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十六章 太監小夏

第十六章 太監小夏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戶部侍郎安永興是三年前上任的。」見暮顏感興趣,南瑾便跟她介紹道。

暮顏點點頭,這她知道,在這之前,她調過官員卷宗看過,這戶部侍郎如今已經年近四十,在戶部幹了許多年,能力一般,不過做事也是認真謹慎,人緣也不錯。一直到三年前,才被提拔做了戶部侍郎。

只是,這樣一個人,真的會用一顆珍珠「行賄」么?若真的這麼通透,會幹了一輩子好不容易提拔到侍郎么?

這個安永興,該是什麼樣的人?

正思緒間,張御醫上完了葯出來了,因為本來以為是長公主生病,帶的都是最好的葯,這會兒卻給了一個內務府的小太監,心疼地不得了,一邊走,一邊搖頭可惜著。

宮女帶著他一路走到花園裡,他便神神叨叨了一路,乍然抬頭見到長公主對面的皇帝陛下,嚇了一跳,差點連藥箱都沒拿住掉地上。

連忙下跪行禮,這一激靈也嚇出了一身冷汗,這會兒冷風一吹,只覺得脊背出涼颼颼的,倒也一瞬間清明了——主子要你如何,哪裡有你置喙的餘地。如今且不說是個太監,就是一隻貓,主子看中了,便是比他要重要的多!

暗自懊惱於自己的失態,想自己小心謹慎了一輩子,差點兒老來失態,晚節不保。

「如何了?」暮顏放下手中茶杯,才轉身說道,「起來回話吧。」

她可不指望在她這裡南瑾會招呼這御醫起來。

張御醫偷偷瞄了眼一言不發的帝王,見他沒反對,便小心翼翼地起身,回道,「並無大礙,只是一些皮外傷,臣已經留下了內服、外敷的,也已經交代完畢,過些日子自會痊癒。」這麼重的鞭傷,若是尋常小太監,基本也就救不回來了,也是這小子命大,遇到了長公主心情好,把他給救了。

「如此,便辛苦御醫了。」暮顏點點頭,對著將張御醫帶來的小平說道,「替本宮送送御醫。」

小平從袖子里掏出一個小荷包,塞進御醫手中,笑嘻嘻說道,「張御醫,請。」

張御醫笑眯眯地接了,見牙不見眼。

暮顏的眸色深深,看著小丫頭的背影……她沒有所謂的大丫頭,所有丫頭都一視同仁的,自然也不會額外準備什麼打賞的銀子,也就是那個荷包,是小平自己的。

「這小丫頭……倒是個伶俐的。」暮顏喃喃,回頭看南瑾。

南瑾無所謂地喝著茶,聞言也沒有回頭去看一眼小丫頭,只說道,「你喜歡就好。……倒是裡面那個,什麼情況?」

「不清楚,閆夢忱去管的。」這件事總覺得甚是奇怪,似乎是有人可以讓整件事發生在了長樂宮門口,想要引著她去管這件事似的,「如今,等他醒了,不就知道了么?」

南瑾點點頭,沒一會兒,等在外圍的總管就彎腰低頭小步走來,附在耳邊低語了幾句,南瑾點點頭,說道,「你先去吧。跟他說,朕隨後就到。」

公公又小碎步著倒退著離開了。

南瑾將杯中的茶喝完了,才起身離開。

暮顏在小平回來后,將她升級做了長樂宮的一等大宮女,貼身伺候著。說是貼身,其實也不過就是出入的時候跟著罷了,這些年,暮顏除了沉施,從未讓人伺候著梳洗,後來沉施愈發忙碌,一直到這兩年,這些事情便也都是她自己來了。所以長樂宮裡才會這麼些日子都沒有一個大宮女。

小太監是當天夜裡才醒的,彼時暮顏已經準備睡覺,照顧小太監的小宮女跑來跟小平說小太監醒了,小平自己去看了看,覺得的確無礙了,便回稟了暮顏,說是精神狀態有些低迷,其他已經無大礙了。

暮顏見天色已晚,便也沒有說什麼就去睡了。

第二日一大早,小太監就跪在了門外,等著暮顏起身。明明起身走路還很艱難,卻跪的格外筆直,一聲不吭的,暮顏起身一向比較晚,聽說彼時這小太監已經在門口跪了一個多時辰,身形有些不自覺的晃,但是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暮顏站在門口,倚著門框,不甚有形象的模樣,眼神輕輕瞥過跪著的小小少年,地上的殘雪雖然已經打掃乾淨,可是這般天氣,跪在冰涼的漢白玉地面上,怕是那膝蓋,不好受。

暮顏問道,「你叫什麼?」

「小人名叫小夏。」

她淡淡說道,「他們說你,手腳不幹凈,偷了東西。」

「小人從不曾偷盜。」平淡而肯定。似乎被人冤枉並不懊惱和生氣,只是闡述事實——我不曾偷盜。

暮顏覺得饒有興趣般,款步而下,站在他面前一步之外,問道,「那何故他們就認定了你?」

「因為小人做不到趨炎附勢,公公不喜歡我,借故打我罷了。」還是一樣的口氣,波瀾不驚。

「抬起頭來。」暮顏突然說道,小太監依言抬頭,蒼白的臉色,長相併不好看,特別是那雙眼睛,無神、蒼白、死寂,的確是個不討喜的長相,小太監們若想要在這宮中活的更好,自然需要對著「老一輩」們諂媚討喜,如他這般,整個人死氣沉沉的,能活到現在實屬不易。

暮顏也不是什麼聖人,本想直接打發了去,走出了長樂宮,他再如何命運皆與她無關,奈何,身邊有隻爪子,抓住了自己的袖子,輕輕晃著,回頭,是聽到動靜過來的閆夢忱,看著她搖頭,目光祈求。

「師姐。」她淡淡開口,喚道。

「嗯?」閆夢忱應道。

暮顏看著遠處長樂宮層層疊疊的亭台樓閣縐紗飄逸,一直到消失在道路盡頭……整個皇宮,是無數這樣的金碧輝煌組成的,可是,那些角落裡、枯井裡、廢棄的宮殿里,歷朝歷代,到底掩埋了多少鮮血甚至枯骨?又有多少年輕的生命被一張草席席捲了去?這個善良的小姑娘一定不知道。

罷了。

就當是……護一回,赤子之心吧。

她嘆了口氣,開口道,「你便留在這長樂宮吧。負責打掃花園假山。」說罷,轉身離開了,長長衣擺劃過地面,小太監一個頭重重磕在冰涼地面。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