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十八章 守株待兔

第十八章 守株待兔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內務府總管前腳離開,後腳暮書墨就搖著摺扇晃悠悠進來了,「你猜,我在城門口遇到誰了?」

幾日未見,也不知道他這幾日忙啥去了,暮顏也不急著猜他的問題,換了個新杯子給他倒了茶,招呼著坐了,才挑眉問道,「這城門口每天進進出出那麼多人,我哪知道你遇到誰?」

「嘿,你一定想不到。」他笑地似乎有些意味深長,又不太待見,「當年那個謝錦辰送給你的小廚娘。」

這倒是意外了。

北遙不是小廚娘,她一直都知道,甚至,北遙可能是謝錦辰的左膀右臂。

所以,當初她才讓北遙回了謝錦辰身邊。

只是,怎麼突然又來了?謝錦辰派來的?

「你怎麼帶人進來?」北遙想要自己入這宮門,怕是艱難。

「呵!」暮書墨嗤笑一聲,「那個小廚娘終究是謝錦辰的人,如今聽聞你在這,苦巴巴送來,不安好心!」

這些年,謝錦辰的野心愈發明顯,他的心思,太深,太沉,對暮顏的那些喜歡和心怡,在這些野心裡,也就顯得太過於微末到不足一提了。

「小叔……」暮顏蹙眉,「你說他是什麼意思?」

「謝錦辰和瑞王私底下很有交情,這些年,太子倒台後,燁王和瑞王,很是鬧騰,謝錦辰因此還挺受寵。」暮書墨為她科普,雖然,這個鬧騰里有他很大的功勞,「恐怕,對於當年陛下對他下藥,他始終懷恨於心,早盼著新王上台了。」

不過,這事兒,擱誰身上都做不到無動於衷吧。

暮顏卻欷吁,他……終究是恨上了。

不知道北遙因何而來,但她和暮書墨想的不一樣,與其將人放在帝都里蹦躂,不如放在身邊看著更好。

起身,拍了拍裙擺,「我去換身衣服,咱出去吃晚膳。」順便偶遇一下,北遙。

少女嘴角,一抹奇異的弧度,眼神亮亮,如同夜幕中見到了獵物的豹子,亮起的爪子在夜色中寒芒乍現。

……

夕照帝都,景緻婉約,如同最美的水墨畫。深青色瓦片上,一層薄薄的雪色,檐角飛鳥展翅欲飛,暮色淡淡,在熙熙攘攘的夜市裡,被喧嘩聲沖淡到幾乎不見。

倆人沿著街道慢慢的走,一家店一家店漫無目的地晃過去,晚膳也沒有跑萬品樓,而是找了一家小吃店,悠哉哉地用完了晚膳,才晃悠悠去了萬品樓。

守株待兔。

若說,北遙真的想要找到暮顏,那她最有效的方法必定是先找到萬品樓,找到沉施。

果然,倆人到了萬品樓三樓雅座沒多久,就在窗口看到北遙款步而來,她似乎連日來奔波地有些辛苦,臉色有些蒼白,步履間也有些不穩。

沒多久,沉施就派了人過來問是否要帶上來。

暮顏點點頭,本就是來守株待兔的,這兔子都撞上來了,可還有推出去的道理?

暮顏和暮書墨交換了個只有彼此才懂得眼神,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那日,莫宇給她的咖啡,她最終沒有碰,全數給了閆夢忱。來了這異世許多年,早已習慣了清茶一杯,前世地東西,還是能不碰,便不碰吧。

如此,也多一些歸屬感。

思緒間,北遙已經在沉施的帶領下到了雅間,沉施掩了門,悄悄離開。

北遙的神色,有些奇怪,目光閃爍彷彿很激動,和往日的木訥沉悶有很大的不同。

她定定站在門口,看著兩年未見的暮顏,連自己都說不清到底是什麼心情。

那年,顏府一夜之間被襲,暮顏藉此機會直接失蹤,而自己,卻被她送回了公子身邊。

桌前的女子,一襲簡單的淡綠色長裙,卻掩蓋不住的風華。這女子,完全褪去了往日稚嫩,眉宇間淡淡地笑意親切而疏離,微微上挑的眼角,輕輕一瞥,風情萬種。

這兩年,暮顏在做什麼她不清楚,但是公子有多思念她,她是知道的。

實在找不到她的時候,便一日日問著當年顏府的事情,事無巨細,她也因此,有了更多和公子接觸的機會,但也因此,更明白公子心中,這位暮顏縣主、長樂長公主到底是什麼分量。

於是,愈發不明白要以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

公子的所有愛恨、所有喜憂,都來自於暮顏。而她自己,就像一個旁觀者,連微末的心情都顯得有些可笑。

「遙。」實在受不了被人這般看著,暮顏也搞不懂那眼中如此複雜的情緒,便出聲喚道。

意識到自己方才走神,北遙淡淡笑了笑,上前行禮,「長公主殿下。」

腿才彎到一半,手便被拖住了,少女已經起身,「遙,這些個規矩,是給外人做的,怎麼的兩年未見,你也學會多禮了。還是如以前一般,喚我小姐便可。」

「小姐。」她輕聲喚道,又恢復到了過去那沉默的模樣,低頭斂眉。

「看你似乎挺疲累的,也別多禮了,坐下喝杯茶,潤潤喉。」她沏了杯茶,推過去,北遙有些誠惶誠恐地接了,仰頭,一飲而盡,宛若牛飲,估計什麼味都沒嘗到。

喝完了,又沉默後退一步,低頭站著了。

暮顏也不與她兜圈子,直白問道,「你如何會來這夕照國找我?謝錦辰派你來的?」

北遙一愣,以前,暮顏都是叫公子「錦辰哥」,帶著孩子的糯軟音調,這會兒,卻幾乎是不假思索地連名帶姓叫了謝錦辰,語氣還有些生硬。

不得不說,這點變化,恐怕暮顏自己都沒有注意到。

可是,北遙注意到了。

她想,長樂長公主,終究適合那個顏府的縣主,或者將軍府三小姐,是不同的。

她便愈發恭敬了,低頭說道,「是的。公子說,既然小姐回來了,那我應該跟著小姐。畢竟,我現在叫北遙。」

「你以前喚什麼?」突然問道。

「紫影。」北遙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回答完了才突然覺得這樣似乎有失妥當?畢竟,二主這種事,有些敏感。

暮顏沒說話,只是低了頭靜靜喝茶,暮書墨突然嗤笑一聲,「我記得,謝錦辰說你是個廚子?」

「是。」北遙這回,回答的有些小心翼翼地遲疑。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