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六十二章 皇后宴請

第一百六十二章 皇后宴請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往日盤根錯節樹大根深的太尉府,突然之間便大廈傾軋,人去樓空。

一百多號人被衙役押解著離開,圍觀人群一直排到了城門口,有惋惜的,有稱讚的,各執一詞。

刺眼的封條貼滿了太尉府每一個出入口,暮顏在這站了許久,想著封了十四年一朝解封的傾城府,突然有些說不出的感慨。

日頭很烈,灼灼地照在頭頂,少女抬了手,遮住眼瞼。

身後,有女子款步而來,發出一聲微微的嘆息,她問道,「你到底是誰?」

一個值得太尉府派出供奉刺殺的女子。

絕不會只是她爹的私生女那麼簡單。

暮顏微笑著轉身,淺淺的笑意里,什麼都探究不到,她喚,「大姐。」一如她們最初的相遇,她是高高在上的將軍府嫡女,未來的太子妃,而暮顏,只是一個見不得光的廢物私生女。

如今,太子外戚已經沒有了,她這個未來的太子妃,其實也沒什麼好值得炫耀的。而暮顏,卻愈發耀眼奪目……

這種感覺,很無力。

那一天,她冷冷說道,「我不太喜歡你。」沒有鄙夷、沒有動怒、甚至沒有什麼情緒,如同上蒼俯視螻蟻,她只是陳述一個事實。而這個事實對暮顏而言意味著什麼,暮雲雪根本不需要考慮。

上蒼,何時需要考慮一隻螻蟻的想法了。

可是……這隻螻蟻,似乎太能蹦躂了。

見暮顏沒有回答的打算,她便也不問了,只是上前一步,和她並肩站著,看著太尉府高高的門楣,突然開口說道,「皇后宴請,你去準備準備吧,和老夫人一起去。」

她就說暮雲雪怎麼會來找她說話,基本她們倆是一種永無交集的關係。她點點頭,轉身就走,身後,傳來少女的聲音,「暮顏……你動了我的利益。」

和以往一樣,似乎只是在陳述事實,沒有憤怒、沒有情緒,這個很多時候都已經忘記了情緒的天之嬌女,似乎永遠只會這樣一種口氣。

她扯了扯嘴角,並未說話,回了府梳妝打扮。回到將軍府的時候,老夫人和暮雲雪都在門口等著了,正準備差遣了嬤嬤過來催一下。

馬車有兩輛,第一輛通體漆黑,一看就是低調的奢華,那是主子們坐地,後面一輛小的,是丫鬟嬤嬤,沉施便去了第二輛。

一群人浩浩蕩蕩朝著皇宮去。

她上車打了聲招呼,老夫人點點頭,有些意外又有些滿意地看著她一身打扮,並沒有說話。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老夫人對她的態度愈發和緩。

暮雲雪還是一樣從來都無視她。暮顏也沒有熱臉去貼冷屁股的習慣,便也不說話了。老夫人隨意交代了幾句,大體不過是讓她不懂便跟著不要多話,不識人不知道怎麼稱呼便跟著暮雲雪叫就可以了。

人家不為難她,她自然樂的輕鬆自在。很是乖巧的點頭稱是。

於是,一路便也無話,只有暮雲雪和老夫人很是親昵地聊著天,她便沉默著。這一次宴請,不明不白的,很是奇怪,按理說太尉府剛剛倒台,皇後娘娘這般作為實在令人費解。

皇宮並不遠,沒說多久的話,便也到了。這是她六年來,第一次走進這巍巍宮牆。紅牆黃瓦,一路延伸到道路盡頭,手持鐵血兵刃的侍衛們,面無表情,宛若一個個雕像立著,長槍上頭金屬槍尖反射著刺目的陽光。

他們到的時候,已經到了很多客人。馬車一路駛進皇宮,到了這裡卻是需要下車等候同行的。

有老嬤嬤垂手隨侍一邊,幾位已經到了的貴婦人悄聲說著話。

皇宮景緻自然極好,卻沒人有什麼心思去交頭接耳,連說話聲都被壓抑在喉嚨口裡,生怕驚動了邊上的「鐵血雕塑」。

估計他們已經是最後到的那一位,老嬤嬤見她們下了馬車,便走過來行禮,帶著眾人往裡有。

暮顏低眉順眼跟在身後,亦步亦趨,本著說多錯多,除了最開始的跟著暮雲雪打的照顧之後,便再也沒說過話。

不過基於她的身份,但是很多夫人和小姐都需要像她行禮,她都謙虛地應著。

老夫人走在最前頭,引路的老嬤嬤便似乎打開了話匣子,微笑說道,「老夫人,皇後娘娘已經等候多時了,說許久不見老夫人,很是想念呢。」

暮顏心裡越發小心翼翼,總覺得這皇后在此時設宴,目標很有可能就是她。

思及此,她愈發低了頭,唯唯諾諾的樣子,反正坊間傳聞,將軍府三小姐就是個鄉下來的沒見識的廢物,性格軟弱,如此倒也符合。

雖然後來親封了二品縣主,但是,卻也沒有多少人真的見過暮顏風華,特別是這些深居內宅的婦人小姐們。

走在身後地人看著,微微搖了搖頭。

「老身身子不便利,的確許久不曾進宮拜見娘娘了。倒是勞煩娘娘挂念。」老夫人表現得也很是和藹,又親切,又帶著點兒惶恐。

能在熠彤活到這般年紀,奧斯卡小金人都值得擁有。

「雪兒如今出落的愈發可人漂亮。太子殿下真有福氣。」老嬤嬤話題一轉,又開始誇暮雲雪,暮雲雪適時低頭,微笑著謙虛了幾句。

「這位想必就是三小姐吧。聽聞陛下提起,對三小姐很是讚許。」一個都不落下,一個接一個地誇過去。

「謝……謝謝夫人誇獎。」似乎是從來沒有被人誇讚,也似乎沒見過這種場面,低著頭亦步亦趨謹小慎微的姑娘,頭低的更低了,說出的話,就跟蚊子似的,就差聽不清了。

兩廂一對比,老嬤嬤搖了搖頭,果然,嫡女和私生女,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看著雖是個好看的,但這小家子沒見過世面的模樣,倒絲毫不像是能成大氣的模樣。

看著也和當年傾城雖有幾分相像,卻半點風華貴氣都不及,要她說,還是現在陛下承認的那位,更像郡主一些。

當下也不說話了,安安靜靜在前面引路,唯有老夫人和暮雲雪,突然回頭,深深地看了眼暮顏……若有所思。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