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九章 立威於朝堂之上(下)

第二十九章 立威於朝堂之上(下)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看著跪著一地有些顫抖的大臣們,冷哼,「說啊!誰給你們的膽子!來詛咒這夕照江山!」

詛咒!

這是何等滔天的罪名!連誅九族都不為過!

這種話,這位年輕的殿下怎麼敢這般輕飄飄的砸下來!

當下,那些大臣們紛紛喊冤,「殿下冤枉!微臣只是為了江山社稷著想!」

「殿下冤枉!老臣……老臣絕不敢……詛……詛咒啊!」這詛咒二字,在這大殿之上,連說出口都覺得是一種罪過!

「殿下……」

「殿下……老臣冤枉……」

方才還艷陽高照的天,這會兒

「你們是不是忘了……」暮顏看著滿朝文武百官瑟瑟發抖的模樣,覺得也嚇得差不多了,當下便放緩了聲音,淡淡開口,「這夕照皇室,姓南宮。這納后封妃,雖是國事,卻最終還是陛下的私事,陛下若不願,你們便這般以死謝罪逼迫帝王?」

詛咒,逼迫!哪一個都是誅九族的死罪!

這下,連丞相大人都不敢說話了。

這般罪名,誰敢接。

事實上,以死明鑒,一直都是那些個老臣慣用的手法,而一般情況下,帝王最後都會妥協,因此,這一招極其管用的手法便沿襲了下來,誰都不曾真的想過,這般做法是否妥當,甚至,老臣們自我感動地認為,他們這是大無畏、為國捐軀。

如今,一個十六歲的少女站在大殿之上,在身後王座的襯托下,身形顯得格外嬌小,輕輕淺淺說著顛覆了所有人認知的話語,卻讓人無法反駁——這明明就是事實,無論他們如何否認,他們就是以滿朝文武百官的性命為要挾,逼迫帝王妥協。

群臣沉默。低著頭說不出話來。

這種事情,被明明白白擺在檯面上說出來,有些尷尬。

見重話說地差不多了,暮顏緩了緩神色,以一種格外體恤地表情和語調,說道,「眾位大人的苦心,本宮也懂。眾位大人不過是想南宮家更繁榮昌盛,千秋萬代,夕照江山社稷得以世代興隆罷了。這些,本宮懂,陛下也懂。所以,陛下雖是失望於你們的逼迫,卻終不忍苛責,才會拂袖而去。」

她娓娓道來,安撫著今日明顯有些受了驚嚇地百官們,眾臣偷偷摸了把額頭上的冷汗,輕聲呼出一口氣,方才的緊張不是假的,這位殿下嚴肅起來,他們的壓力竟比面對陛下還要大,這會兒,竟然覺得背上都是陰涼一片。

身後帘子里,偷偷捏了把汗的總管公公終於抒了一口氣,這位殿下在,這事兒他便放了心。他悄悄離開,陛下知道自己擅作主張,必然會發怒……他得回去領罰……

暮顏沒有在意身後舉動,她看著一些白髮蒼蒼的老臣們,輕輕嘆了口氣,只說道,「本宮也會勸陛下,至於陛下如何抉擇,那是陛下的私事。眾位大人該明白,這件事,終究是南宮家的私事,你們僭越不得!」

老臣們顫顫巍巍,膽戰心驚,只是低著頭應道,「是……殿下教訓的是……臣等謹記。」

這長公主雖說不是南宮血脈,可是說的話做的事,像極了南宮家的人。看來以後……他們的意見,怕是更沒人聽了吧……老臣們心中嘆息,卻也不敢多言。

「既然如此,眾位大人……還想要跪著么?」少女挑眉,淡淡問道,意味不明,她心中不喜,面上神色也並不好看,在她看來,什麼時候大婚,和誰大婚,那是南瑾的事情,這些個老臣除了以死明志外,還能做些什麼?

老臣們自知,這件事已經沒有迴轉的餘地,小心翼翼地謝了恩,起身,低著頭恭送少女離開……

……

當日,大殿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並沒有人知道。小道消息八卦內幕就是群臣以死相諫,想要陛下封后納妃,而陛下怒極,早朝還未結束就已經拂袖而去,而那一日,一直到午膳時分,群臣還沒有踏出大殿,而之後發生了什麼,竟無人知曉,坊間傳聞到此為止,只知道那些個年邁的老臣走出皇宮的時候,腳步很是虛浮……

老臣們自然不會說,自己跪著一個女子,嚇得冷汗涔涔的模樣,太過於丟人。

而從暮顏穿過巨大的漢白玉廣場之時,整個大殿四周的下人,不管是太監還是宮女,早就被總管公公清完了。他冒著巨大的風險請來了長公主,若是公主當場發飆又被有心人利用,那自己估計九個腦袋都不夠砍得。

是以,所有人幾乎對於暮顏在這件事情中發揮的作用保持了絕對的緘默。

然後,宮中就傳出了聖旨,說是國師大人夜觀星象,深覺十日後乃是絕對的良辰吉日,陛下於此日午時開始選妃……要求就是,所有帝都有官職的,不論大小,只要家中有年滿十四至十八歲的女兒尚未婚配的,都必須參加選妃活動,若有違背者,格殺勿論!

於是,就出現了最開始的那個現象——所有的茶館、酒樓,甚至是穿街小巷裡,都悄咪咪地設置了賭局,猜測到底哪家姑娘能成為這夕照新的後宮之主。這是不知道內情的百姓們最關心的地方。

而知道內情當日在大殿之上的百官們,只覺得這事完全沒有那麼簡單——試想一下,他們所有人集體以死明鑒,不亞於在兩隻打老虎腦門上重重扇了一巴掌,一隻是態度堅決不願意封后納妃的陛下,還有一隻是看著言笑晏晏實則比陛下更不知道深淺的長公主殿下,結果這兩隻老虎時候並沒有任何處置行為,甚至順從地表示願意來那麼一場選妃活動?

這事兒,怎麼看都有些虛懸。

更何況,那個格殺勿論四字,泛著淡淡血腥,似乎在宣告著——選妃是你們要求的,若是你們沒有參加,那麼,就等著提著九族腦袋來見朕吧!

一時間,所有官員都有些膽戰心驚的,原本陛下同意選妃是一件他們期盼已久的事情,怎麼突然就有些膽寒……?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