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五十一章 暮恆到訪

第一百五十一章 暮恆到訪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南瑾離開了。

在那日之後,南瑾就去了夕照使臣的驛館,這是暮顏要求的。十九年未見的父子,還要學習著如何相處。

暮顏似乎並沒有受太大影響,只是左側的位置空了,她也拒絕了北遙和墨二的陪同,和大多數侯門貴族出入前呼後擁的場面相比,顯得格外形單影隻。

只是偶爾會有個閆夢忱。不過這幾日閆夢忱似乎和林小北走的格外近,直接請假跟著出海去了。這個很簡單的師姐,似乎終於找到了和她一樣簡單的少年。

一時間,偌大顏府,突然顯得格外冷清,往日里其實也不甚熱鬧,卻因著少了些許人,總覺得空落落的。

格外冷清的顏府,迎來了一個意料之外的客人。暮恆。

暮恆是隻身一人前來的。鄭氏和暮雲韓已經去了別莊數月,鄭氏他是失望透頂,但是雲韓不同,那個他捧在手心的孩子,聽下人回報,說是這些日子來,日漸消瘦,自然心疼不已。

才舔著臉過來,想要這孩子說上一兩句話。誰曾想,整個將軍府,竟需要靠一個當初誰都瞧不上丟在落魄小院的私生女……

「二叔。請用茶。」暮顏見暮恆不說話,也不催,低頭沏了茶推過去,上等早茶,茶香裊裊。

卻不是雪峰。

至今為止,那雪峰只有暮小叔、夕照南宮帝來的時候喝過。

「謝謝。」暮恆接了茶,視線落在暮顏臉上,那個侄女,他不曾過於關注,來了將軍府之後,他幾乎不聞不問,這樣一個尷尬的身份,他雖是作為二叔,卻終究不是書墨那種性子,怎麼也做不到太跳脫於常規。

那日,大嫂走出了佛堂。

是這孩子去請出來的。大嫂何其驕傲的性子,既因著暮顏入得佛堂,便是打定了主意再不會出來了,卻不想,這孩子不知道去說了什麼話,大嫂便出來了。

然後那個老婦人娘家的親戚,便一頂小嬌,從偏門抬出,又抬入,成了一個有名無實的小妾,客居不似客居,主子不是主子,就這麼尷尬地晾著。

沒有人知道她具體進去說了什麼,但是明顯的,出來后打掃對她似乎格外看重,只是這看重里,又帶著點心疼和難過。

再此時一看,少女舉手投足皆是優雅得體,禮儀也是極好的,哪裡是偏遠小鎮出來的。自己這般不開口,她也不問,就這一點,十個暮雲韓都比不過。

看似不顯山不露水,不爭不搶,不吵不鬧,可到的最後,什麼都是她的。

如此,還看不出來么?

「小顏。」他遲疑了下,終是開口說道,「二叔這次來……是想請你……」

「二叔。這事兒,我管不了的。」暮顏輕輕截斷了他的話,柔聲說道,「這事事關太子,暮顏無能為力。」

「小顏,雲韓是我的孩子,她的性子,我多多少少是了解的,她沒有膽子做那麼大的事情,更何況……若是按照你比賽上的水平……」

按照比賽上的水平,還有後來南瑾所展現出的手段來說,兩個人要說輕易將太子殿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弄出東宮,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暮顏自然聽明白了,卻也沒有動怒。只是似笑非笑著,看了眼暮恆,問道,「二叔。不知……二叔的院子雖叫竹瀾院,為何種滿了楓葉。」暮顏左手端了茶杯,右手拿著杯蓋隨意撥弄著,眼神卻漫不經心地看向院里。

暮恆氣息滯了滯,不太明白她提這個是巧合還是別有用意,他們不是在聊雲韓么?

一時間也不知道作何回答。

「我多少也明白二叔的意思。其實,這件事的確是我做的。而且,將太子從東宮弄出來,只需要南瑾一個人就夠了。」她看著暮恆瞬間變了的臉色,笑地溫柔而繾綣,抬頭看過去的表情,真的帶著上操悲憫的疏離。微微挑起的眼梢,風華初綻。暮恆一愣。

暮顏卻是寒了聲,「可是,她只說了這件事是我做的,那她為何不說,我為何這樣對她?她為何不說,她買通了街頭混混要將我迷暈了對我行那苟且之事?!」

她看著暮恆不願相信的表情,收回了目光,茶蓋輕輕拂著茶水,漫不經心勾唇一笑,帶著嘲諷的意味,「如今,她尚且有二叔惦念。若當日被她得逞,我失了名節,是該浸豬籠?還是至此一尺白綾就此交代了性命以保將軍府女兒們的名節?」

她問得聲寒,卻擲地有聲。暮恆竟然無言以對,因為他知道暮顏說的都是真的。

「如今二叔覺得,此時已經揭過了,就想著我去說上一說將暮雲韓接回來?我?我就算說得上,你覺得我就該去說么?因為我不曾受到傷害,所以我就該悲天憫人地原諒想要傷害我的人么?」

端著茶杯的少女,漫不經心地說著,她說這些話的時候,始終看著杯中飄飄浮浮的那根茶梗,似乎甚是有趣,只是說出的話,卻現實到接近於殘忍。

生生堵住了暮恆此前就想好的說辭。

橙暖的光透過開著的窗欞間灑落,少女一般在光線里,一般隱沒在光線外。光線里的雙手,溫涼如玉,白皙細嫩地甚至分不清是瓷器更白,還是那手更白。

那塊腰間的紅寶石,星芒點點,閃爍著刺目而鋒利的光。

他能說什麼呢?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人家都表明了自己態度,生生堵住了他所有的切入點,似乎……這孩子終於再不願任何偽裝了。

只是,被自己的侄女堵得話都說不出來,又有點鬱結於心,口氣也不免有些沖,「她終究是你姐姐!」

「呵!」暮顏嗤笑一聲,覺得甚是荒謬,「在此之前,你們可曾覺得,我該是將軍府的一員?再說……二叔不是一直覺得,將軍便是不該有私生女的么?」

不知何時,對面的少女已經放下了茶杯,涼涼看過來的眼神,寒芒畢露,「二叔。如若你想要她回來,你該去請大姐,她在太子殿下面前尚且說得上話。我即便是能夠,但,不願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