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太尉府驚天巨變!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太尉府驚天巨變!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書墨寒了聲,「丟過來!」

身後小廝麻溜將手中的人往前一拋,這一拋也極有講究,原本就有些衣衫不整的男女,這會兒更是有點非禮不可視的味道了,那女子身上青青紫紫一片,到底發生了什麼一目了然!

屁股已經離開了座位的眾人,又神色莫名地粘了回去,秦憶柳面色尷尬地咳了咳,卻也沒離開。

不少人都認出來這男子就是麓山書院的管事,紛紛轉頭看向盧院首。女子的臉卻看不見,匍匐餘地,瑟瑟發抖。

盧老有些尷尬,橫一眼暮書墨,這混小子,每次出現都沒什麼好事,「暮三爺這是何意?」

「那你得問他們啊!這孤男寡女的,大半夜行這等事情我也管不著,但是,不該因著這種骯髒買賣,就把我家小侄女往火坑裡推啊!誰都知道我家侄女兒丹田破碎,這武試刀劍無眼的,只是磕著碰了還好,萬一缺了什麼,我怎麼跟大哥交代?若是我大哥因著愛女受傷,情緒不穩,心神恍惚,在戰場上出了事?誰擔得起?」

最後四個字,有點沉,有點重。所有人縮了縮脖子,降低了存在感。

暮書墨對著看台上某官員招招手,那八卦因子格外活躍的官員蹭蹭蹭幾步跑過去,暮書墨長腿越過他,直接坐上了那官員讓出來的位置……

那人的臉,黑了。

所以,暮三爺只是讓他讓座?

有人心思迴轉間,試探著問道,「暮三爺,你這意思……」

「我沒什麼意思,你問他們!」暮書墨「唰」地一下打開了扇子,輕輕扇著,又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拍拍身側官員,那官員不明就裡,暮書墨抬手示意他站起來,又對著暮顏招了招手,「這正二品的縣主站著,你都不知道讓個座的?」

那官員暮書墨也不認識,估摸著也是個小官,如此頤指氣使地理直氣壯,「顏兒,過來坐,站著多累。」

氣氛有點詭譎。

盧宗涵決定先不說話了。這混小子沒鬧舒服之前,他不插手。

「咳……還不抬起頭來!」太子殿下準備站出來主持大局了,卻在觸及到那女子滿滿抬起的容顏時,面色一怔,沒有說話。

「這女子……本王似乎見過,在皇宮裡。」今日始終一言不發的燁王突然出了聲,看著抖得越發厲害的女子,低聲說道,「想來是哪個宮的宮女,這宮女跑出宮到麓山書院和一個管事苟且……是不要命了么?」

女子一聽,立馬又匍匐於地,求饒道,「王爺!奴婢冤枉……奴婢……太子殿下……」

「冤枉?這都被當場逮住了,還如何能恬不知恥地喊著冤枉,難道是有人強迫你不成?難道這管事,還能從宮裡來擄了你不成?」

秦憶柳何等人精,這會兒自然也是大約能知道些其中曲折,大約就是宮裡的某個主子,想要暮顏死吧?他們森羅學院是想來個表演賽沒錯,可是,也不是傻瓜一樣的被人當槍使,更何況,暮顏還是老院長的關門弟子,老院長何其護短又不講道理,若是知道自己愛徒在這裡受了傷,怕是要大怒。

……

如此一想,也覺得這女子可惡!

「不……奴……」那女子已經怕極了,她哀求著看向太子,卻見太子眸光森寒一片,頓時清醒,自己在奢求什麼?奢求太子或者皇後來救她?皇后不願以自己的名義非要自己用美色委身,這意思還不夠明白么?

當下急得額頭上冷汗都出來了!立刻低了頭,誰都不敢看了,只是否認道,「奴婢雖說做了這苟且之事,但是暮三爺污衊奴婢推縣主入什麼火坑,奴婢卻是萬萬不肯認的!」

「喲!突然骨頭硬了?」暮書墨挑眉一笑,「那行吧,反正這事兒我也沒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不過估計大傢伙兒心裡都有數了,我就不參與了怎麼處置了,盧院首?」

他重重提起,輕輕放心,這般行事實在不是暮書墨的性子,盧宗翰有些接受不能,探究地看了眼暮書墨,發現他真靠著椅背不說話了,甚至,都開始閉目養神了……

所以……

這混小子到底什麼個意思?

沒人發話,那位趴著的管事,自始至終一句話都不說。

太子沉吟了下,開口說道,「既如此,本宮好歹也是太子,這女子又是宮裡逃出來的,本宮便代為處置了。盧老,您覺得如何?」

樂意之至!

盧老笑眯眯地開口,「太子請。」

太子又回頭,問暮書墨,「三爺覺得如何?」

暮書墨眼都沒睜開,隨手揮了揮,「我只是負責抓人,後面的事情自然你們來。」

「既如此……來人吶!男女各賜一丈紅!杖斃!」

侍衛手腳麻利地將兩人封了口拖了下去,很快,隱隱的堵在喉嚨口的悶哼聲傳來,夾雜著濃烈的血腥味。

眾人隱隱膽寒,一時無人說話。許久,侍衛來報,倆人都咽氣了。

閉目養神的暮書墨這才睜了眼,不等太子有所舉動,拍了拍衣擺上並不存在的灰,回頭看暮顏,「顏兒,有吧。聞著不噁心么?」

暮顏仰頭,微微笑著,「嗯。怪噁心的。」

說罷,倆人就這麼目中無人的離開。身後眾人頭頭抹了把額頭,總覺得這叔侄二人對話很微妙啊!

微妙啊……

太子殿下咬著牙,將軍府愈發討厭了……

謝錦辰坐在輪椅里,自始至終沒有出聲,他從全程就看著暮書墨,果然……暮顏對他來說,何其重要,可是為何,他這麼大張旗鼓地亮相,卻又輕描淡寫地放下了呢?真的只是因為沒有證據?暮書墨這人,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

他們在這裡靜默,書院外,帝都里,卻已經鬧翻了天。

史太尉家的獨苗苗,昨夜便沒有回來,眾人以為他又去了吟風樓,雖然咬牙切齒罵著,卻也沒辦法,一直到了今日早上,採買的奴僕來了後門出去,才驚悚地發現——太尉家這麼多年來唯一的獨苗,被人扒光了像個破布袋一樣丟在後門口,腦袋上一大灘的血,已經沒氣兒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