影去拿這葯做什麼?他不相信是為了暮顏辦事,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紫影自己想要下毒……夕照她根本不認識什麼人……這樣想下去,細思極恐,那種恐懼,連他自己都不敢想下去,握著信紙的手劇烈地顫抖著,眼底的颶風愈發狂獵,帶著實質性的殺氣一般,半晌,從牙齒里蹦出一個字,「查!」

那聲音,宛若利刃劃過,驚起書房外的鳥兒撲簌簌地飛走,驚地室內的花瓶吧嗒一下掉下來碎了,驚地青影一個愣怔跪下了,查?查誰?

「把紫影綁到我跟前來!」

青影一驚,竟是紫影?!公子有多久沒叫過這個名字了?當下也不敢胡亂猜測,起身就往外跑,安排著人手前去夕照帶人。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