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七十五章 暮顏回來了

第一百七十五章 暮顏回來了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良渚開元十六年年末。冬。雪。

雪下得很大,萬物都包裹在銀裝素裹里,宛若進入了冬眠。街上悄無聲息的,唯有萬品樓,紅紅火火推出了新菜。

這次,不是葯膳了,聽說,叫做「火鍋」,新鮮的蔬菜,剛切好的肉,一邊涮,一邊吃,在這大雪飄飛的季節里,很是實用,吃完之後,還有新鮮的西瓜,可謂是天天爆滿……

而手握全大陸幾十家萬品樓的小丫頭沉施,這幾日並沒有因為這般的火熱而覺得有絲毫地開心,因為她,每天都要被暮三爺追問同一個問題很多遍,她什麼時候回來?

「她到底什麼時候回來?不是說這個冬天么?」暮書墨早就霸佔了萬品樓後院的書房,脾氣日益見漲,頤指氣使的,他都幫她將帝都弄得一團亂了,她還不趁亂回來?

真打算在夕照做長公主不回來了?

「三爺……」沉施支支吾吾,根本不敢說,手裡的一張信函捏在手裡捏了半天,都快捏皺了……嗚嗚嗚,小姐啊!你不知道三爺很恐怖的么?

「三爺什麼三爺,問你呢!她到底什麼時候回來?」

沉施就在這樣的氣場里,縮了縮脖子,顫顫遞上手中信函,暮書墨一把抓過,展開一看,臉色便黑了——這壓根兒不是自己以為的書信,就是一張邀請函,一張夕照長公主冊封典禮的邀請函!

那孩子,真打算窩在夕照做長公主了!

夕照長公主冊封典禮邀請函,就是在這個冬季,突然到了各國使臣的手裡。這大半年來,「夕照長公主」是誰,早就眾說紛紜,大多數堅持認為,就是嘉善縣主暮顏,但是也有人覺得,這嘉善縣主都消失近兩年了,如何還能活著回來?

所以,當邀請函出現在各國使團桌子上的時候,那些個冬日裡已經攏了袖子準備歇年的朝臣們,突然又精神亢奮了。最亢奮的莫過於良渚國,若是這長公主,的確就是嘉善縣主,那嘉善城的十萬鐵騎,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雖然這十萬鐵騎也沒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可是如此虎視眈眈地,可是!也不知道是哪個教出來的兵,惡劣的很,每過幾天就會在嘉善城外大半夜操練一下,那吼聲震天,那馬蹄整齊劃一踏上邊境,是何等震撼人心的事情,恐怕只有作為鄰居的百姓和將領才能深切體會。

太惡劣了!

深有同感的暮書墨,最後還是背上了行囊,踏上了去夕照的路。

……

暮顏回來了。

雖然沒有親眼見到,但是各方揣測結果出奇地一致。

良渚皇宮御書房裡,福公公悄悄鬆了口氣,陛下被二位王爺鬧得,這幾日精神狀態愈發不好,如今若是嘉善縣主真的回來了,倒也是了卻了一樁心事。

他還記得那個少女,數面之緣,總覺得風華便有些許不同,不曾想,竟能成長成這個樣子。

謝府。

這近兩年來,謝錦辰因著破了幾樁大案,愈發地深受陛下信賴。人在焦頭爛額的時候,便也不會去顧著去膈應別人,於是連帶著對謝錦辰,倒似乎真的愈發重用了,如今,整個謝府,隱隱都由謝錦辰當家了。

青影來彙報的時候,謝錦辰正在澆花。他的院子里,種了幾株爬藤的薔薇,日日呵護,精心打理,連一片葉子都不願有所傷損。

而青影一說完,白色錦緞長袍的男子澆花的手一頓,水壺啪嗒一下,直接砸落,砸在謝錦辰最喜歡的一株雙色薔薇上。

那花這麼久以來,就開了如今這一朵,這一砸,直接斷了……

謝錦辰似乎也不在意,原先珍之重之的薔薇,這會兒被這麼直接砸斷了,似乎一點兒都不心疼,他俯身去撿斷花,動作遲緩而唯美,嘴角的弧度,泛著溫柔而醉人的漣漪。

他低低嘆息,終於回來了……

而遠離帝都的封地。

廢太子是在大婚之後離開的熠彤。暮雲雪作為廢太子的新婚妻子,自然是一同去了封地。這一年多來,廢太子在封地有多麼鬱郁不得志到行事荒誕,暮雲雪就有多麼怨恨暮顏。

可是,怨恨又有什麼用,如今,她早已嫁作他人婦,連孩子都生了,而廢太子愈發荒誕,小妾都找了好幾個了,至於暮顏,只能感嘆物是人非,紅顏薄命罷……

後來似乎又有呼聲,說她不曾死,還活在海外,還被封了夕照的長公主?這如何可能?這種似乎什麼幸運事都降落在她一個人身上的機遇,是怎麼一回事?

莫名想起母親曾經說的,讓她不要管暮顏的事情。母親說這話時候的表情,這一年多來,她總會在午夜夢回的時候想起來,有種無力、無奈、卻又有些放不下地心疼,很複雜。

這兩日,暮顏回來的呼聲愈發響亮了,只是……看著身邊猶自吮著手指睡著的嬌兒,竟突然不怨恨那個少女了……宛若時過境遷之後的紅塵淡卻。

良渚各方蠢蠢欲動。

而斷魂大山脈的某一處小木屋院子里,佝僂著背的老者正蹲著切草藥,比之前兩年,他似乎更老了,背也更彎了,愈發成了小小的一個。

青衣男子蹲在他對面,幫他打理著他切完的草藥。

「如今,你的重心該轉移到了學院里,畢竟,你是院長了。我一老頭子,自己照顧的好。」羅院長輕聲笑著,說道。

「老師。你一個人在這我終究不放心。」男子似乎很不贊成,微微搖著頭。

「有什麼好不放心的。快回去吧。」老者站起身,隨手擦了擦袍子,他穿的都是淡青色袍子,這會兒兩個灰灰的手印,他也不在意,開始下逐客令,拉起地上的大徒弟,就往外推。

青衣男子溫潤儒雅的模樣,就著自己老師的手往外走,無奈得苦笑,突然似乎想起來似的,說道,「老師,今日收到夕照國的邀請函,長公主的冊封典禮,我估摸著應該是小師妹回來了。」

推著他出門的手頓了頓,收了回來,老者微微笑著,低語,「她的確應該要回來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