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六十九章 父女交談

第一百六十九章 父女交談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帝后入座,今日打扮一新的宮女們便端著杯盤穿梭大廳,瓊漿玉液、御膳珍饈、歌舞昇平、絲竹聲聲。

這場一個接著一個的歌舞活動,芬香襲人,綵衣飄飄,婀娜多姿的舞曲一個接著一個,暮顏百無聊賴地偷偷打著哈欠,暮雲翼笑著指指身後,低聲說道,「若是無聊了,便出去轉轉,只是別走遠了,快些回來。」

暮顏點點頭,若是可以中途離開下,自然是最好的。

她貓著身子,輕手輕腳離開,上座,良渚帝突然似有所感朝她看去,卻只看到個背影,微微一愣,便繼續回頭和夕照帝說著話對飲。

夕照帝一舉飲盡杯中酒,借口不勝酒力,離席吹吹風,便離席了。

暮書墨見此,意味不明看向場中歌舞,懶洋洋打了個哈欠,舉著杯子托著腮喝酒,眼睛半睜著懷念桃花醉的味道,這宮中美酒,竟也不過如此。

……

暮顏沒有去御花園,只是在承乾殿後面轉了轉,承乾殿後面有條幽靜的鵝卵石小路,通往一個小池塘,池塘后是一片不大的假山,精緻地很,這般時節,荷花倒是稀稀拉拉地謝了不少,卻也不影響暮顏賞景的雅興。

暮顏本就是無所事事,只是看歌舞看著無聊了,這會兒便也靜靜站著,看著這景緻。

夕照帝找過來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樣的暮顏,他走過去,喚道。

「縣主。」身後,有衣擺刮過樹葉的聲音,有腳步踩著鵝卵石而來,身後,男子低沉的聲音響起,很是動聽,宛若大提琴音。

暮顏轉身,便見身後硬挺的男子含笑而來,她行了禮,「陛下。」

夕照南宮帝。

對著這一位,許是因著南瑾,總有些莫名的好感和親近感。

南宮帝在她身旁站定,看著暮顏微微蒼白的臉,和有些瘦削的身體,皺著眉問道,「縣主身子可好了?如今看著臉色尚且有些白,還要多加休息。」

「已經大好了,謝陛下關心。」客氣,有禮,卻也有些距離感,恰到好處的那種。

南宮帝微微嘆了口氣,似乎有些無力,說道,「縣主於南瑾有大恩,不必如此客氣的。何況,我一向敬重暮將軍為人,也算是神交已久,他的女兒,便如同我親生女兒一般。」

這話,說地便有些奇怪了,她何德何能被一國國君當作女兒,低了頭,恭敬說道,「不敢。」

「縣主。可認識傾城么?」南宮帝卻是換了話題,很突兀地問道。

的確是突兀,這「認識」兩字也很奇怪,良渚誰人不知傾城公主,可是若說認識,卻恐怕也沒多少人,更何況她一個才十四歲的女孩?只覺得今日的南宮帝有些奇怪,暮顏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說道,「聽過,卻不曾有緣識得,也算是憾事一樁。」

南宮帝看著暮顏含笑而立的身影,二品朝服甚是華貴隆重,頭上首飾更是華麗繁複,卻絲毫沒有掩蓋著孩子絲毫的鋒芒。十四歲的年紀,卻似乎有著更老辣成熟篤定淡然的氣質。

你在她身上,見不到慌亂、局促,似乎世事變遷,歲月更迭,這個女子便始終站在在池邊,閑看花開,靜待花落。

她的身上,你似乎能見到一種時間的積澱,風雲的變幻。

南宮帝看著,便覺得突然就相信了,這孩子才該是他和傾城的女兒。唯有她才有這般風華。

她能給人一種格外安心的力量。

「突然想講個故事,縣主可願做個聽故事的人?」他轉了身,面對這假山林立,上面有潺潺水流,不知從哪裡流出。他淡淡開口。

在夕照皇宮,他該是有多久,不曾有閑心欣賞這般美景了。

「甚是榮幸。」暮顏學著他的模樣,與他並肩而立,卻絲毫不顯勢弱,反而竟有幾分相像的風姿。

他便娓娓道來當年真相。微風習習溫軟日色里,男子低沉宛若大提琴音的聲音,開始緩緩講述當年故事。

那一年,秋風正濃,楓葉正紅,那一年,英雄血氣方剛少女韶華正美。

那一年,後宮那位瘋魔女子擾地他心神俱疲,於是,突然出現的女子,便如同久處沙漠中的旅人面前,突然出現的綠洲。幾乎是瞬間,他們就在那秋風紅葉里,相愛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當年是不是真的愛了,那些混雜在吸引、激情、和征服之後的感情,複雜到分不清晰。

如今想來,必定不曾很愛過。連同那份喜歡,在現實壓力面前,都被擊敗到潰不成軍。

但傾城二字,卻終成心中某種執念。再聽聞,當年那個孩子極有可能是他的,這執念便愈發地讓人睡不安眠。

終成心魔了。

一國帝王,對著她娓娓道來十多年前的舊事,那是屬於她的母親的舊事,和她的……父親。

半晌無語,原來當年,竟複雜至廝?霍祺年,你又在這整件事件中,扮演各種角色,一個無知的受害者、還是一個握著刀劍的,復仇者?

她轉身,突然覺得這宮中,看似烈日傾城,金芒閃爍,可是那些隱沒在陰影里的東西,黑暗複雜到看不清晰。暮顏微微仰頭,說道,「陛下,這個故事……暮顏便當作從未聽過吧。」

說罷,抬腳欲走。

南宮帝急急喚住,「哎!你……你可是……她的孩子?」

「陛下。」少女並未轉身,碎金日光照耀下,她的墨發微微泛黃,有些暖意,只是聲音卻有些冷,她說,「陛下,她的孩子在大殿之上,叫夕顏郡主。她是傾城公主和霍祺年將軍的女兒。我良渚國皇帝親口承認的。」

原來,自己覺得親切,不是因為南瑾,是因為……自己本就是他的女兒。可是,抱歉,我終究接受不了,你當年拋棄妻女的舉動。

說完,她再不復停頓,抬腳回了承乾殿。

暮書墨看著她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地回來,只是眼眸中淡淡的冷意,便知道這一次談話,必然令她有些不愉快。可是……她有權知道。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