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十二章 被攔截的密信

第二十二章 被攔截的密信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這個世界,能被稱為小夕的人,何止千千萬萬。可是,能被暮書墨惦記著,聲稱回到他身邊的小夕,只有一個。她應該在帝都熠彤,郡主府里。

可是現在,她聽到了什麼?暮書墨,稱呼暮顏為,小夕?

原本來送糕點的北遙,驟然聽到這個秘密,驚駭到手中托盤都端不住,再一聽暮書墨似乎就要出來了,慌不擇路地掉頭就跑……

她覺得驚駭,驚駭完了之後卻覺得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他們怎麼能夠在良渚放一個假的,在夕照放一個真的?!可是若非如此,的確解釋不通為什麼當初暮顏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招致殺身之禍,如此一來,為什麼暮書墨這兩年屢次抗拒和那位郡主成婚,甚至,為了暮顏遠赴夕照……

世人都說,畢竟當時年幼,這麼多年,將軍府三爺也不見得有多喜歡那位郡主了……

如今她才知道,暮書墨喜歡的,在乎的,為之顛覆了天下都願意的,從來只有一個!真相不過就是因為,良渚那個,是假的!

她跌跌撞撞奔回了屋裡,找了紙筆就開始寫信,這件事,公子必須知道!她甚至不敢想象,若是公子知道了暮顏就是上陽夕顏,和暮書墨從小就有著婚約的話,該是什麼樣的心情。

只是,她卻忘了,當年顏府重重暗衛環伺,如今,這長樂宮,如何會如同這表面看上去的那麼鬆懈,幾乎是她借著採買的權利,偷偷出了宮將信送出的半柱香后,那封信,就已經到了暮顏的桌上。

那封簡短到只有幾十字的信件,暮顏足足看了一盞茶的時間,然後揮了揮手,暗衛低頭領命離開。

暮顏將自己丟進金絲楠木大椅,仰頭看著天花板,說不清是失望還是什麼情緒……原來,在你心中,終究是紫影的身份,比之北遙,要重要的多。也是……北遙只是一介廚子,而紫影,卻是左膀右臂、深受重用。

暮顏緩緩嘆了口氣,突然笑意深深,喃喃自語,「錦辰哥……若你知道了,會作何抉擇?我突然……很期待。」

她的笑容……有些森涼。

只是,對目前而言的一段很長的時間裡,謝錦辰若是知道了是何種抉擇,暮顏暫時是不會知道了。那封信,壓在她書房的某本書里,再未見過天日。

……

戶部侍郎家的夫人遞了拜帖,說是府中宴請。每到這個季節,貴人家都會舉辦一些小型宴會,一般都是邀請女眷,往年皇室除了一個瘋魔的皇後娘娘,再無女眷,自然不用邀請。今年卻是多了一位長公主,自然是要邀請的,至於長公主給不給面子,那便不是他們能決定得了。

此前,已經有幾戶人家遞過了拜貼,都被暮顏拒絕了。

其實,戶部侍郎的夫人也不過是按著規矩遞了拜帖,本也沒有覺得長公主會給小小侍郎面子,卻不曾想,公主差人回稟,說是同意了參加。

侍郎府便忙開了,既然長公主同意了邀請,那這宴會,就不是按著本來的規格來置辦了。

整個侍郎府邸,幾乎在幾天之內,修繕一新,油漆是重新上的,花草是重新換的,連樹木,都刻意修剪了,去除了歪斜的枝丫,所有的石燈籠都擦拭了一番,門口的兩個大紅燈籠也換上了新的。

其實年節剛過,本也不用如此複雜,可是一個手握重兵深得聖寵的長公主,誰敢怠慢了去?侍郎夫人只覺得幾日時間,白髮都多了幾根。

對旁人來說,這是無限恩寵,可是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這種惴惴不安地提心弔膽,真的格外折磨人。

更何況,恩寵過盛,並非好事。長公主殿下不知道怎麼的,拒了那麼多拜貼,至今為止獨獨選了他們家,這也許只是她今日心情好,可在有心人眼中,卻多了無限遐想和猜測。

幾日時間,就在這種奇怪的氛圍里,倏忽而過。

這一天,便是戶部侍郎家宴請的日子了。

早早地,戶部侍郎夫人帶著兒媳,女兒就站在了門口迎接,未婚少女們都由自己女兒帶進了門,少婦夫人們責由兒媳領進大門,而她自己,盛裝出席,髮絲一絲不苟地梳著,妝容精緻到挑不出一絲差錯,足足梳妝打扮了一個時辰,就為了等候長公主駕到。

長樂長公主暮顏,幾乎是最後一個到的侍郎府,此時,門口已經停了許多馬車,只留下了一天供一輛馬車前行的小路。暮顏的馬車甚大,此刻只能是幾乎挨著停著的馬車一路過去,幸好車夫技術好,沒有磕著碰著。

遠遠瞧見了馬車上皇家御用的標記,侍郎夫人二話不說,拋下了正在閑談的幾位夫人,拔腿就往這走,那幾位夫人也早就知道了今日長公主殿下駕到,心中雖說羨慕嫉妒恨,卻也無法,誰讓這侍郎夫人不知道使了什麼手段,就得了長公主青睞。

當下,為了爭個出臉的機會,也紛紛朝外走去,就怕晚了待會和那麼多人一起請安行禮,誰還能記得你是誰誰誰。

於是,當馬車停下,暮顏款步下車的時候,著實被眼前景象嚇了一跳——一眾夫人,以一種格外熱情響亮,卻舉止有度的聲音,熱情洋溢地在大門外對著她行禮……

這其實是不合禮儀規矩的。

按照禮儀,侍郎夫人是需要迎出門的,但是這些個客人們,卻應該在暮顏進門口行禮請安。

如今這般,倒是有喧賓奪主的味道,是什麼心思,路人皆知。侍郎夫人的臉色,有些尷尬。

「都起身吧。」

暮顏淡淡開口,仿若並未注意到她們的不合規矩,笑著對侍郎夫人說道,「今日叨擾貴府了,實在是長樂回宮時間尚短,也想藉此機會和京中女眷多多熟識,便想著借用了侍郎夫人的宴會了。」

「長公主太客氣了,您能來便是敝府蓬蓽生輝,無上榮幸。」侍郎夫人也是個通透的人,當下,也不管此刻已經起身,神情隱隱有些激動的夫人們,引著暮顏朝府里走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