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五十七章 羅院長來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 羅院長來了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還是沒有醒來。

畫舫在蘇香河上停了好幾天了,其實她的傷勢已經有所好轉,月蟬也覺得可以回府修養了,可是暮書墨彷彿卵足了勁地等著暮顏醒來。

聽說,那些個因此被迫停業的畫舫老闆們,都已經在家燒香拜佛的祈求暮顏這尊大神趕緊醒了吧!

可是,神明並沒有聽到他們的祈禱,暮大神還沒有醒。

畫舫也照樣停業。

蘇香河岸上依舊有士兵把守。

連帶著這幾日,帝都里郊遊的人群也多多少少避開了這一段路。

蘇香河,第一次顯得有些凄清。

凄清的蘇香河,迎來了一老一少。

年輕的男子長得高高瘦瘦的,一身青色長袍書生模樣,老者發須皆白,衣衫破舊卻極為乾淨,拄著拐杖,佝僂著背卻精神矍鑠。

年輕的那位上前,跟官兵們說想要見一見暮顏。

這幾日打著名頭想上畫舫的太多了,雖然見他們還算清正,卻終究衣衫落魄,官兵們雖說客氣了些,態度卻是堅決。

年輕的男子脾氣似乎極好,拱了手自我介紹道,「我是暮顏的大師兄,煩請通報一聲。」

呵!

還覺得他倆清正!簡直是瞎了眼,那官兵嗤笑一聲,他們縣主是誰,森羅學院老院長的關門弟子,若這位是他們縣主的大師兄,那是不是後面那個還是他們縣主的師父,森羅學院的老院長了?

士兵們不由得嗤笑,揮了揮手,似乎很不屑。

年輕的男子見自己老師被人嗤笑,再好的脾氣這會兒也是沒有了,擼了袖子就要上前說理。

卻聽畫舫里有人走出,驚訝喚道,「老師?大師兄?」

是聽到了動靜出來的月蟬。

月蟬是誰,士兵們自然知道,森羅學院院首的得意門生,嘉善縣主的師姐……

如今,她叫對面的兩個男子「師父、大師哥……」

也就是……他們真的是森羅學院傳說中的老院長和大徒弟……是連陛下見到了都要以禮相待的人物,他們剛剛做了什麼……

欲哭無淚的士兵低著頭,悄悄後退了幾步,只想著趕緊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羅院長見此,微微笑著,神色都未變,只是越過了士兵,才對著月嬋說道,「帶我進去看看。」

月蟬上前幾步,攙扶著羅院長往裡走,對於外面的情況她多少也猜得到,老師一向不修邊幅,引起誤會也是常有的事。

「情況如何了?」羅院長一邊往裡走,一邊問道,一路走過,雖說拄著拐杖,可是幾乎聽不到絲毫拐杖敲擊地面的聲音。

「一切都很正常,傷口在恢復,並沒有發燒,也沒有哪裡感染,可是就是醒不過來。就像是睡著了。」月蟬也很擔心,她對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按理說第二日就應該醒了的。

羅院長到了畫舫里,眾人雖不認得,可見月蟬這般攙扶著,多多少少也猜測出了他的身份,只是羅院長從不在乎這些個虛禮,擺擺手制止了這些人,走過去替暮顏把了脈,的確如同月蟬說的,一切正常。

「她……如何了?」暮書墨站在邊上看著,他這幾日很是狼狽,鬍子拉紥地好幾日都沒有離開畫舫,沒有離開這張卧榻了,累了困了就趴著睡一會兒,連吃的都是小譚熱了冷冷了又熱,才會吃一點。

往日里一絲褶皺都沒有的衣裳,這會兒皺巴巴的不像個樣子。

「無礙。只是睡著,便讓她睡吧。」羅院長站起身,看向暮書墨,「過來之前,去了趟義莊,看了下那位老鐵匠的屍體。……過來坐著說罷。」

見他眼底青黑濃重,想來這幾日都未休息好,羅院長便走到桌邊坐了。

暮書墨的眼睛還黏在暮顏身上,聞言,又看了眼暮顏,替她掖好了被角,才走到羅院長對面坐了,卻也沒有說話,這幾日,他愈發沉默。

「看了下那位老鐵匠,總覺得不似自然死亡,多番查驗之後,才發現是中了毒。這會兒……屍體應該已經重新送到了衙門,那毒,也極是蹊蹺,聽說這世間也就只有兩枚,一枚珍藏在森羅學院束之高閣的藏館里,一枚,卻是在太尉府。」

那毒藥,至今為止無人知道其成分,所以森羅學院得到后,便當作珍藏藏了起來,一開始他也沒有想到,畢竟這等寶物,如何會花費了心思去用在一個老鐵匠身上,可是多番檢查,最後還是不得不確定了就是那種毒。

被譽為「最不像毒藥」的毒藥,脊骨之塵。

太尉府……

果然又是他們?!

「如此,僅憑這種毒,能證明是太尉府的人下的手么?」暮書墨蹙眉,並不能因為毒藥是太尉府的,就證明是他們下的毒,他們可以說丟失了被盜了?如此,不過就是打草驚蛇。

羅院長似乎也想到了,一時沉默。

珠簾叮噹作響,很是優雅動聽,少女淺淺素手,撩開帘子,那手,比之常人要瘦削蒼白得多,暮書墨抬頭看去,撥開帘子緩步進來的,是厲千星。

這幾日,厲千星幾乎日日來。暮書墨也是看著她一日日地瘦削下去,似乎鬱結於心的模樣。可是無論如何勸著,厲千星還是日日來,從不間歇,也不說話,就是搭個下手幫個忙,更多的時候卻是站在畫舫前頭,那個倒刺箭射出來的地方看著。

「如何又來了?你該休息。」暮書墨看著她一陣風都能被吹跑的模樣,也有些微微的生氣。厲千川也是,自己妹子都成這樣了,也不看著點。無論怎麼樣,總是自己身子要緊啊!

卻見厲千星並未睬他,只是走到跟前,突然「噗通」一聲跪下了!這一跪,結結實實地聲音像是膝蓋骨都要碎了一般,聽得暮書墨毛骨悚然。

「千星!」他上前一步就要攙扶。

卻被少女輕輕揮開了手,她抬頭看來的眼神,悲戚而絕望,可是異常堅定,有種視死如歸的感覺,她說,「墨哥哥……我知道怎麼找到證據。」

晴天霹靂!暮書墨一下怔在了當場!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