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三十章 水至清,則無魚。

第三十章 水至清,則無魚。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全封閉的黑暗密室里。

微弱燭火飄搖,全身裹在斗篷里的男子背對著燭火,看著眼前微弱光芒里唯一可見的跪著的少年,嘶啞著聲音,問道,「選秀是怎麼回事?」按照他聽到的版本,這場選秀是必然不會舉辦的,陛下拂袖而去,結果還能同意,這豈不是啪啪打自己臉?帝王的尊嚴是那麼好踐踏的?

跪著的少年,頭低的很低,看不到臉,「長公主介入了。」

那一天,陛下應該的確如同大家所說的一般拂袖而去,並且絕對不會同意選秀的。但是,那天,總管公公來找了長公主,於是,長公主便盛裝出席,去了大殿。他自然不知道大殿之中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知道長樂宮發生了什麼。

……

彼時,陛下和往常一樣來到長樂宮用膳,只是,和往常又有些不同,身後跟著的是個陌生的小太監。

「總管呢?」暮顏看著神色不愉的南瑾,有些暗笑,故意假裝不知道地問道,北遙端著糕點過來,擺好了之後便低頭退下。這幾日,北遙明顯有些心事重重,寄出去的信至今沒有回應,心中總有些忐忑不安,以至於連暮顏落在她背影上的視線都沒有發覺。

「挨了打,起不來了。」南瑾似乎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說的,直言不諱道。

暮顏嘴角抽了抽,這個總管公公,還是太上皇留下來的,做事極為穩妥,從不出任何差錯,今日被打,必然是因為他私自跑來長樂宮搬了救兵的事情,當下便勸慰道,「其實他也是關心則亂,才來找我的。」

南瑾搖頭,只說道,「他不該來煩你。」

他讓她做這個長公主,是真的想要給她一世至尊榮華。這個當年就願意將後背交付的少女,這個給了他這一生第一個名字的少女,這個他血緣上唯一的妹妹,他要給她這時間最尊貴的榮寵,給她一世繁華,給她半個江山,但,分毫不願她受了煩擾和委屈。

這就是為什麼他要罰總管,那幫老臣是什麼樣子他如何不知?

「沒事的,今晚讓太醫們去診治一下吧。」當初初來乍到她不懂,如今卻是已經明白了,原來下人太監們請太醫診治也是有規矩的,那日的張太醫是太醫院的元老,是絕對不會願意給一個小太監診治的,難怪那日張太醫的臉色似乎不太好。

南瑾點了點頭,將距離自己最近的一盆糕點放到了暮顏跟前,那是她最愛吃的。

暮顏隨手拿了一塊,拿在手裡看了看,不知道為什麼,又放下了,抬頭看向南瑾,說道,「瑾。選妃吧?」

南瑾眉頭一皺,看著那被她拿起又放下的糕點,若有所思,問道,「為何?」

為何?

他們都不喜歡雜亂的大環境,既然沒有想要攜手的人,為什麼要放那麼幾個女人在宮中?

暮顏最初也是覺得,既然南瑾不喜歡,那選妃做什麼?

可是,走出大殿,碎金般的日光兜頭灑下來,微微地晃眼,她回頭看了看長長的漢白玉石階,石階扶手上,一隻只石獅子栩栩如生,石獅子後面的紅色旗子隨風舞動……

目光所及,看不到大殿里百官百態,整個皇宮都沐浴在明晃晃的日光下,空曠,安靜,寂寥,遠遠依稀能看到宮女,太監,低著頭疾步而走,穿行而過……

這樣一座皇宮,沒有熱鬧,沒有故事,沒有任何的磕磕絆絆,一共四個主子,相安無事,齊心協力,其利斷金。

……可是。

便是那時候覺得,這樣一座宮殿,是查不到所謂真相的。

她看著面前有些不解的南瑾,放眼看向身邊的荷花池,初春時節,水池裡除了游弋的錦鯉什麼都沒有,水池邊,一隻純白色小貓來回走了好幾趟,藍寶石般的眼睛虎視眈眈地看著水中安然游弋的錦鯉,那是前兩日她出門逛街看到了喜歡,買回來的。

她看著那貓兒,淺淺地笑,道,「因為……水至清,則無魚啊……」

若不把整個皇宮弄得熱鬧起來,誰還能渾水摸魚?連一封書信都送不出去的長樂宮,誰能把手伸進來?

她側目,看向花園裡忙活的身影,小夏。那個小太監,是她給這長樂宮設置的唯一一道可能存在的間隙……

雖然不知道暮顏說的是什麼意思,只是南瑾直覺不喜歡這樣蹙著眉心中似有太多想法的暮顏,他不願她多思,便點點頭,道,「好。那便讓國師安排著進行選妃吧。」

……

這件事就是這樣蓋棺定論了。

當跪著的那個少年將這件事原原本本敘述完了,黑袍男子靜默良久,他轉身看著那微微晃動的燭火,國師秘法,誰都不知道到底是個什麼原因,只要這位年少的陛下還活著,這燭火,便永遠不會滅。

沒人知道國師是誰,來自哪裡,這些奇怪的秘法又來自於哪裡,但是,當初的確是國師說小殿下還活著,後來也是國師發現人在良渚……

只是,不知道為何,即使這陛下如今已經安安全全完完整整地回了夕照皇宮,可是這燭火依舊不旺。

「主人。長公主稱呼陛下,只叫瑾,而且,從不行禮。」這件事,他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是,每次見他們相處,他總覺得有些彆扭。

黑袍男人呼吸有些微微一窒,他自信,任何一個坐上了那張寶座的男人,都不會允許任何一個人直呼其名。

再一想到,那女子,輕輕淺淺一句話,就讓這位說一不二鐵血手腕的陛下改了主意……他突然問道,「你說……公主當時說的是,哪句話?」

「公主說,水至清,則無魚。」

水至清,則無魚。

……

「哈哈哈……有趣!有趣!這個長公主,深得我心!……既然如此,那便來渾水摸魚!」黑袍人突然大笑,笑聲嘶啞而猖狂,驚地燭火都狠狠一顫,驚地跪著的上面抬了頭,露出一張面無表情的臉,那張臉,不醜,可是無神吊著的雙眼,讓人直覺不喜。

小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