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九章 謝錦辰

第九章 謝錦辰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人都走遠了,顏兒還念念不忘么?」腦門上,落下一隻手,身側,暮書墨略帶哀怨地問道。

暮顏一怔,回頭看暮書墨,突然失笑,點點頭,「嗯。很有意思的一個人。」在他的身上,她嗅到了同類的味道,她復又看向莫宇,他坐在並不起眼的角落,也沒有和什麼人攀談,自顧自自得其樂地喝著酒,估計他也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面,以至於並沒有人發現,坐在那的藏青色長袍的其貌不揚的男子,是偌大莫家真正的掌權者,他見暮顏看來,遙遙舉杯,微笑,笑容恰到好處,得體,親切,溫暖。

這個比之他們都要年長的男人,和煦的目光里什麼都瞧不見。

「的確是個……有意思的人。」暮書墨看著,微微笑著,只是擱在暮顏腦袋上的手,卻始終沒有拿下來。

==

距離夕照帝京城遙遠的北方,良渚熠彤,大雪洋洋洒洒下了很多天。

和夕照江南雪景不同,熠彤的大雪,一下就是半月、月余,幾乎整個世界里,只看得到銀裝素裹的白。因著這幾日是年節,街道上更是空無一人,豪門侯宅門口,偶爾會有一兩個堆砌地奇形怪狀卻又大同小異的雪人,也有穿著花棉襖的孩子奔走嬉戲,大人們卻是不愛出門的,早失了那份閑情雅緻。

這個天氣,縮在爐火邊攏著袖子閑話家長,或者做做女紅自是最好,爐火邊上,還會噼啪烘烤著瓜子,如此暖意融融才是過冬最好的生活。當然,帘子也是換成了厚重的棉布帘子,像是一重厚重的大棉被掛在門上,密不透風的,空氣里,都是一股炭火的味道,還有些許瓜子香。

謝府的深宅內院里,幾個婦人就是這般景象,謝錦辰推開厚厚門帘走進來的時候,差點兒被這炭火味嗆得直咳嗽。炭是好炭,自從他回來后,母親的待遇也水漲船高,一應用度自是極好,可是這樣的密不透風的炭火味,還是很嗆人,他微微皺了眉,朝著朝門而坐低著頭翻著畫冊的女子喚道,「母親。」

女子聞言,抬頭,看到來人笑得近乎於殷勤,招呼著他到身邊坐下,「錦辰,快過來。」

女子並不年輕,在保養得宜的貴婦圈裡,顯得有些老態,頭髮也已經有些白髮叢生,拿著畫冊的手看著也很是粗糙,只是臉型極好,看得出年輕時候必然很美。

謝錦辰依言過去坐了,才朝著另一邊的女子喚道,「大娘。」

被喚大娘的女子矜持著微微點了點頭,笑意未及眉目,她是謝家當家主母,育有一子一女,奈何子女不成器,整個謝家,竟陰差陽錯地被一個丫鬟的兒子做了主,可是謝家老祖宗們才不會管誰是嫡出誰是庶出,他們只看誰能讓謝家走得更遠更久,自然一面倒地傾向於了謝錦辰。

若非如此,她又如何會來了這小院子?

「錦辰,快來看看,你大娘給你選的媳婦兒,你看著有沒有中意的。」謝錦辰在豪門公子里,已經算是大齡未婚了,原先是他身份尷尬,夾在謝家和皇帝陛下之間兩頭不討好,自然有點兒眼力見的都不會找上門來,如今不同了,更何況,他的腿疾也好了,自然媒婆們就開始幫忙物色了起來。

謝錦辰並未說話,隨手接過了冊子,翻了翻,到底都有些誰卻也沒有細看,一樣的笑容,矜持、嬌貴、脆弱,宛若霧中花,水中月,甚至,連姿勢大多都是一樣的,猶抱琵琶半遮面,最多就是琵琶換成了書……

索然無趣。

他隨手翻了翻,遞迴去,還未說話,母親就關切問道,「如何,可看中一二?」

一直以來都活得格外卑微的女子,對著自己兒子都顯得格外小心翼翼,今日大夫人前來說明了來意,她便更加誠惶誠恐地如履薄冰了,她沒有什麼門路,兒媳婦還是得仰仗大夫人,如若這個時候謝錦辰一個都瞧不上,惹地大夫人不愉,可如何是好?

她偷偷朝著謝錦辰使眼色,無論如何總要瞧上一個,就算未來不成,也不能像現在這般敷衍啊!

可惜,謝錦辰並沒有接收到來自自己母親的眼神訊息。

「看來……謝大人是瞧不上這些個姑娘了。」果然,大夫人一見他興緻缺缺的模樣,就有些不開心,語氣也有些沖,稱呼更是陰陽怪氣的,「也對啊,謝大人喜歡的,可是那位縣主,可惜呀……如今,也不知道人在哪裡呢?」

說完,「嘖嘖嘖」地晃了晃頭,甚是惋惜的模樣,帶著明顯的幸災樂禍,「要我說呀,女人嘛,還是要賢良淑德,三從四德,相夫教子,管理好家宅後院就好了,出什麼頭,做什麼縣主,看吧……不得善終了吧?」

「啪!」

瓷器碎裂的聲音,驚地猶自滔滔不絕的大夫人嚇了一大跳,下意識抬頭看謝錦辰,卻被他肅殺寒涼的眼神嚇得背後突然就起了冷汗涔涔。

謝錦辰寒了臉站著,他起身之時,動作太快,帶到了茶几邊上的瓷杯,大夫人嚇了一跳,他的母親更是嚇得臉都刷白了,想要去拉他,卻猶猶豫豫地不敢去抓,謝錦辰站起身就朝外走,冷冷丟下一句,「大夫人還是謹言慎行地好,是忘記嘉善城的十萬鐵騎了么,若因此掀起了兩國戰亂,大夫人怕是以死謝罪都不夠吧!」

說罷,頭也不回,掀開帘子就出了門,屋內,兩個女人都白了臉,一時間誰都不知道說什麼……

而終於離開濃烈炭火味的謝錦辰,卻站在院門口,久久不曾離去,青影站在他身後低著頭,雖然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可是,公子每次這般模樣,必然和那位縣主有關……這是公子一輩子的梗,過不去了。

「讓北遙去夕照,陪在她身邊。」就在青影以為公子不會說話了的時候,就聽男子低聲開口說道,青影心中微微嘆息……果然,又是那位縣主。自從北遙回來,公子就從未喚過她之前的名字……公子是不願抹去她存在的一切痕迹。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