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四十五章 關門弟子

第一百四十五章 關門弟子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麓山書院,演武場里。

因著一個名字便引起了暗地裡風雲變幻的當事人暮顏,恰巧落下最後一筆。這場考試,愈發讓她覺得,這次所有的安排,都是為她而來……

方才結束的毒藥考試,一共五題,最後一題考的是風箏……前面四題,也基本都是那本手札上見過。

風箏,前幾日她剛接觸過的毒,怎麼會忘?南瑾身上的,暗龍域用來控制殺手的毒藥。

森羅學院她不敢說,但是麓山書院,除了她,恐怕這一題全是空白!

她交了卷子,回到座位,秦憶柳看著挑不出任何差錯的卷子,微微蹙起了眉,她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他們整個森羅學院,比不過麓山書院的一個小丫頭。

她無比膈應地朗聲宣讀,「今日比試,最終勝出者——麓山書院暮顏!」

全場嘩然!

連盧老都不可置信地看向暮顏,他從來只求輸的不要太難看,可是……可是這個丫頭……他回頭看錢曾,錢曾搖了搖頭,最後的毒藥考試五題,一題比一題難,恐怕森羅學院都沒人能答出來……

錢老也看向暮顏,暮顏正巧抬頭看錢老,挑眉無聲詢問,她總覺得,如果說武試是想要她死,那麼文試就是給她放水了……錢老微微搖了搖頭,自是也是不知。

到底是誰,能掌控那麼大的一場比試?

正想著,有衣裙拂過,少女淡淡馨香縈繞,暮顏下意識抬頭,就見到鵝黃色長裙一路款步而去,身後小丫鬟低頭捧著一個盒子,盒子不大,淡淡檀木香。

月蟬。

暮顏眉梢一顫,總覺得今日考試,和她有著莫大關係。

果然,高華貴氣的少女走到台前,沖著考官們彎了彎腰,以示行禮,秦憶柳站起身回了一禮,暮顏才恍然發覺,也許月蟬的地位……在森羅學院也是很高的……

少女轉身,嘴角噙著的笑意疏闊而高華,帶著悲天憫人的慈悲,宛若九天之上神明俯瞰芸芸眾生,她輕啟朱唇,開口卻是對著暮顏,「小顏。」

語氣很熟稔。

有那麼一刻的寂靜。

森羅學院大多數學生都知道,月蟬,天燼神醫世家最小的女兒,羅老院長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最得真傳的一個。平日里對人一向沒什麼熱情,因著家室、地位,素來高傲。

如今,她站在高台之上,展顏微笑,輕喚,「小顏。」對著一個雖說身為縣主,實際在大陸上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

雖然,那個小丫頭今日奪得了冠軍,拔得了頭籌。可是,就算如此,如何會勞動月蟬出場,她並不在此次「友好訪問」的名單之內,甚至,其實很少有人知道羅老院長的那些個學生們分佈在哪裡,他們並不會時常出現在學院里。

這下子,連秦憶柳都側目了。

「小顏。」月蟬又喚了一聲,從身後婢女手中接過小巧的檀木盒子,「老師說,若你這次通過了考核,那麼,你就是他的,關門弟子。」

「恭喜你,小師妹。」她悠悠笑著,多了幾分落入凡塵的笑意,打開盒子,裡面一枚小巧的令符,上面「森羅」二字,純黑色令符,金色字體,是獨屬於羅老院長學生的特殊令牌。

所以……暮顏就成了森羅學院院長最後的弟子?眾人的眼神變了,他們看著這個緩緩走上前去的少女,今天……恐怕整個大陸,都要重新估量她的價值。

暮顏不顧左右目光,上前,接過盒子,悄聲問道,「師姐,所以,是你給我放水的?」

「老師交代,要我多多照拂小師妹。」月蟬面色都不變,輕輕跟著她咬耳朵。

所以……照拂到直接放水成這樣?

「恭喜縣主!今日得了羅老青睞,成為森羅院長關門弟子!」太子殿下第一個站起,有了太子帶頭,眾人紛紛恭維起來,連錢老都甚是欣慰,到沒有半點被奪了愛徒的不愉。

暮顏只是含笑應著,帶著南瑾、月蟬、閆夢忱,一邊應和,一邊往外退……

==

「夫人。」

將軍府後院,當家主母吳氏的院子里,陪嫁嬤嬤拿了外衣披在吳氏身上,「夫人。您身子弱,如今這風口裡,還是要注意莫要貪了涼。」

夫人這幾日,似乎神思倦怠著,日日睡不安眠,醒著精神便也不集中,大夫來了一個有一個,都說是心病。夫人的心病……莫不是那位三小姐?

「今日麓山書院比試,該結束了吧?」吳氏攏了攏衣襟,她站的有些久,腿有些麻了,卻也沒有動,只是抬頭看著樹枝上的花簌簌飄落,伸手接了一片,定定看著。

這幾日,宮裡出現了又一個夕顏郡主,那必是暮離的手筆。將軍……到底要做什麼?府里藏了一個,宮裡,又推出去一個……

她總隱隱有些不安。

「是,夫人。估計這會兒也就結束了。您還是去屋裡坐著吧,一有結果,老奴便去打聽了來?」嬤嬤在身後勸慰道,心裡尋思著,果然和白鹿居那位有關,可是似乎又不是介意,反倒是關心著?

「不必了。就在此處等等吧。」

「夫人……」

嬤嬤正要勸著,有小婢女「噠噠噠」跑來,剛剛進門,就來不及似的開口說道,「夫人!三、三小姐成了森羅學院院長的關門弟子了!」

……

同時,另一處院子里,也是方才得了這消息的暮雲雪獃獃看著前來報信的小丫頭,蹙著眉,很久才消化了這一消息。

消化完了,也不見她有其他的表情,只是合上了書,起身放回書櫃里,走到一邊,拿起了劍托上的劍,走到院子里開始舞劍。

也許,並沒有人能明白她此刻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所以她也無從去說,也沒必要表露分毫。可是,眼睜睜看著曾經你視若螻蟻、可以輕描淡寫告訴她「我不喜歡你」的人,一步步成為你,需要仰視的存在。

這樣的壓力,和窒息,從未有過。

暮顏,今日開始,你會是我暮雲雪認定的,唯一的對手。

只要你明日,在武試里活下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