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夕顏郡主到了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夕顏郡主到了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亭外,有女子款步而來,嬌嬌笑著,「娘娘今日宴請,我倒是趕了個巧了,如何也要討要杯酒水喝。」

上陽夕顏。

郡主一身繁複淺紫宮裝,身後,有侍女提著長長裙擺,她一路走來的模樣,只覺得神女自九天之上緩步而下。

亭中眾人除了皇后,皆起身行禮。她微微笑著,笑意慈悲,虛虛抬了抬手,「免禮。」

「小夕,快來坐。」皇后朝她招招手,如同見到了最喜愛的女兒般。暮雲雪行完禮后便含笑著站在了一旁,郡主便坐到了她讓出來的位置,皇後娘娘笑著問道,「小夕今日怎麼會來宮中?」

「嗅著娘娘宮中的美酒好菜了。」她如同一個嬌俏的小女兒般,依偎著,一副母慈子孝的場面。暮書墨聽說暮顏進了宮,雖說是皇后以宴請的名義請進來的,可是終究不放心,讓她急急忙忙來了。

……真心挺羨慕這孩子的。

她微微側眸,看向低眉順眼毫無存在感的少女,和上次一見,完全不同,斂去了一身光華和鋒芒,倒是演的自得其樂。

暮三爺,真是多慮了,這位三姑娘,比任何人都更能審時度勢。

「好好好……既然小夕餓了,那便上菜吧。」皇後娘娘回頭,對著亭子里唯一伺候著的嬤嬤點了點頭,嬤嬤應聲退下,沒一會兒,就有太監們抬著桌子,宮女們端著酒菜快步而來。

沒一會兒,便已經擺好了午膳,皇后拉著上陽夕顏、暮雲雪,一左一右坐了,其他人便也紛紛坐了。暮顏自始至終跟在老夫人身邊,卻在落座時卻宮女帶到了最末尾的位置,她也不在意,道了謝坐了。整整一亭子心思玲瓏的女人們都默默地搖了搖頭,唯有老夫人,深深看了眼暮顏……

這孩子……在假裝。

只是,她不明白這孩子為什麼要裝弱,但凡是其他人,到了皇後跟前,就算是真的身無長物,也要博一個出臉露相的機會,可是這孩子卻是反其道而行之。

她都看在眼裡,卻終究什麼都沒說。

還有一個如此感同身受的,便是暮雲雪了。

她不喜歡暮顏,也不討厭。準確地來說,是無視。即使她成了嘉善縣主,在熠彤皇城之外的大家小姐圈子裡,可以憑著身份橫著走,但是終究沒有太多大家小姐願意跟她來往,終究是上不得檯面的私生女。

可是今日,別人沒有看到,她卻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令皇後娘娘一瞬間失了態的眼神,那雙眼睛里,沒有膽怯、沒有懦弱、沒有緊張,潑墨般濃黑的眼瞳里彷彿是無邊的深淵,看一眼,都覺得不寒而慄。

雖然轉瞬即逝,可是她真的真切看到了。那種寒冷,比之當日敗在她手下被她用歲和指著還要無力地多……而且更重要的是,皇後娘娘的失態,總讓她不安。某些她不知道、超過她掌控的東西,似乎正在慢慢滋生出來。

她,有些不安。

一群人,同坐於桌,卻心思各異。真正氣定神閑吃菜的,反而沒幾個。

反倒是坐在皇後身邊的郡主,壓根兒感受不到絲毫奇怪的氣氛,倒是吃得怡然自得,吃到一半,突然似乎想起來似的,說了句,「不知何故,嘉善縣主坐在那兒?」

目光直直落在距離皇后最遠的位置。

按理說,這落座的位置也是極其講究的,雖然因著皇后抬愛,將暮雲雪招致身邊坐著了,但是基本的禮儀來說,嘉善縣主是絕對不能坐在最末尾的,再如何,她也應該是坐在一品誥命的老夫人身側。

方才沒人提起,眾人似乎也接受得心安理得。

這會兒,被人如此點破,卻怎麼也覺得彆扭著了,一些小姐們悄悄挪了挪屁股,有些如坐針氈的感覺。

皇后眼神不經意落到某一處,那裡,一個早已抖得跟篩子似的宮女腿一軟,跪了。方才,便是她帶著暮顏去了這最末尾的位置。

「娘娘……」老夫人起身,緩緩勸道,「想來也不是故意的,無礙的。」這孩子純粹裝柔弱,雖然不知道何故,但是自己的兒媳婦竟然是她請出的佛堂,之後也對這孩子關注有加,沖著這一點,這孩子對將軍府便必然是沒有惡意的。

心思迴轉間,便也出手幫了。

皇后卻一點都沒有息事寧人的意思,這都被人提出來了,還能怎麼著,淡淡哼一聲,「拖下去,杖斃!」

五個字,淡淡的殺伐氣,帶著若有似無的血腥。

外面,有太監低頭走來,拖著小宮女離開,又有小宮女們過來麻溜地換了座位。

皇后才狀似滿意地點了點頭,笑著說道,「若不是夕顏,本宮還沒發現。現在的下人們,做事愈發倦怠馬虎,連嘉善縣主都不認識了。」

暮顏誠惶誠恐地起身,行了禮。

「娘娘,書墨最是喜歡這個小侄女兒。」郡主嬌柔一笑,她很是自然而親切地稱呼暮書墨為書墨,對他們之間的親昵分毫沒有遮掩,「若是嘉善縣主在宮中受了委屈,書墨必定會怪罪於我的,自然得多關注著些。」

「你這孩子,就是瞎操心……本宮看著嘉善縣主也是極其喜歡的,怎麼會委屈了她。」皇后拍拍身側少女,又笑著對老夫人說道,「瞧瞧,還未過門呢,就開始護上了。倒是顯得本宮不對了……」

「娘娘……」郡主微微紅著臉,嬌羞地低了頭,「娘娘再這般取笑小夕,小夕可不依了……」

「哈哈……」

極其其樂融融的模樣。皇后看著身側少女細膩到看得到微小容貌的肌膚,十四歲,距離及笄還有月余,何其美好到令人感慨的年紀,可是和當年那孩子的感覺完全不同,如今的她,真的似乎一朵皇室嬌貴的花,而當年,這孩子……聰慧到令人忌憚。

如今,這忌憚的感覺沒有了,嬌嬌柔柔的,倒真的似自己的女兒般貼己。她說丟了部分記憶,所以有些東西想不起來了,可是……只是丟了點記憶,一個人的感覺能變化這麼大么?

還有暮顏……

她有些不確定。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