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二章 瘋魔的太後娘娘

第二章 瘋魔的太後娘娘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書墨似乎對這個問題覺得很有趣,嗤笑一聲,說道,「若你貪戀,這幾乎橫跨整個大陸的商業帝國,你還藏著掖著幹嘛?」

如今的萬品樓,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若當年只是小打小鬧,那如今,便足以富可敵國,若是這孩子的多重身份公佈於世的話,恐怕,大陸對她的態度就不是這樣了。

如若不能為我所用,那便一定要除之而後快。

「小叔,當年……那個老鐵匠到底是誰殺死的,有眉目了么?」暮顏自然也想到了,在沒有絕對的實力面前,她並不能暴露太多,如今她擁有的尚且只是虛名罷了,甚至不足以對抗任何一個勢力。

有些錯愕,雖然不明白怎麼突然提到這件事,卻也想來下說道,「的確是太尉府那個供奉。」

「難道……你覺得……?」另有其人?這件事的確有些太過於詭異,皇后和太尉府顯得太過於心急,幾乎沒有給自己留任何退路,就倉促出手了,這一點都不符合太尉府的風格。試想,整個太尉府盤根錯節樹大根深地,皇帝陛下想要清理了多少年,都始終做不到,如何會這樣一朝覆滅?

「嗯。總覺得這背後還有一隻手。」一隻足以推動皇后,推動太尉府,令他們哪怕傾盡全族性命,而不得不為的手,就比如,那個黑袍人……

「這隻手在夕照?」這一次,雖是問句,暮書墨卻幾乎可以肯定了,所以暮顏才會選擇留在夕照,做這個榮華富貴的長公主……只是,這終究有點危險。

暮顏幾不可見地搖了搖頭,蹙著眉,「我也不清楚,只是猜測……」

「如此,那便查一下吧。我陪你在這夕照待著。」暮書墨拍拍她的腦門,柔聲安慰道,「沒事,無論發生什麼,都有我在呢!」

暮顏拒絕道,「小叔,你如今可是有官職的人吧,這般開溜可不好。」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暮書墨開著玩笑,「再說,就你那陳列在嘉善城的十萬鐵騎,恐怕我們的陛下更擔心你,而非我,說不定反而很樂意我在這做個人質呢!」

那十萬鐵騎,她也有所耳聞,不過就是沒有親自去看過罷了。嘉善城雖然兩年前就給了她,每個月的銀錢也有給她彙報,太上皇南宮烈還在位的時候就有派人專門打理,如今南瑾上位,更是頗多關注,她自己倒是做起了甩手掌柜。

聽說,是個很富庶治安很好的城池。

想到這父子倆對自己做的一切,日色傾城裡,少女微微彎起了眉眼,太上皇偶爾會來坐坐,話也不多,只是沉默地喝著茶,偶爾會說起那個女子,她的溫婉、她的風華、她的完美,那個活在所有人記憶里的女子,暮顏從未聽到隻言片語的詆毀和批評,所有人說起她,都說如何如何高華貴氣的完美。

她知道,南宮烈其實更多的是愧疚,所以加倍彌補於她,可是斯人已逝,她終究是沒有辦法替那位女子說一聲沒關係的。

而黑暗中那隻手,那聲嘶啞黑袍蒙面的那個人,她一定會找出來,她的母親,公主府上百號人,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

==

因著暮書墨的到來,今日的晚膳雖然還是在長樂宮,但是明顯比之以往更加高級一些,連南宮烈都來了,還帶著那位太後娘娘。

南瑾回來了,十九年前因著一朝喪子徹底瘋魔的女子,卻再也回不來了。

也是因此,南宮烈異常堅決地退了位,在這後宮之中,整日里陪著這位太后。不過這也是暮顏第一次見,太後娘娘身形嬌小,穿著一身華麗翻覆的宮裝,更顯得整個人怯弱瘦削到撐不起這袍子了。

相比於其他貴族女子,這位太後娘娘顯得格外蒼老,頭髮已經花白,站在南宮烈邊上,顯得格外不協調,倒像是南宮烈的母親似的。

南宮烈卻似乎並不介意,全程挽著這位神志已然不清的女子,太后很安靜,雖然眼神不曾聚焦,卻也不鬧,不說話,唯獨喜歡纏著南瑾,面對南瑾的千年寒冰臉,也是傻兮兮地笑,將桌子上的糕點偷偷塞給南瑾,笑地討好而小心翼翼。

可是南瑾,終究是一個不曾習慣過母親的人,整個人顯得很尷尬,如同一個不會表達自己的孩子,手足無措的。

暮顏見此,微微嘆息,走過去,攙扶著太后在身邊坐著,手指輕輕搭上她的脈搏,女子雖然髮髻花白,卻梳地一絲不苟,一身宮裝也幾乎沒有褶皺,聽說太后愈發地像個孩子,別人都照顧不得,只要南宮烈。

如此看來,南宮烈倒是將她照顧地很好。這位曾經高坐帝位的男人,連衣服都不曾自己穿過,如今卻如此悉心照顧著這位瘋魔妻子。

突然有些羨慕這個女子,即使瘋魔,即使什麼都不記得了,即使什麼都不知道,所有人說起她,都會搖頭嘆息,一個瘋魔女子……

可是,相比於她的那位母親,永遠地定格在了一聲最華美的時光里,可是又有什麼用……

紅顏,多薄命。

手底下的脈搏極其微弱,有些雜亂無章,似乎因著自己手涼,太后抬頭看來,另一手附上暮顏的,反手將她的手握在了掌心,嘻嘻一笑。

暮顏微微動容,只覺得鼻子有點酸。這是何其簡單的心意,你冷,我便暖暖你。

「如何?」南宮烈知道暮顏是森羅學院前任院長的關門弟子,知道她必然是懂些醫術的,雖然太醫們都束手無策,但見她把著脈,還是帶著點期待地問道。

暮顏輕輕拍著太后的手,表示自己並不冷,安撫著這個如同稚子般的女子,才回頭對南宮烈說道,「脈搏有些微弱,其他並無大礙。」

並無大礙,因此也無從對症下藥。這是心病,終究並無藥石可醫,更何況,這都瘋了十九年了,就算是恢復,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南宮烈自然懂這些潛台詞,因著失望太多次,倒也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招呼著大家用了晚膳。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