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拔箭

第一百五十五章 拔箭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月蟬匆匆而來,進來后一句話還未說,先一把推開了暮書墨,上前,「撕拉」一聲,就撕開了暮顏的衣服,露出幾乎被洞穿的肩胛骨。

被月嬋推開起身的暮書墨一看,眼睛就紅了,修剪的齊整平滑的指甲深深扣進掌心。

月嬋看著這慘不忍睹的傷口,面無表情,轉身麻利地打開醫藥箱,取出一應用具,點燃蠟燭,將匕首烤紅,才正眼看向暮顏,皺著眉問,「你想怎麼來?」

無論怎麼來,都是傷筋動骨牽扯根本的方法。

這一點,暮顏自然知道,苦澀一笑,低頭看了看露在外面的箭尾,言簡意賅地說道,「從後面。」

她怕疼,怕極了,可是方法只有兩個,一個直接穿過去從後面拔出來,第二個,把傷口弄大,從前面拔出來。

「好。」

月蟬始終面無表情,這個大陸神醫世家最小的女兒,從小見過太多的傷口病痛,鮮血的味道充斥了她僅有的十幾年的生命里,她早已能夠視若無睹地進行最有效、最快速的判斷和治療。

可讓她微微詫異的是,手底下這個尚未及笄的少女,雖是疼地皺著眉,可是眼神卻很鎮定,幾乎是瞬間就考慮好了最優方案。

的確,從後面拔出來雖然看著更恐怖,但的確是最快刀斬亂麻的方式。

「那你忍忍。」月嬋拿了毛巾塞給她咬著,暮顏這會兒臉色已經刷白刷白的,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一個勁地冒出來,她卻一聲不吭,從最開始的那一聲「疼」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喊過疼,也沒有流過淚。

月蟬深深看了一眼,示意暮書墨,「將她抱著坐起來。」

暮書墨沉默地照做,眼神一瞬都沒有離開暮顏,抬手輕輕替她擦掉額頭的汗水。

月嬋手起刀落,剪斷箭尾,再一個重力毫不猶豫地洞穿了暮顏的肩胛骨,鮮血一下子飆飛,噴了月蟬和暮書墨一臉,暮顏一聲悶哼,直接暈了過去。

月蟬被鮮血噴了一臉,眉毛都沒皺,幾乎看都不看,拿起手邊依次擺好的小瓷瓶,一股腦的全往傷口上倒,那藥效果極其地好,血幾乎是瞬間就止住了,葯香清冽,蓋住了一屋子噁心的血腥氣。

外面有腳步聲極速飛奔而來,呼吸之間就到了畫舫上,珠玉相撞聲響起,屋內已經多了兩個人,南瑾和夕照帝。

夕照使團的驛館和森羅學院的距離極近,就隔了一面牆,北遙去找月蟬的時候動靜大了點,這會兒兩個驛館估計已經人盡皆知。

南瑾看著昏迷不醒的暮顏,再看看那倆人滿臉的血跡,只覺得胃裡有種噁心的感覺在翻湧,於是,他真的捂著嘴跑了出去,很快,外面傳來了他的嘔吐聲。

一個習慣了殺戮和鮮血的沉默少年,第一次,有了真正的情緒和鮮活氣,第一次,因著這十幾年來早已習慣的東西,吐地翻江倒海。

夕照帝站在門帘口,從他的角度,能夠看到自己失蹤十九年的兒子,吐得翻江倒海,吐得眼淚都出來,看著他靠著畫舫的欄杆,緩緩滑落在地,將頭埋在自己的臂彎里。

他知道,暮顏,一直以來都只是南瑾的全部的世界。即使南瑾願意回夕照,也是因為暮顏,暮顏,就是握著風箏線的那隻手,而南瑾,只是那一隻風箏。

曾經,南瑾只看眼前的一尺方寸間,那裡只有一個暮顏,如今,他將整個夕照捧到南瑾面前,可是,南瑾的世界,只因暮顏而存在。

夕照帝轉頭,看向已經昏迷不醒的暮顏……

月蟬手腳麻利地包紮好傷口,暮書墨將她放平躺著,畫舫早就靠了岸不動了,很快侍衛也回來了,帶著一具屍體。

暮顏最後射出的帶著劇毒的銀針,直接要了他的命,侍衛找到他的時候,他被水草捲住沉浮在水裡,早已經沒有了氣息。

蒙面男子長相普通,屬於丟在人群里都沒人記得住的那種,暮書墨在他的牙齒縫裡找到了還未咬破的毒藥,他的武器也的確是和暮顏所說,就是暮顏設計的袖箭的放大版。

出去找老鐵的人還沒回來,眼前這個又死了,一時間也沒什麼線索,官兵們匆匆趕來,謝錦辰終於受不了輪椅的不便,大跨步走著進來的……

月蟬不主張任何的搬動,只說只能靜養,於是,這艘畫舫就被官兵們圍了起來,里三層外三層的,這一段河道都被封了,所有畫舫都被迫暫停營運。

而暮書墨派去城南鐵匠鋪的人,卻依舊晚了一步,老鐵匠聽說已經好幾日沒來開門了,爐子也已經涼透了,卻沒有什麼打鬥的痕迹。向鄰里街坊問了老鐵的住址,過去一找,便發現老鐵早就死在了自己屋子裡的床上,表情很安詳,並不像是被人毒害或者殺害的模樣。

可沒有人會相信,這兩樁事件之間,毫無關聯。

==

厲千星並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地安陽王府。

馬車將她送回來的路上,她只覺得恐懼和後悔,他不知道那個死去的人是誰,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為什麼會牽扯到城南鐵匠鋪的人,事情似乎有些失控。

她從不曾想過,她會認識這樣一個人。

那個人全身隱沒在黑色斗篷里,就像是故事書里誘惑人心的惡魔,他說,可以幫她。他的聲音低沉而磁性,帶著誘惑人心的力量。

那個人避開王府重重守衛,找到了自己,一次次的蠱惑,告訴她,一段光滑亮麗的人生錦緞上,是不該有墨跡的,而暮顏,就是墨哥哥人生里唯一的墨跡,她要幫助他……

心中那些陰暗便如同被肥料一日日澆灌著的種子,迅速發芽、生長,一直到長滿了自己的整個軀殼。

那些瘋狂的念頭,每每午夜夢回,連自己都覺得害怕。

那是小顏啊!是她喜歡的小顏,是墨哥哥捧在手心的小顏!她怎麼就……那麼狠心呢?怎麼就能受了這蠱惑,卻做了別人的刀劍?

她以後,怕是再也不能……和以前一樣了吧?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