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章 擁抱

第一章 擁抱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想過太多次,重逢該是什麼樣子的。

比如,我站在人來人往的城門口,看著你騎馬賓士而來,風吹亂了你的發,那發尾微微拂過我的心尖,簌簌地癢。

比如,我站在夕照群臣叩拜的祭壇上,拖著長長的,需要四個婢女抬著的裙擺,接受上天的賜福,你的目光,穿越人潮,落於我身。

又或者比如,你高頭大馬意氣風發,她鳳冠霞帔小鳥依人,當年聖旨賜婚,終成佳偶,而我,坐在賓客席上,聽你繾綣了眉眼,喚她,小夕。

……

這兩年,想過太多次重逢的模樣,我也許已經不是我,你也許不再是你,但當日,將軍府牆頭,你低頭看來的目光,必能穿越時光,在今日重現。

卻從未想過,重逢不過就是午後日色溫軟里,你推開長樂宮厚重門扉,而我,恰巧回頭。

如同從未離開。如同一直都在。

日色溫軟里,少女眉目清秀、比之兩年前,少了分稚氣和圓潤,巴掌大的小臉,顯得墨色眼瞳又黑又亮,微微上挑的眼角,風情萬種,她倏然轉身的動作,鬆散了方才宮女攏好的披風,露出裡面繁複華麗層層疊疊的華麗宮裝。

那種想要狠狠打她一頓屁股的咬牙切齒,就在她嘴角漾開的笑意里,倏忽不見了。

暮書墨站在長樂宮的大門內,微微笑開,張開雙臂,輕聲呼喚,「顏兒……」

聲音很低,疏忽間消散在微風裡,暮顏並沒有聽到,卻也知道他說的是什麼。那稱呼,如此熟悉,以至於不曾聽到就能想起他喚她的音調。

兩年時間,暮書墨的身上,多了一份沉穩練達而少了一份年少風流,他的目光如水般清冽,眼底微微的疲憊被隱藏地很好,看著她微微笑著,笑容帶著寵溺的溫度。

暮顏起身,舉步朝他走去,起初走得很慢,一步一步,舉止優雅、步履從容,嘴角含笑、眉目如畫,長長的白色宮裝,搭著火紅披風,宛若女神自九天之上款步而來。漸漸地,步子越來越大,她也越走越快,風揚起披肩墨發,披風下擺刮過道旁花盆裡的碎雪,雪花激揚里,少女眼角淚光乍現,一頭撲進了暮書墨張開的臂膀里。

馨香軟玉在懷,再多喟嘆和鬱結都疏忽間消散不見。

不想再問,為什麼兩年來幾乎杳無音訊,連個隻言片語都不願意給他,除了萬品樓就是奇貨可居,竟就這般不曾想念過他么?

這個問題,困擾了他兩年,如今,卻隨著這乍現地含著淚光的笑意,整個人都被很好地熨帖了,半點疑惑和鬱結都不曾有,這孩子,怎麼會忘了他呢?

南瑾悄悄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很仔細地帶上了門。

暮顏埋在暮書墨胸膛里,那裡有力的心跳聲那麼清晰而快速。如何能夠不想,兩年的時間,足夠她看清太多東西,也足夠她看清自己。暮書墨於她,早就不是簡單的叔侄,冥冥之中的喜歡和在意,因著距離和時間,顯得愈發真切。

可是,他是否知道真相,他是否已經娶了那位郡主,他是否知道,她才是那個從異世而來、幾經坎坷丟了記憶,卻依舊兜兜轉轉回到了原點的上陽夕顏?

因著這些心思,便愈發不敢觸及,是以,兩年來總顧左而言他。如今卻覺得,所有心意,都在這千里驅馳日夜兼程里,得到了答案。

==

宮人們都有些好奇這個只是在皇帝和公主聊天時,才出現過的「暮小叔」,聽說是良渚將軍府的暮家三爺。他們不熟悉,卻也看得出,這個人對於他們長公主來說,很重要。

這位長公主其實很好說話,太上皇有時候也會來,靜靜地站一會兒,或者坐一會兒,很少說話,卻也不尷尬,但是這個時候,他們的主子是客氣又有禮的,很多時候,這位長公主都給人一種帶著點疏離的親切感。

似乎心事重重的模樣。

只有對著陛下的時候,長公主才是沒有距離的,彷彿全身心的放鬆,而如今,還多了這一位暮小叔。

宮人們偷偷一邊打量著男子一邊沏好了茶,才偷偷退下,卻也不敢背後嚼舌根,誰都知道,他們家陛下鐵血手腕,若是背後嚼長公主的舌根,怕是舌頭都要被拔掉。

暮書墨看著宮人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問道,「什麼時候回去?」

這個問題他都快問了兩年了,不得不說,二王的動作和他有很大關係,這兩年這孩子也不說什麼時候回,信件中也沒問候,他鬱結於心了,便攛掇著朝堂都不得安寧。

透露一點手中內幕,給謝錦辰,誰讓這廝當年還想要陛下賜婚?想得美!謝錦辰既然為瑞王辦事,那必然就不會放掉這些把柄,他便又透露一點給燁王,二王鬧得如火如荼,誰都干不掉誰,但是誰都又能膈應誰。

反正太子已廢,良渚帝的江山社稷,也就只能二選一。

「還不是時候……」少女蹙眉,這夕照皇室,也終究是她的家人,何況還有南瑾在。當年南瑾失蹤,到她被人追殺,若非她多心,總覺得這其中,隱隱都是同一人的手筆。至於皇后,怕也不過是個棋子罷了。

她有些打草驚蛇了。

這也是為什麼她一消失就是兩年,如今回來就成了夕照的長公主。雖然身份上其實不假,但長公主的身份,她從未貪戀,只不過就是想藉此機會留在夕照,好查出一些真相罷了,只是,時隔多年,太多痕迹都已經查不到,這件事,便有些棘手了。

暮書墨看著她微微皺眉的模樣,伸手揉揉她的發,起身替她攏好披風,還記得她體寒,如今這冬日裡,也不知道多穿些,一切都做好以後,才問道,「你想在這夕照國,做什麼?」

這問題問得也是奇怪,暮顏笑嘻嘻說道,「難道小叔不覺得,我是貪戀這長公主的地位,所以才不願意走的么?」倒是他,很直白地覺得自己應該想要做什麼於是走不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