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四十三章 暮顏遇見夕顏

第一百四十三章 暮顏遇見夕顏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一行人來到萬品樓的時候,萬品樓已經人滿為患。這些日子以來,帝都外來人口增多,萬品樓的生意便格外火爆了。

掌柜的自然認得太子殿下和二位王爺,這次都不用提醒,直接帶去了三樓雅室。

雅室在最裡間,一路走過去的時候,發現第一間屬於暮書墨的雅室門虛掩著,裡面傳出暮書墨格外溫柔的聲音,聽不大清到底在說什麼。

「暮家三爺也在?」太子殿下駐足,問掌柜的。

掌柜點點頭,「三爺也才來。」

「如此,便去打個招呼吧。」太子殿下似乎格外熱衷於「打個招呼」這件事,當初萬品樓開業,也是他帶著一群人來打招呼,間接導致暮雲韓被丟了出去。

也不知道如今,暮雲韓在別莊如何了?

暮顏跟著眾人進去,正巧與上陽燁並肩而行,她不動聲色落後半步。

「郡主。」太子在前面打招呼。

暮顏一怔,抬頭看去,暮小叔對面,含笑而立的少女,氣質儀容都是極好,一身天藍色廣袖流仙,發間同色系琳琅珠玉,極盡華貴。

既太子稱呼「郡主」,那想來就是夕顏郡主了。

暮顏很是意外,沒想到,在這裡遇到那位「夕顏郡主」。今日一路到了書院,也聽了不少,對著這位執著玉佩上殿的「郡主」,她不太明白這是個什麼意思。

「殿下,二位王爺。」少女微笑點頭,打著招呼,目光不經意間落在後面的少女身上,眸色有一瞬間的異樣。

「小夕小時還喚我太子哥哥,如今,倒是生分了。」

「顏兒。」

太子和夕顏郡主在那寒暄,暮書墨自最初的禮節之後便不再說話了,這會兒,突然開口,一下子打斷了眾人寒暄,也將幾乎被人遺忘的暮顏拉了出來。

「顏兒今日,不是去參加比賽的么,怎的會來萬品樓?」

「是本王請來的。」上陽瑞笑著說道,「三爺怕是不知道,嘉善縣主何等風采,真真是為麓山書院爭了一口氣!本王看著都覺得心生敬佩,父皇英明,這縣主之位賜地實至名歸!」

「瑞王殿下太抬舉她了,她不過就是個小孩子,上次也是運氣好,跟在錢老身後撿了一個便宜罷了。錢老寬慈,將功勞讓與學生。」暮書墨看向暮顏,「還不過來?站那做什麼?」

這孩子,昏睡了幾日,這幾日,上陽夕顏的事情早就塵埃落定板上釘釘,她便是連個接受信息的緩衝時間都沒有,就眼睜睜看著另一個人用了她的名,佔了她的位,怕是……

其實,上陽夕顏卻沒有暮書墨想的那麼接受不能,在她看來,既然玉佩是真的,那麼暮離必然知道內情,既然暮離將另一個她推到台前,必定是希望掩蓋一些什麼,只是……這個少女……便註定了不得善終。

這個此刻站在良渚第一名媛之上的少女,受著群臣叩拜百姓歡呼,看似風光無限皇恩浩蕩,可是,實際上,卻是站在前方替她抵擋所有明槍暗箭的人……

就像一個死士。

而她暮顏……也許還會在暮小叔那道未曾痊癒的傷口上,親手再劃上鮮血淋漓的一刀……

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第一次,縈繞著若有似無的尷尬和距離。

「哈哈!三爺,今日嘉善縣主是本王的客人,你可不能跟本王搶人!」上陽瑞朗朗一笑,「就是見著三爺和郡主在這裡,過來打個招呼罷了。這會兒,便過去用膳了。」

說著,告別了兩人,便在掌柜的帶領下,朝另一間雅室而去,上陽燁深深看了眼神色莫測的暮書墨,愈發堅定了自己心中的判斷。

==

良渚皇宮,棲鳳宮邊上的小道上。

有宮女低著頭,從一側小路疾步而來,與伸著脖子等待的嬤嬤交頭接耳了幾句,嬤嬤神色微變,揮了揮手讓她退下,自己悄悄轉身回去。

皇後娘娘已經等候多時。

嬤嬤一路踩著小碎步疾步進來,到了皇后近前悄悄湊上去,耳語了句,「娘娘,暮三爺帶著郡主,在萬品樓遇到了暮顏。太子和兩位王爺也在。」

既是兩位王爺這樣的稱呼,必然是燁王和瑞王。

「哦?如何?」她伸手,仔仔細細端詳著硃紅色的甲寇,她先前已認定了暮顏便是那孩子,何曾想如今出來一個和傾城當年一模一樣的少女自稱夕顏,而且……還和霍祺年是血脈至親!滴血認親怎會出錯?聽說,當日是福總管親自看著的,難道誰能將手伸到福總管身上?

可是……別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上陽夕顏根本不是霍祺年的女兒!

霍祺年也從來沒有過女兒!

「說是……並無異常。」嬤嬤低聲回道。

「呵呵……」怎麼可能並無異常,暮書墨是何人?能在帝都隨心所欲蹦躂這麼多年,還這麼活蹦亂跳的,良渚歷史上只出現了一個暮書墨,當年……她去董記,想要求董記那位老夫人做一件宮裝,呵!那老夫人怎麼說的?說自己年邁,執不起繡花針……

可誰都知道,暮書墨的一方帕子,都是董記老夫人親自綉制!

皇室的臉面早就被他暮書墨踩到了腳底下!可是那又如何,誰都動不得!

六年前,那孩子失蹤,聞訊而來的暮書墨在承乾殿大鬧一場,那日,多少侍衛的鮮血染紅了承乾殿的漢白玉柱上的雕龍刻鳳?可是最後……又能怎麼樣?暮離手握重兵,陳兵邊境,既是良渚最後的一道屏障,也是皇室心頭夜夜不能寐的一根刺!

帝王最後只能給暮書墨一個台階。

而暮書墨,那日所展現出的鐵血、肅殺、森寒,連暮離都不及其十分之一!

良渚史上,能將鮮血染上承乾殿還能活著的,唯他一個暮書墨!

這就是為什麼,將軍府除了暮離,其他人都不曾入朝為官的原因,將軍府,早已是酣睡在帝王枕側的猛虎,偶爾醒過來舔一下爪子都是帶著濃烈的血腥味的。

而這樣一個看似紈絝浮誇,實則深得誰都不知道底細的男子,會如此毫不懷疑就接受了上陽夕顏的身份?

而他捧在手心的暮顏,真的只是因為是暮離的孩子?

她不願信……

可若不信,這件事便早已超出了她的掌控……

「去,讓他今晚來見我。」

「是。」皇后並未說誰,嬤嬤卻已明白。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