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你可以教陳媽媽啊,無論這史家孫子怎麼死,吟風樓都難逃干係。誰都沒有親眼見到這史孫子是怎麼落的水,就算是霍庭正,誰能證明?那麼史太尉的怒火誰來承擔?吟風樓啊!就算這史太尉大公無私不來找吟風樓的麻煩,但是這官員之間牽扯羈絆的,萬一誰要討太尉大人歡心呢?吟風樓都是那砧板上的魚肉。所以,對於陳媽媽來說,她更願意搏一搏,萬一活了呢?」

暮顏給了他一個「你是不是傻啊」的眼神,吟風樓出事了陳媽媽來請他主持大局並非沒有推了這事兒的意思,如今不就是給推回去了么……

暮書墨眼角跳了跳,看著踮著腳湊到他耳邊低聲分析的暮顏,這個孩子,一點都不像一個女子,哪個女的會這般不忌男女,哪怕自己是她三叔,也該避諱啊!

還有,史孫子……這什麼稱呼?

但是她說的又不無道理。這個孩子,對人心的把握度,倒是通透。並且懂得低調行事,畢竟一旦救活了史孫子……啊呸!史太尉的孫子!這份榮耀,可不是一般人能輕易得到的,至少她現在的境遇,會好很多,就算老夫人或者二房想要為難,也該掂量掂量,指不定就可以把她從那個落魄小院子解救出來。

還有她心心念念張口閉口的「白水煮青菜葉」也可以告一段落。

他不覺得她不知道這一點。卻依舊沒有半分居功的意思。暮書墨深深地看了眼暮顏。

「小叔?」暮顏被看得莫名其妙的,暮三爺卻不在理他,他喚來陳媽媽,走到人群之外,低聲吩咐。果然,陳媽媽低頭思索了一番,叫來兩個小廝,按照暮三爺交代的去做。

其實史清易落水時間不長,掉下去之後大家手忙就亂就撈起來了,估計是驚嚇過度,天氣又冷,才會暈過去,沒一會兒,史清易就醒了。

見狀,陳媽媽自然是千恩萬謝的,她和她的整個吟風樓可都是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她看著在暮三爺身邊的少年,剛剛就是這個少年在支招吧?她看到了的。

她做這一行的,對帝都權貴基本都認識,何時來了這樣一個少年卻是半點不知。而且看三爺對他,甚是關心,甚至有些……緊張?

她微微留了心眼。

暮顏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舉動早就落入有心人眼裡。她看向一邊似乎也鬆了口氣抽抽噎噎的美人。往日里那些恩客有多少甜言蜜語郎情妾意芳心所付,這會兒就有多少避如蛇蠍生怕禍及自身,就差昭告天下和美人不熟。

一時間,吟風樓頭牌楚夢姑娘周圍,竟成了花園裡最明顯的真空地帶,一個人都沒有。

暮顏搖頭嘆息。

繼而又笑,這不是很正常么?本就是尋歡作樂的地方……她也收了送件衣服去表表安心的心思,今日還是不要再出頭了……

沒一會兒,官兵也到了。官兵前腳來,後腳史太尉帶著府里的大夫也來了,戲劇的是,他在進門前,遇到了匆匆趕來的駙馬爺,頓時也顧不得進來了,站在門口大吵了起來。兵部尚書兼駙馬爺性子素來和善,哪裡是聽說獨苗苗溺水生死未卜失去了理智的史太尉的對手,一時間被他拉著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臉上紅了白、白了黑,七彩紛呈。

最後還是裡面聽見了動靜,趕緊跑出來說明了情況,一聽救活了,史太尉也顧不上吵架了,趕緊跑到河邊,一看自家孫子臉色青白,一臉驚懼,但好歹活著,頓時喜極而泣,哪還生的出氣來。

連忙讓大夫給診治了,大夫顧不得喘歇,連忙把脈,把完脈頓時鬆了口氣,對著太尉道:「太尉不必憂心,少爺是落水受驚、湖水寒氣入體,開幾貼方子每日喝著喝個幾日也就好了。」

太尉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畢竟孫子逛妓院,為了個妓女跟人打起來差點丟了命,這事兒半分不光彩。真鬧到朝廷上,恐怕他的老臉也得丟盡了。

當時就道了謝,抬了自家孫子,偃旗息鼓地回了太尉府。

主角都走了,也沒說怎麼處理,官員們自然是問了問情況,板著臉走了走流程,陳媽媽嘩啦啦地偷偷數了一沓銀票笑著塞進了為首官員的手中,官員咳了咳,裝模作樣板著臉走了。

一時間,吟風樓倒是安靜了。出了這事兒,彷彿誰都沒了那心思,也就各回各家了。

暮書墨也打算打道回府,回頭找暮顏,卻見暮顏獃獃看著湖邊,那眼神,很是奇怪,「怎麼了?」

「那個,就是駙馬爺么?」暮顏遙遙一指,回眸問他,眼裡一閃而逝奇怪的光。

「嗯。」

原來,那就是她親爹。

傾城公主駙馬爺,大婚不到一年,結髮妻子葬身火海,女兒入了宮多年不得見……在她僅有的那些記憶里,絲毫沒有這位親爹的任何畫面。

這位兵部尚書,聽說是在開元十三年升的官,是個性子極好、能力極好、還很溫和的人。只是這樣一個人,為什麼在上陽夕顏的記憶力,一筆一畫都沒有?

她微微蹙眉。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湖邊,駙馬爺在跟已經嚇壞了的霍庭正說話。霍祺年長相很一般,在來了將軍府之後看慣了美人的暮顏眼裡,實在太過於平凡,丟在人群中壓根兒不會發現的那種。如此一對比,自己這個身體和他倒是沒有一處相像的。

不過,就只是這樣看著,倒也覺得霍祺年性子是真的好,即使發生了這事,他和霍庭正說話也很是平和,表情中沒有一點點的不耐或者生氣。

霍祺年似乎察覺到看著自己的目光,抬頭看來,發現是暮家三爺,便回頭交代了一句就走過來打招呼。

他自然沒有注意到男裝的暮顏,看了眼也只以為是哪個小公子,只是那位小公子看他的眼神很奇怪,又很熟悉……也不作多想,拱了手拜謝了暮三爺,言語之間自然是感恩戴德。

今日這事明眼人都知道,必然是暮書墨主持的大局,這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處理,對於霍家來說,是再好不過。

暮書墨也不推辭,虛虛受了禮,便告辭了霍祺年,帶著暮顏往外走。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