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五章 冊封(上)

第五章 冊封(上)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吵什麼吵……」屋內,有女子聲音傳出,聲音慵懶而沙啞,帶著被吵醒的不愉和濃重的起床氣。

長公主殿下,醒了。

南瑾看了眼跪著的眾人,挑眉,「還不重新去打水,伺候公主起身?」這些個宮女,笨手笨腳的……

完全沒有意識到這場「災禍現場」是何故引起的南宮陛下,帶著人生里起床后的第一次迷糊,飄到了院子里……那裡,有宮女已經收拾好了昨晚的殘局,重新換上了新鮮的茶水,陛下有個習慣,喜歡坐在水池邊用餐,所以長樂宮的水池邊,是常備點心茶水的。

而廊下跪著的宮女們小心翼翼地起身,重新打水,打掃災禍現場,伺候長公主殿下洗漱穿衣。

那邊,跑去找總管公公的宮女,半道上就遇到了捧著朝服疾步走來的太監總管,其實不用猜都知道,陛下不在自己寢宮,那必然是在這裡了,昨晚長樂宮的歡騰,可是眾所周知,路過的宮女太監們,一傳十,十傳百,對於今天要冊封祭天的公主殿下,愈發慎重以待。

……

待到眾人全都梳洗完畢,盛裝出席的時候,朝堂正殿之上,已經全部就位。紅地毯從長樂宮,一路鋪到了漢白玉廣場,鋪上高高一百零八級台階,鋪到了正殿之內。

禮部尚書何文才,早早地站在了朝堂最前,捧著常常的流程單,等著陛下駕到,開始儀式。

昨晚長樂宮的事情,他也聽說了,只是長樂宮門扉緊閉,只聽說歡騰了一晚上,一直到了快要早晨時分才漸漸沒了聲響。

陛下丟失十九載,回來的時候雖然看著貴氣逼人,卻極其不愛說話,一開始甚至姿態儀容也是有問題的,永遠低著頭不看人,眾臣著實反對擔憂了很久,倒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某一天,陛下願意學了。還是太子的少年,開始仰著頭走路,開始跟你說話,開始接觸朝政俗事,開始越發像一個太子。

後來聽說,是以為少女寫了一封信。又聽說,陛下丟失十九載,找到的時候,就是這個少女的隨從。他們堂堂夕照國的太子殿下,竟然去給一個良渚少女做隨從?

那少女便是今日的長公主,昔日的良渚嘉善縣主。以短短一封信,就能左右一朝天子行為舉止。何其恐怖的一件事!

何文才有些擔憂……帝王隱隱有依傍之勢,這並非好事。

鐘聲敲響,候在漢白玉廣場的眾人就見到,他們年輕的陛下,帶著長公主,從漢白玉廣場外頭,一步步走來。

身前,四個小宮女手挽花籃,花籃里,滿滿的花瓣,一路走過,一路撒過來,紛紛揚揚的灑落在兩人肩頭,公主殿下服侍華麗前所未見,層層疊疊的繁複下擺,需要四個婢女在身後拖著,公主殿下長得真的是極美,在長相俊美的陛下身邊,一點都不曾被掩蓋了鋒芒和華麗,她款步而來的姿態,翩躚、優雅,似乎又有些隨意和瀟洒,她沒有梳高高的髮髻,墨發披肩,風揚起那髮絲,糾結這漫天的鮮花花瓣,比之鳳冠有過之而不及的華麗桂冠上,十八顆紅寶石耀眼而奪目,玲琅環佩間,少女嘴角含笑,那笑意,宛若神明的慈悲和憐憫,恰到好處的弧度。

在此之前,其實很少有人問一句,一國公主該是什麼樣的?

若有人問,必然有人會聯想到良渚的傾城公主,雖說很少有人見過,可是聽說,那是一位完美的公主。完美的,又該是什麼樣的?

這會兒,幾乎所有人都覺得,就該是這樣的!

高貴、華麗、慈悲、而瀟洒。各種氣質集於一身,卻又絲毫不矛盾的揉碎了,摻雜在一起,形成了這樣一位即使站在帝王身側,亦不減其絲毫鋒芒的公主殿下。

使臣們都在大殿內等候,這會兒見南宮帝王帶著這位接受冊封的公主殿下款步而來,只覺得這殿下,兩年未見,竟出落得如此華貴非凡!

按照規矩,帝王是不必相陪的,這段路,該是公主殿下自己一步步走過來的,而皇帝陛下就只需要端坐帝位之上等著就行。但是只要碰到和長公主相關的事情,他們這位陛下基本是獨斷到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而他們的太上皇,似乎也是默認縱容的態度。

南瑾陪著暮顏,一步都不快,一步也不慢,保持著跟她一樣的步子,同時跨進了大殿高高的門檻。太監總管拉著尖細的嗓子高聲唱道,「皇帝陛下駕到!公主殿下駕到!」

早就站著等候翹首以盼的使臣和百官,呼啦啦跪下了,「參加陛下,陛下萬歲!參見殿下,殿下千歲!」這稱呼,也是極其講究了,並沒有稱呼為公主,而是直接稱呼為殿下。

方才還在游神的何文才正了正神色,看著款步走來的少女,只覺得姿容華貴,宛若天人。

她按照規定,站在了大殿百官之前,也不見如何規矩拘謹的模樣,甚至有些……不守規矩,只是真的很是賞心悅目。帝王獨自坐上了王位,身旁總管公公略一低頭示意,就有小太監捧著紅綢緞覆蓋下的碟子遞到了何文才面前,那是冊封的聖旨。何文才叩拜跪接,走到帝王身側,展開聖旨,揚聲道,「暮顏接旨——!」

隆重盛裝的公主殿下屈膝下跪,王座之上,帝王下意識就要起身,身旁總管低低叫了聲,「陛下……」他才又坐了下去,只是這之後,何文才只覺得背上兩道眼神,宛若刀鋒般凌厲,落在自己背上,微微地寒涼,他心中驚駭,又覺委屈,驚駭的是,帝王竟這般看重這公主,只聽說公主從未行過禮,連稱呼陛下都是單名一個字,如今,這大殿之上接旨都不願她下跪,委屈的卻是,這跪著接旨是傳統,無論去哪朝哪代哪個國家,都是這樣規矩啊陛下!

何文才只覺得這活,從接了之後就很不順暢,這樣的活,有生之年再不想接第二次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