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十七章 長樂宮立威

第十七章 長樂宮立威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小夏留了下來,他做事的確認真,卻也格外木訥沉默。和宮中所有人都保持著遠遠的「陌生人」的距離,唯有閆夢忱,有時候會去跟他說說話,照顧個一二。

暮顏很多時候都靜靜看著,什麼都沒有說,沒有提醒閆夢忱,也沒有找小夏聊過。

她那日後來問過張御醫,若是那日這小太監沒有遇到她,會怎麼樣。張御醫說活不了,三個字,斬釘截鐵。張御醫還說了一件事,他的身上,縱橫交錯的都是舊傷,那麼,之前他是如何活過來的?

她招了招手,兩步之外的大丫頭小平噔噔蹬跑過來,笑嘻嘻問道「殿下,有何吩咐?」以前覺得長公主殿下很少笑,看著冷冷清清的,如今靠近了才發現,甚是好說話!

暮顏交代道,「去,把內務府總管叫來。」

「好嘞!」小平又噔噔蹬跑出去了。

距離那日發生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幾日。但是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淡化,至少內務府總管的心裡,始終七上八下的沒有著落,惴惴不安了好幾日,也沒見主子們來傳喚,以為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誰曾想,一個小丫頭小跑著過來,板著臉,背著手,只說長公主找。

那麼小的一個丫頭,穿著大丫鬟的服飾,端著架子,微微仰著頭,還蠻有氣勢的。

從內務府到長公主府有一段挺長的路,內務府總管一路上跟著,想搭個話打聽一二,奈何這個小丫頭嘴巴緊的很,什麼都不肯說,反倒是腳步越來越快,內務府總管只能氣喘吁吁地跟上了,也沒閑心打聽了,只祈禱別因那事連累了自己受了責罰。

就這樣一路跟著小跑,小丫頭雖小,可是一路疾步走來,竟也臉不紅氣不踹,回頭招呼身後的內務府總管,「你快些!殿下等著呢!」

「誒!來了!姑娘你慢些,老奴來了,走不動……」即使是對著一個小丫頭,可是終究是長公主身邊的大丫頭,可不敢得罪得起,低著頭入了長樂宮的大門,什麼都不敢看,低著頭疾步而走,一直到了後花園,見到小丫頭停下了,微微抬頭,匆匆瞥過就見一女子,高華貴氣地坐在玉石桌邊,長長的流光溢彩的裙子彷彿氤氳著霧氣般迷人,挽起的髮髻上,珠光寶翠閃爍著刺目的光,女子只是側臉相對,但是只是那張側臉,便已經驚為天人。

不用猜,就知道此人身份,他顫顫巍巍跪下了,「老奴參見殿下。」

「公公請起。」少女音色極美,清清淡淡的,和大多少女的甜膩不同,那種親切中帶著一分疏離的音色,宛若夏日涼風,冬日暖陽,有種恰到好處的舒服感。

「謝殿下。」他起身,低頭,垂著手站在一邊,等著長公主訓斥,只是,這隨著時間過去,這長公主似乎並沒有什麼要說的,他偷偷抬了眼看過去,卻見長公主殿下只是看著不遠處,那裡,有個少年正背對著他們這邊蹲著,在除花園裡的雜草,長樂宮的下人們,服侍和別處不同,都說是長公主心慈,所以這裡的冬衣比別處要多一層棉花,暖和許多。

「認識他么?」暮顏餘光瞥到總管目光,輕聲問道。

下意識想要搖頭,但突然覺得熟悉,再一想到最近發生的事情,這會兒便更確定了,斟酌著開口,「可是……小夏?」

暮顏看著小夏背影,點點頭。

「他自稱小夏。前幾日被內務府幾個太監按著打到昏迷不醒,正巧被本宮撞著了,便插手管了管。」暮顏素手支著下巴,回頭看向內務府總管,「公公可會怪罪本宮擅作主張管了內務府的事情?」

「怎敢。能得殿下管教,是這群小的們的福氣。」收腹、提臀、低頭,彎腰,格外誠懇地回道。這整個宮殿都是您家的,哪裡您不能管?

暮顏卻似乎真的糾結著這個問題似的,聞言才點點頭,似乎真的是解惑了般,說道,「如此便好。如今,本宮瞧著這小夏做事也是利索,便自作主張留了下來。只是……公公也知道,畢竟這長樂宮,也是陛下常來的地方,留個不太清楚底細的人在身邊,本宮終究有些不放心的。」

內務府總管心中的那顆大石頭終於落了地,只要不是來怪罪的,如何都是好的。也是這小夏命不該絕,遇到了貴人,如今,這殿下問起,自當挑了好的回稟,當下便說道,「殿下請放心,小夏這孩子,也是個老實本分的,家裡世代都是帝都人,祖父還做過教書先生,後來家道中落,實在沒了辦法,家中兄弟姐妹又多,所以才來了這宮裡,謀個生路。」

小夏家中有五個兒子,他排行老四,家中實在難以為繼,便抓鬮,抓到的人去宮中,正巧抓到了他。也是個可憐孩子,長得也不討喜,來了宮中大多不受待見,又是個不會說話的,打罵是常有的事。

只是這些,便不需要這位長公主殿下知道了。

暮顏又看向院中,那個背對著他們除草的少年,喃喃低語道,「原來如此……」

如此是如何?內務府總管不懂,也不問,只說道,「若是殿下需要,老奴這就去找了卷宗給殿下送來?」

哎,這人啊,走運的時候挨打也會遇到貴人,瞧瞧那冬衣,看著就軟和,早知道如此,他拼了老命,也要挨一頓打啊!內務府總管內心欷吁……

「這就不必了,本宮信得過總管公公。」暮顏輕輕笑著,喝了口茶,茶蓋輕拂茶水,姿態優雅而嫻靜。

內務府總管看著,一時間又有些摸不準自己能不能就此告退,這整件事情都沒有怪罪他的意思,這是求之不得的,可這會兒卻有些不得勁……

過了一會,見長公主殿下還是沒什麼吩咐,才斟酌著問道,「那……殿下,老奴便先行告退了?」

「嗯。」似乎聞言才反正過來的暮顏淡淡點頭,卻又在內務府總管轉身的剎那,開口說道,「公公……手下人犯的錯,陛下已經罰了。這事兒,本宮也不願弄大了,不過……若是公公覺得,這宮中主子少,便懈怠了,下次,本宮便不饒了。」

「殿下!」內務府總管撲通一聲跪了,「殿下!老奴謹記!」一個頭狠狠嗑下不起。

暮顏揮了揮手,「去吧。」

「是。」他起身,彎腰後退,走出了院子,才直起身,額頭上,通紅一片,他卻顧不上了,只覺得這長公主,威嚴起來,也挺可怕……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