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三十四章 她值得!

第三十四章 她值得!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最後的最後,那幾盤菜,還是沒有被端上亭子石桌,被宮女們端走了。

雖然自己也知道,那菜的確很糟心,陛下若是真的吃了說不定整個家族都要遭罪,可是親耳聽著這般嫌棄,秀女們終究是委屈。

再想想這一天都遭了什麼罪,連一口水都沒顧得上喝,累的灰頭土臉,手上不是煤灰就是血口子,連嘴唇都乾裂了,再看太監總管帶著一群宮女,端著托盤款步而來,那速度,根本不可能是御膳房現做的,絕對是早就做好的……

也就是說,長公主殿下根本沒指望她們做飯!

秀女們臉色有點兒掛不住,有壓抑著的嚶嚶哭泣聲,立刻就有太監呵斥,「陛下面前,哭什麼哭!」那哭聲,便瞬間哽咽在喉嚨口出不來了。

暮顏輕笑,最後一關,的確是為難了,她招了招手,小平遞上今日打分的單子,暮顏隨手翻了翻,倒是和預期差不多,倒是有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當日那位府尹家的女兒,如今才知道她的名字,叫金玫,這位當日她不甚喜歡的姑娘,今日表現似乎倒是可圈可點,她勾著唇角遞給南瑾,「看看。」

南瑾沒接,只是將宮女擺好的菜盤子又交換了幾個位置,將暮顏愛吃的端到她面前,才說道,「吃吧,這些你看著選。」

秀女們有些愣怔,家中在朝中任職的父兄都說陛下是個不苟言笑、鐵血冷肅的人,但是如今對著長公主,卻一場細心體貼……但是,陛下真的就這般不在意這場選秀么?根本不在意她們誰是誰,長什麼樣子,真的就以今日這場幾乎可以說是鬧劇的選秀來決定誰能夠入宮么?

再看長公主,真的是一邊用膳,一邊隨手在紙上劃了幾筆,然後,那個小宮女就拿著紙張下去了……

再然後,長公主殿下揮了揮手……老嬤嬤就帶著他們回了……

全程雲里霧裡的秀女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這場「別開生面」的選秀活動,只讓人覺得,像是一出喜劇,所有含羞帶怯的那種心情,都在這一天里,消耗殆盡。

那些下著賭注暗搓搓里看著皇宮大門動靜的人們,守了幾乎整整一天,結果越看越奇怪,這越晚出來的,越狼狽……今天皇宮裡真的是在選秀,而不是挖煤?

一直到了第二日下午,太監們才帶著聖旨前去宣旨,這次沒有冊封皇后,丞相府家的嫡女,冊封為賢妃,太常寺少卿家的女兒,冊封為德妃,而禮部侍郎家的和那位府尹家的女兒,則是安貴人和惠貴人。

一場奇怪的選秀,就此拉下帷幕。因著沒有皇后,陛下也不存在大婚,所有妃子貴人,都以一頂小轎抬入了宮中,拜了陛下和長公主,又去拜會了太上皇和太後娘娘,後宮一應內務都交由了賢妃和德妃共同主持,但是,陛下也交代了,長樂宮一應事務,任何人不得插手。

兩位妃子叩拜謝恩,領著金印退了出去。夕照皇室,終於有了新人。

只是,第一晚,陛下誰都沒招侍寢,第二晚,依舊如此……每日入夜,牌子端進去,又原封不動地端出來,陛下還是每天都去長樂宮用膳,用完之後就去御書房或者寢宮歇息,這四個妃子,似乎被徹底遺忘在了角落裡。

剛剛被京中少女們艷羨過的四人,這會兒再後宮中一時有些惴惴不安,陛下到底是幾個意思她們不明白,按理說,第一晚就該是在兩個妃子中選一個的,結果如今這幾日過去了,還是不曾等到,德妃林晚倒是心大,聽說在寢宮裡自得其樂的養花遛鳥,有時候也帶著侍衛爬爬樹逛逛花園,有一次逛到了長樂宮門口,順道拐進去喝了個下午茶。

賢妃就不一樣了,聽說這幾日,茶飯不思消瘦了不少,終日在寢宮唉聲嘆氣地,脾氣也不太好,宮中宮女常被打罵。

暮顏聽著這些個小道消息,神色未變,揮了揮手,暗衛便領命退下了。將暗衛用來監督宮中后妃的,怕是也只有她一個了吧。

==

良渚。將軍府,老夫人的屋子裡。

所有人濟濟一堂,除了暮雲翼那位進門就進了「冷宮」的小妾,所有人都嚴陣以待,看著站在中間沉默的暮書墨。

辭官很順利,先斬後奏,在誰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辭掉了。可是,消息傳得也很快,幾乎是他還沒打點好行禮的時候,老夫人身邊的老嬤嬤就到了。

暮書墨一向隨性,往日里言行無狀的事情做得多了,當初就大鬧了承乾殿,血染漢白玉柱,辭官說白了真的不算什麼。可是,年前急巴巴趕去了夕照,過了年節回來辭官,又急巴巴收拾行李,不用問都知道,他是為了誰辭的官。

那個女孩,從出現開始,他就對她極好,處處護著、想著,若她還只是一個丟在將軍府後院的私生女、哪怕她還只是顏府的縣主,都沒有關係,可是如今,她是夕照國最最尊貴的長公主。她可以以他國縣主身份站上夕照至尊之位手握半壁江山,可是,暮書墨不行,背後有著將軍府的暮書墨不行。

更何況……

老夫人看著眼前的不肖子,龍首拐杖敲得邦邦響,恨鐵不成鋼地怒吼道,「你瘋了么?那郡主怎麼辦?!你都拖了兩年了!」

表面上,是郡主說想要留在自己的親人身邊多些時間,這兩年,陛下的身體似乎因著操勞每況愈下,但是哪個人精不知道,這場婚事,說白了是暮三爺不同意拖著呢!

原本被問及,老夫人還能撐著面子說自己兒子前些年太過於荒誕,想要先立業后成家,可是如今,這官說辭就辭,還存在什麼成家立業的借口?!還要去夕照?

「你告訴我啊!那個孩子,到底有什麼值得你放下良渚的一切!放下郡主,放下將軍府,放下你的母親!」老夫人說著說著,竟覺委屈,寄予了最大的期待的孩子,結果卻是她這一生,最大的不安心。

「母親。」暮書墨也有些不忍,噗通一聲跪下了,態度卻異常堅決,「母親,她值得。」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