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腦的惠貴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腦的惠貴人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嘶……」暮雲雪壓下心底所有的困惑,適時抽了口氣,喚回了皇后的走神和失態。

「啊呀……雪兒沒事吧?」驚醒之下,連忙握著掌心裡的手反覆查看。傷勢不重,太白皙如雪的手背上一條紅痕看著還是驚怖可怕的。

「娘娘,不礙事。想來,是娘娘也驚嘆於三妹容貌美麗吧,雪兒第一次見到,也是很驚訝呢!」她笑著安撫皇后,尋著台階給她下,原本冷冷清清的高山雪蓮,化身高門侯府精心呵護的茉莉花,嬌俏可人芬芳沁人。

皇后愣了愣,犀利眼眸一瞬間又鎖定抬起了整張臉的暮顏,這一看卻又連自己都有點懷疑……下方的少女,的確很美,可是膽怯、木訥、畏畏縮縮,因著剛剛一出變故一瞬間彷彿受驚了的鳥一樣,滿臉滿眼的惶恐。

細看之下,和傾城似乎也沒有那麼像了……

可是剛剛……那雙像深淵一樣看不透的眼睛……

神色不明地看向跪著的暮顏,這個時候,斷斷不能有任何異常。不管她到底是不是當年傾城的那個孩子,又是怎麼活得下來,這些都可以調查,但絕不是現在。

她拍了拍暮雲雪的手,道,「還是雪兒最懂本宮。沒想到暮家三姑娘,如此可人。本宮看著是個討喜的。」

「謝……謝謝皇後娘娘誇讚。」她低了頭,唯唯諾諾地謝恩。一副小家子氣扶不上牆的模樣。

如今,恢復了所有記憶,她自然知道如何表現才最不像當年的上陽夕顏。

哪怕不能完全消除皇后的猜疑,但讓她有些狐疑卻是可以的。

果然,皇后微微有些鬆了口氣,她記得那個孩子,從小聰明伶俐少年老成,心思細膩卻也天生傲骨,要是她,斷不會為了活下去做這些個丟人的表現。

當下,抬了抬手,道,「來人,賜座。」

立刻,有兩個小婢抬著椅子進了亭子,擺在入口最下方的位置,暮顏惶恐道了謝,才去坐了。

「老夫人,這將軍府啊,可都是才子佳人呢……」皇後娘娘握著暮雲雪的手,有些驚嘆於身邊這個孩子的心思之玲瓏,不問、不疑,將自己的失態,輕描淡寫化解,是個通透的孩子,適合那步步危機的巍巍宮城。

只是,精明如老夫人,如何會不疑惑剛剛的情況,想必在座都是看出來了,卻誰都沒有點破,皇后不表示,那便是不存在的。

於是順著說道,「娘娘謬讚了。不過是略有姿色罷了。」

皇后微微一笑,空氣瞬間也就不壓抑了。眾女子心思玲瓏地開始恭維將軍府。

「前幾日,太子跟本宮說起,說在那個什麼樓……遇到了書墨。」

皇後娘娘微微遲疑,暮雲雪立刻笑著接話茬,「回娘娘,是萬品樓。雪兒和太子殿下一塊兒去的。很是熱鬧。」

「哦對,萬品樓。瞧我這記性。」皇后不好意思地笑笑,繼續說道,「太子說起書墨……本宮才恍然想起,如今,夕顏郡主回來了,過些日子就及笄了,他們的婚事是不是也該辦一下了……」說到這,她一頓,深深看向暮顏,一絲一毫不願錯過她的任何反應,哪怕再細微的表情都不放過。

暮顏依舊不動聲色坐著,頭微微低著。

老夫人恭敬地起身,行了一禮道,「但憑娘娘做主。」

「不必如此多禮。」皇后微微笑著,抬手示意老夫人入座,才說道,「夕顏自小在宮中長大,本宮幾乎將她當做了自己的女兒。她能回來,本宮真的是歡喜地很,如今,她能覓得如意郎君,自然是最好的。將軍府的男兒,都是一等一的人才,本宮信得過!」

「是呢娘娘,暮家三爺最是英俊倜儻,玉樹臨風,聽說,是帝都四大公子之首呢!」有一後宮妃子掩著唇咯咯笑著,似是覺得甚是有趣的模樣。

「哦?」皇後娘娘似乎也來了性質,「那其他三大公子呢?」

「聽說,一位是安陽王爺厲千川,一位是大理寺卿謝大人,還有一位,便是崔尚書家的公子崔子希了。」那位妃子含笑回答。

話音剛落,卻有妃子順口接話,「何故沒有太子殿下?」

她接地順口,接完了才驚覺失言,卻已經晚了,空氣一下子沉凝,皇後娘娘面色有些黑,嘴角的弧度有點似笑非笑的感覺,而這些年來,那妃子如何能不知道這笑容代表什麼,嚇得一下從椅子上跌下來,低著頭,攪著帕子瑟瑟發抖。

日色有些淡去,方才斜斜照進湖心亭的陽光這會兒似乎隱沒在了縐紗之後,淡薄的進不來了,這風,便顯得有些冷。

有一女子輕輕嗤笑,在這安靜的狹小空間里,顯得格外刺耳,「這位娘娘說話好沒道理,太子殿下高坐雲端之上,豈是這些個市井流言能背後議論的,若是這四大公子有了殿下,才是該將這背後議論之人拖出去打上幾百板子的。」

「呵……還是我家雪兒懂事。」皇后拍了拍身側方才說話的暮雲雪,才斜睨了一眼地上的妃子,眼中一閃而逝的寒芒被她很好地掩蓋,譏笑道,「妹妹,何故這般失態?可是身體不適?那便回去休息吧。」

說著,揚言朝亭子外低頭恭敬等候的婢子們揚言道,「來人,好生攙扶著這位……回去。」並不是不記得,卻偏生皺了眉,跳過了稱謂,似是真的想不起來一般。

小門小戶出來的貴人罷了,進宮一年還沒滿,見她平日里乖順,便也帶著了,豈料是這般沒腦子的。不過……後宮里,還是沒腦子的多一些的比較好……皇後娘娘不經意間又瞥過暮顏……滿眼的狐疑。

亭子外,小宮女低頭走進亭子,步子很小,速度卻很快,走到那位后妃身前,低聲說道,「惠貴人,奴婢扶您回去吧。」

那位惠貴人依舊面色發白,低著頭行了禮告退了。

轉身擦肩而過,亭子外有女子款步而來,嬌嬌笑著,「娘娘今日宴請,我倒是趕了個巧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