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六章 落水真相

第二十六章 落水真相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譏笑一聲,看向府尹夫人,淡淡笑著,笑意未及眼底,「如何,你還要跟本宮談這恩么?」

「不……不……不敢……」女子唯唯挪挪地跪著,哪裡還敢再求什麼情。

湖心亭里,有些凝沉的涼。

突然之間沉下來的長公主殿下,有一種讓人不敢說話的氣勢。

跪著的幾人有些瑟瑟發抖。

「既然不敢,那本宮今日就做一回斷案的官,安曉曉說她是被推下去的,那麼,當時走在她身後的人,是誰?」她淡淡一掃下方眾人,伸手看著自己五指纖細修長,修剪地形狀美麗的指甲上,鮮紅甲寇賞心悅目,如此欣賞了一番,見下面沒人回答,又從鼻尖淡淡發音,「嗯?」

單音節字,又瞬間將涼亭的溫度下降了些。有些膽小的少女臉色微微發白。

「這般情況,本宮倒是要懷疑了。懷疑你們眼神都不好,那便該叫太醫們一起來了診治診治,若眼神是好的,那便是瞧見了卻想欺瞞於本宮……這……罪名?」她並不看下方,只是翻來覆去地瞧著自己的手,悄悄偷眼瞧著的少女,看著那鮮艷欲滴的甲寇,咽了咽口水,又匆匆低了頭。

小平朗聲接道,「殿下,您是正一品長公主,欺瞞於您,便該是拖出去,杖斃!」小平年齡小,聲音里還帶著些孩子的糯軟音調,甚是好聽,只是到了最後兩字,突然擲地有聲,殺伐之氣毫不遮掩。

立刻,方才偷偷咽了咽口水的少女,吧嗒一聲跪下了,磕磕盼盼地說道,「殿下……就……就是她!」少女手指指向府尹家的那位小姐,以一種極大聲、極快速地速度說道,「我見到她伸手推得安小姐!」

「你瞎說!」少女聞言,回頭怒目而視,卻又不敢站起來,「你什麼居心要誣陷於我!」

劇情極速迴轉,一口咬定安曉曉居心撥測拉她下水的受害者,成了背後推人下水的始作俑者,眾人的神色都有些精彩,安曉曉一臉不可置信看著她,瞪大著眼睛呢喃,「你……你怎麼做得出這種事情來的?」賊喊捉賊,何其惡毒!

「殿下,我真的有看到。」那位怯弱的少女似乎說出了心中最大的秘密般,帶著點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的無所畏懼。

「安曉曉失足落水,無意間抓到的,自然是離她最近的人。」始終笑而不語的暮顏,看著她緩緩說道,「既然如此,那麼你告訴本宮,你距離她那麼近,誰推得她落水,你可看見了?」

少女一怔,神色慌亂地咬牙否定,「我怎麼會看到?!」

「可是……人家看到了。」她的語氣還是一如既往,只是唇邊弧度有些殘忍,「府尹夫人,你教出來的好女兒!推人落水,還想要把本宮當槍使么!」這話極重,嚇得那位連自家女兒都不敢說了重話的夫人一個踉蹌,趕緊拉過身邊的女兒,規規矩矩跪著。那少女也是嚇了一跳,不吱聲了。

在場的哪個不是人精,哪個不是後院爭鬥一路衝殺過來的,當下真相是什麼都能不知?侍郎夫人雖然對自己女兒被推落水中又是心疼又是氣氛,可是,長公主殿下在此,她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當下,訕訕笑著上前,當和事佬,「殿下,其實也不過就是小孩子之間置氣罷了……莫要因此而氣惱了自己傷了身。這午膳時分也到了……可要傳膳?」她心中也是鬱結,總覺得這日子沒選好,今日一定是諸事不宜的,瞧瞧這都是些什麼事情呀!

暮顏面色稍稍緩和,對著侍郎夫人點點頭,才對下面跪著的人說道,「都起來吧,別擾了戶部侍郎家的宴會。」

跪著的五人都沉默著起身,暮顏卻突然又是嗤笑,「不過,夫人這話說的也不全對,這小孩子之間的置氣……想必,他們也比本宮小不了幾歲吧?」

還未站穩的五人又是齊齊一顫,差點兒跪倒,侍郎夫人也有些緊張,不知道這位長公主又要如何,只是,這一次,暮顏倒是真的沒在折騰,只是招了招手,示意因著氣氛詭譎有些不敢進來的端著午膳抬著桌子的丫鬟下人進來。

午膳也是擺在這湖心亭,似乎達官貴人們很喜歡這般,在自己家裡弄個人工湖,只是戶部侍郎家並不大,這湖便也不大,這湖心亭在擺了兩張桌子后,便更是擁擠了。

暮顏原本該是跟夫人們一桌的,左手邊是今日的主人侍郎夫人,右手邊就該是丞相府那位李氏,李氏正誠惶誠恐地準備坐下,半日時間下來,她有些害怕這位主,可是,這位置卻又是頭等重要的。

只是,她在這邊小心翼翼地,那邊,暮顏已經對這門口招了招手,眾人齊齊看去,她招手的地方正是方才的綠衣少女。

綠衣少女並沒有朝著這看來,正低頭準備入座,這會兒感覺到了火辣辣的視線詫異抬頭,才看到了首座之上對著她招手的暮顏。

夫人群里,她的母親顫聲說道,「殿下,這不合規矩……」

暮顏笑曰,「不過是一個宴會,又是在宮外,沒什麼規矩不規矩的。我挺喜歡令千金的,讓她陪著說說話。」

聞言,小心翼翼地準備著入座的丞相夫人臉色有些不好看——這位長公主今日的確是來針對丞相府的么!她在這面色不愉,小平卻已經蹬蹬蹬過去,將綠衣少女的凳子搬了過來放在了暮顏的右手邊,順便,將李夫人的凳子往邊上挪了挪,如此,這一桌子勉強多塞了一張凳子。

綠衣少女見自己凳子都被搬了,便也走到暮顏跟前,行了禮,大大方方坐了,自我介紹道,「殿下,我叫林晚,我父親是太常寺少卿。」

她說話並沒有普通大家小姐一般的嬌羞感,倒是仰著臉大大方方地笑著,那邊,那位夫人已經低聲喝斥,「晚兒,不得無禮!」

「無礙。」暮顏淡笑說道,她的確挺喜歡這個少女,淡笑道,「夫人不必緊張,不過就是閑話家常罷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