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四章 落水

第二十四章 落水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對著這群少女們,暮顏一改方才長袖善舞八卦附體的模樣,笑地溫婉而親切,淡淡說道,「起身吧。」

少女們聞言,道了謝才在丫鬟們的攙扶下起身,起了身之後也不安分,小眼神都一個勁往暮顏這瞟,又是好奇又是艷羨,長公主的傳聞,早在之前,就已經傳遍了,少女們沒有資格參加冊封典禮,自然是不曾見過這位傳聞中的長公主殿下,早就想著見一見了。

這一見,便又覺得姿容的確很美,可是最最無雙的,卻是那股子氣質,彷彿她站在那裡,就滿足了你對「長公主」的所有想象。

「殿下。」侍郎夫人近水樓台先得月,朝著自己女兒招了招手,那粉色衣衫的女子便低著頭似有嬌羞的走出來,侍郎夫人才說道,「這位是小女安曉曉。」

「曉曉參見長公主殿下,殿下萬安。」安曉曉盈盈笑著,屈膝行禮。

「聽陛下前幾日說起安侍郎,說是一表人才,如今見了令千金,便覺陛下不曾有半句虛言。」她笑著,上前執起安曉曉的手,宛若一個長輩看著喜愛的小輩一般,明明是相仿的年齡,卻並不怪異。

安曉曉更加嬌羞了,母親私底下說過,若是得了這長公主的喜歡,說不定她也能入了那後宮,誰都知道,陛下最是信任和喜愛這種長公主,再加之那位太後娘娘已經瘋了總是不清醒,想來,封后納妃,也是要長公主過問的。

侍郎夫人樂呵呵地笑著,「殿下風姿才是無人能及。」

安曉曉的確是個美人胚子,帶著點嬰兒肥的小臉上,兩個大眼睛格外引人矚目,顧盼生輝。

「令千金,今年多大了?」暮顏問道。

「回殿下,尚未及笄,十四。」

「可有婚配?」

「不曾呢。」侍郎夫人笑地見牙不見眼,就等著暮顏繼續過問,有這心思她從不覺得丟人,京中未曾婚配的女子哪一個沒有這種想法?就算是有過婚約的,都藏著掖著想要隱瞞呢!

誰知道,從來不按常理出牌的長樂長公主暮顏,在所有或嫉妒、或不爽的氣氛里,並沒有繼續關注這個問題,只是可有可無地點了點頭,便放開了安曉曉的手,笑道,「看著這些個少女,竟懷念起本宮十四歲時候的模樣了……」

一時間,竟沒有人敢接話。

不知道的,自然不敢接,知道的,便更不敢接了。長樂長公主十四歲的時候,還是將軍府不受待見的三小姐,聽說是個私生女,想想就該知道,那些個大家族裡是如何對待突然出現的私生女的?

更何況,還聽聞,那個時候的陛下,還只是一介私生女的隨從……

那些過往,連想一下都怕被人說成大不敬。當下,竟都靜若寒蟬地低下了頭,暗道這長公主殿下,還真是有些摸不准她的性子,怎麼說話想到一出是一出的。

那些個想要藉此機會在暮顏面前搏一面之緣的人,紛紛打起了退堂鼓……

侍郎夫人也是一臉尷尬地打著圓場,笑呵呵道,「殿下,午膳已經備在湖心亭中,請移步吧……府中簡陋,殿下莫要嫌棄。」

「不會不會。這侍郎府,小橋流水、亭台樓閣、一磚一瓦,甚是考究。」暮顏笑眯眯稱讚,突然話鋒一轉,問道,「聽聞,夫人還有一位大女兒,今日怎地未曾見到?」

「回殿下,本來是要回地,不過回信說懷了身孕,我瞅著她車馬勞頓地太過於辛苦,便不曾讓她回了。」侍郎夫人一邊引著暮顏走上曲折小竹橋,一邊說道,「勞殿下記掛了。」

小竹橋曲曲折折,又很窄,欄杆也不高,只有一小截。這會兒驟然這麼多人一起走,有些擁擠。

除了小平之外的所有丫鬟,都已經留在了岸上,最前面是侍郎夫人側著身走著,後面是小平攙扶著暮顏,小心翼翼看著路況,在後面,就顯得有些亂了,就在這樣的混亂里,誰都不知道怎麼地,「啊!」地一聲,就有人落水了。

身後落水聲傳來,暮顏瞬間回了頭,就見場面已經混亂一片,接二連三的「噗通」聲響起……

原來,是不知道怎麼的,安曉曉落了水,她下意識反應就伸手抓欄杆,結果不小心抓到了身邊的少女,那少女一個不防備,噗通一聲,也落了水。

估計,水裡第三個拚命撲騰的也是這麼來的。

……

「曉曉!」

「女兒!」

因著禮儀關係,夫人們走在前頭,這會兒看著自己女兒落水,想要趕過去,只是一時半會被堵著,竟也過不去,心急如焚的侍郎夫人大叫,「去叫人啊!快叫人來救小姐們出去!」

這會兒,距離岸邊已經已經有些距離,有見到的小丫鬟轉身跑了,而這群小姐們,卻是交頭接耳地一個未動,似乎受到了驚嚇一時間有些六神無主。

水裡的三個,撲騰著,沉沉浮浮,明顯不會游水。

「噗通!」

「晚兒!」

又一聲落水聲,伴隨著身邊夫人的叫聲,一位綠裙少女已然躍入水中,她身形矯健,落了水之後,拽了最近的一個少女就送回橋邊,見沒人拉一把,怒目一瞪,「都傻站著幹嘛!接啊!」

被吼了一聲的少女們,才面色有些尷尬的伸出了手,只是,伸手的動作也是遲緩,嘴裡還有些嘟嘟囔囔地,「凶什麼凶……」

但是好歹人多,人很快被拉上去了,濕漉漉地趴在地上,狼狽至極。那綠衣少女送上去一個,轉身又去拉另一個,如此一番折騰,三個少女終於都被救了起來,綠衣少女才氣喘吁吁地攀上了竹橋,那喚著晚兒的夫人掏出帕子心疼地替她擦拭著濕漉漉地臉和頭髮,再看她一身狼狽,都有些要急哭了,責怪道,「你瞧瞧你,這都是什麼樣子了!」

只是重話卻是說不了的,難道還能怪自己女兒跳下去救人不成?

而那三位落水的姑娘家的母親,除了要陪著暮顏的侍郎夫人,也都抱著各自的女兒擦著、哄著……心疼地不得了,這好好地宴會,怎麼就成了這個樣子!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