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四章 跨年夜

第四章 跨年夜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閆夢忱嘻嘻笑著,對著暮顏惡狠狠的眼神也不在意,甚至還笑著揮了揮手,叫著,「小顏!快來玩!」

冰涼的碎雪進了脖子,化成了雪水,順著脊背蜿蜒而下,宛若很多隻冰涼的螞蟻爬過,讓人哆嗦,暮書墨皺著眉替她將未化的雪弄出來,他可記得暮顏體質偏寒,這閆夢忱也沒個數……

他這邊兀自絮絮叨叨的,暮顏卻等不及了,一個箭步就加入了戰局,她的雪球誰也不打,就追著閆夢忱……

林小北見閆夢忱被追著打,自然要幫忙,於是,變成了二對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沉施也加入了,暮書墨、南瑾也加入了……

場面一度失控,若是這個時候有宮女太監或者官員在場,估計絕對不可置信到下巴都要掉地上。

他們英明神武肅殺鐵血最重要的是武力值爆表的陛下,被人拽著袍子地往脖子里塞雪球,幾乎沒有招架之力,而他們一向親切卻疏離微笑起來好看地就像天邊高遠的雲的長公主殿下,同樣連形象都沒有了,笑地前俯後仰的,就差趴在地上了。

到了最後,所有人都玩累了,四仰八叉地倒著,閆夢忱直接倒在了雪地里,暮書墨將靠坐在石頭上的暮顏拉起來,往裡走的時候順手將趴在地上喘氣的林小北和方旋,一手一個拖到了廊下隨地丟了,進去到了兩杯酒出來,遞了一杯給暮顏,暮顏擺擺手,他便將另一杯個了南瑾,南瑾接了,坐著喘氣。

南瑾也累了,這和殺人不同,對他而言,也許是最累的,始終要控制這出手的力度,還要擔心被人偷襲時不要下意識反擊……

但無論如何,這些人令他很開心。

沉施撿起暮顏方才被拽落的披風,收了起來,拿了一件新的出來,閆夢忱已經趴在雪地里呼呼地睡了,她擔心閆夢忱著涼,想將她叫醒,誰知道閆夢忱翻了個身,咕噥一句,又睡過去了……

暮顏見此,看著沒心沒肺睡在雪地里睡得天昏地暗天地塌陷都不會醒的閆夢忱,笑著對沉施說道,「別管她了,這一年來,她海上來回的跑,身子骨皮實著呢,倒是你,去睡吧。」

沉施點點頭,將披風交給暮顏,暮顏接過了卻沒有披上,就這麼抱著披風,靠著石頭仰面朝天看著,許是考慮到皇宮裡的主子們需要休息,禮花已經停了,只有遙遠的夜空里還有絢爛閃爍,這會兒已經是深夜,天地間,白茫茫的讓人心安。她又看了看廊下四仰八叉睡著的兩人,和咕噥著囈語的閆夢忱,笑地溫婉而迷人。

最重要的是,他們都在。

她微微笑著,對著身邊的人,輕聲說道,「新年快樂……」

頭頂,落下一隻手,手掌很大,在自己的發頂上揉了揉,帶著熟悉的力度,空氣里,是美酒醉人的芬芳,男子溫柔說道,「新年快樂,顏兒。」

飄著碎雪的夜空里,氣氛漸漸安靜了下來,門外,駐足了一晚上的南宮烈看了看夜空中紅燈籠下格外耀眼的「長樂」二字,轉身離開。他來的時候,恰巧是長樂宮最鼎沸的時候,嬉笑聲透過禁閉的門扉傳出來,是那種絕對「失去了體統」的大笑,任何貴族子女都不會這般張狂,可是,卻無端地讓人駐足微笑,讓人想起那些年少輕狂、熱血青春的過往,於是,他想要推門而入的手便停住了,揮手讓身邊公公退下,自己就這樣久久站著。

「長樂」二字,是南瑾想的,看似格外普通的一個封號,實際上卻是最深沉的期待。

唯願你此生長久的快樂,而所有風雨,我站在你身前,替你扛下。

……

微薄的第一縷光線照進長樂宮,宮人們起床伺候主子洗漱的時候,錯愕地發現滿院子的狼藉,酒杯倒在雪地里,雪地上的腳印雜亂無章,一看就是不知道多少人在上面瘋狂踐踏,不僅如此,還有明顯有人睡過的痕迹……宮女們一路走過,皺著眉想著昨晚長樂宮的盛況,走到廊下才發現,還躺著兩個,一驚之下差點兒將手中的盆給砸了……

跨過這兩隻,輕輕敲了敲門,門裡沒有聲響,想來公主還沒起,便低了頭站著,距離典禮還有一些時候,還能再等會兒,這時邊上廂房的門「吱呀」一聲開了,走出打著哈欠,穿著裡衣的陛下……

「哐當!」

宮女們瞪大了眼睛,顧不得因著水盆砸落濺起的水花,戰戰兢兢地跪了一地,邊上,被聲音吵醒的方旋和林小北迷迷糊糊醒來,林小北還沒清醒,就嚷嚷開了,「那個混球,潑我一身水!」

宮女們,抖得更厲害了。

南瑾卻並未理睬,他還有些尚未清醒,這樣子,在他這麼多年的生涯里,從未發生過,也難怪宮女們會嚇了一大跳,他揮了揮手,指著地上的某一個,道,「讓總管帶著朝服過來。」

跪地距離年輕帝王最近的宮女立馬低著頭躬著身倒退著離開。

南瑾打了個哈欠,素白的裡衣讓他失了往日的凜冽和威嚴,有膽子較大的宮女偷偷抬眼看去,卻見少年身後,走出一身錦緞華服的男子,同樣是哈欠連天的模樣,嘴裡咕噥道,「這群小子……昨晚鬧得太凶了,這會兒又鬧什麼?」

……宮女立馬低頭,身子抖得更厲害了。

長公主府廂房並沒有打掃,這幾日的客人來了之後都安排了別的宮殿居住,反正夕照皇宮什麼不多,空置的宮殿那是最多的,所以廂房裡只有一張很簡單的小床,是宮女們偶爾住住的,沒想到……昨日因著都被放了假,才得以空出來,裡面還有一應女子起居事物,這……

昨日,他們的陛下就和一個大男人擠在了一張小床上?!還是宮女們的小床!

這會兒,她們甚至顧不得砸落的水盆和滿地的洗漱水,只覺得頭頂天雷陣陣,昨晚長樂宮裡,到底鬧騰成什麼樣子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