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了,最狠的心。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下了,最狠的心。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春色正好。

河邊垂柳盪下絲絛,蘇香河歷史悠久,河邊都是百年古柳,有些早已彎到了水面,微風拂過,漾起陣陣漣漪。石橋之上,女子居多,三三兩兩,相攜而走,輕聲軟語,說著一些體己話。

因著步行運動,厲千星蒼白的臉上也有些紅潤,比之以往多了幾分鮮活氣,她似乎格外喜歡湖面上的畫舫,這會兒目光就看著不遠處最大的那艘畫舫。

暮顏定睛一看,才發現,畫舫外面的甲板上,站著的少女,竟是那位郡主。

暮顏不知道她原本叫什麼名字,也有可能和南瑾一樣,是沒有名字的。可是叫她夕顏,卻萬分膈應,便只能在心裡稱呼為那位郡主。

想來,厲千星也是看到她了。此刻,那位郡主就站在畫舫最前面,神情微微地單薄,似乎只是發著呆,粉色的繁複宮裝,在身後鋪開的層層裙擺,因著微風微微浮動的流蘇,比那一層層蕩漾開去的湖面,更有種撩撥的美感。

身後珠玉門帘里,有男子搖著扇子走出來,一襲白色長衫,丰神俊朗、玉樹臨風,他似乎叫了一聲,那位郡主回頭,臉上浮起繾綣的笑意。

傾城該是很美的,她記憶里曾見過傾城畫像,溫柔、淡然,桃花樹下回眸淺笑,綻開的笑容比漫山桃花還要嬌艷動人。

如同此刻,畫舫前的少女。她真的,像極了傾城。

「去打個招呼?」暮顏偏頭問厲千星,厲千星這會兒怔怔看著,表情有些難過,厲千星喜歡暮小叔,暮顏一直都知道,恐怕,暮小叔也知道,只是並未當作一回事罷了。

厲千星聽到暮顏問她,便柔聲說道,「好。」

畫舫在游湖過程中,有小廝守著上下客的小門和船板的,客人隨時可以要求上下畫舫,只是這艘畫舫是暮書墨包下的,自然別的客人不能再上去了。

兩個小廝也有些懈怠,靠著門帘嗑著瓜子聊著天。

暮顏他們走到距離畫舫最近的岸邊,自報了身家,那小廝匆匆進去,一會兒就出來了,身後跟著暮書墨。

畫舫停下了,小廝放下船板,暮書墨三步並作兩步走了出來,微笑,伸手,「顏兒怎地在這裡?」昨日想著邀她一起過來,去的時候見二哥在顏府,便轉身離開了。今早又來得早,這孩子還未起,這會兒見著,倒是驚喜和意外。

「千星邀我一起來踏青,方才在橋頭見到了郡主,便一起過來打個招呼。」她對著暮書墨身後走出的女子,行了個禮,「郡主。」

暮書墨身後的少女眼神微閃,似乎下意識地閃身卻生生定住了受了這一禮,神情有些微微的不自然,「縣主,厲小姐,許久未見。」

身後,厲千星福了福身。

她們在這打著招呼,暮書墨的手伸著,也不見她們過來,便又走了出來,彎腰拉起少女的手,握在掌心牽著她往裡走,身後,厲千星面色一變,這倆人的背影,竟有些……般配。

她苦笑著撫了撫自己的胸口,那裡,揪著有些酸疼,他……竟似乎並不曾見到自己一般。

「厲小姐?」邊上,北遙以為她不適,輕聲呼喚。

暮顏聞言,回頭,擔憂地看著她,「怎麼了?可是不舒服?」

厲千星安撫著搖搖頭,沒有說話,在北遙的攙扶下,上了畫舫。

這艘畫舫,比之上次的還要大很多,幾乎佔了大半個河道,裡面一應擺設都是極好,玉石珍玩,應有盡有,暮顏看得嘖嘖稱奇,一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的模樣。

「你那什麼東西不是好的,就這些你還羨慕?」額頭上落下一記輕敲,暮書墨看著她的模樣便覺好笑,這孩子,如今她的顏府里,哪一樣不是他花了心思備著的,就算是花叢里一個小銅像,都是價值連城,她倒好,自己家的隨便丟,別人家的看地眼神發直。

暮書墨拉著她到了窗邊的位置坐了,知道她不愛喝茶,就剝了橘子遞給她,「如今橘子也過季了,將就著吃吧。點心倒是不錯。你喜歡核桃酥……」

一個伺候地體貼入微,一個接受地心安理得。

厲千星看著,不是滋味,反倒是郡主,坐在了自己邊上,似乎並不在意,聞言笑著遞過距離她最近的核桃酥,「縣主嘗嘗,若喜歡的話,讓人再做了帶回去些。」

遞過了核桃酥,又轉頭問厲千星,「不知道厲小姐口味,厲小姐可有什麼喜愛的,我讓廚子去做?」

厲千星扯了扯嘴角,搖搖頭,「我不挑的,隨意就好。郡主莫要客氣。」她似乎想要笑著,可是有些無力,那些血液里的教養骨子裡的身份,這會兒都蓋不住她的無力感……她終於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猜測都是真的!在暮書墨心裡,第一的位置早就不是這位郡主!

墨哥哥……愛上了自己的侄女……

一個身份不詳的私生女。

她是喜歡小顏,不因她的身份變化就只是單純地喜歡小顏……那時候她只是一個私生女,被拋棄在小院子里,如今,她貴為一國縣主,這些對厲千星來說,都不是問題。可是,墨哥哥不一樣,若暮顏終將成為墨哥哥光華璀璨的生命里最濃墨重彩的一團墨跡,那她……

便是可以下了這最狠的心。

今日,來這畫舫,本就是她走的一步棋,她早就知道墨哥哥會帶著郡主來游湖,便於昨日就邀請好了暮顏,今日早早地來了這蘇香河橋頭等著,只為了能帶著暮顏,出現在這畫舫之上。

厲千星低著頭,喝了口茶,再次抬起的臉上,不見一絲一毫的苦澀和無奈,她依舊是嬌養在深閨血統高貴最是溫柔的少女,她說,「我去外面轉轉。」

「我陪你去。」郡主起身,又說道,「你身子不好,還是少吹著一些風,我去幫你拿件衣裳過來,披著再去。」說罷,便直接走到了外間,沒一會兒,便帶著披風進來了。

暮顏見狀,便也一起跟著去了。

春色,自然是畫舫外面最美。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