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上陽燁的回憶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上陽燁的回憶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眾人都在交頭接耳,有問暮顏是誰的,有覺得不可置信地。宛若殺出的一匹黑馬,一下子奪得了所有人的眼球,原本被看好的森羅學院的考生,一下子反而顯得黯淡無光。

唯有考官席上的眾人,心思迴轉間,不曾露出分毫。

上陽瑞笑著說道,「三弟,你這次倒是看錯了。人家滿分,不曾丟人……」

「那又如何?左不過是個運氣好罷了,考的題正巧都會而已。」上陽燁似乎和暮顏杠上了,沒一句中聽的。

盧老仿若未聞,王爺之間的話,誰信誰傻,他都這麼大半輩子過來了,一隻腳都踩進棺材了,若還這般天真,便是自己傻了,他站起身,笑著說道,「今日上半場,麓山書院暮顏拔得頭籌,滿分!其餘考生,在下面的考試中,再接再厲!下一場——治病!」

治病相對來說會簡單很多,並不會有什麼疑難雜症,而且為了公平起見,都是從醫館里找來的難度相似的病人,一般對症下藥就好,所以並沒有什麼懸念,很快便結束了。

今日因著來客眾多,又都是貴客,飯堂伙食比之往日豐富許多,這邊一結束,閆夢忱就拉著暮顏往飯堂跑,暮顏無奈苦笑只能小跑著跟上,只是,沒跑幾步,就被攔下了。

金尊玉貴的三個人。太子殿下和二王。

攔住她的,卻是瑞王殿下。

「嘉善縣主。」瑞王殿下和前兩次相遇一樣,風光霽月的模樣,後面站著一臉探究的太子殿下,和不屑表情的燁王。

「暮顏參見太子殿下,參加瑞王殿下,燁王殿下。」她微微屈膝,請安道。

「不知縣主可有時間?」上陽瑞笑著問道,「前陣子不請自來討了杯酒,今日本王做東在萬品樓設宴,也算提前慶祝縣主文試拔得頭籌?如何?」

「呵!就她?不就贏了兩場么,二哥這般慶祝,萬一下午打臉了可不好。」

正要拒絕的暮顏不知為何,突然就來了火氣,這上陽燁自從將她錯認之後,就陰不陰,陽不陽的,說話怪異地很,當下就是不願讓他得逞開心,笑著接受了提議,「拔得頭籌不敢說,就如燁王所說,下午被打臉了可不好。但瑞王殿下相邀,是一定要去的。」

「哼!」上陽燁重重一哼。

「三弟……縣主賞臉是給本王的面子,你好歹收斂一點。」上陽瑞似乎有些不愉,又轉向暮顏,道歉道,「本王這個二弟,在外孟浪慣了,縣主莫要怪罪。」

「不敢。」暮顏自始至終,都是一樣溫軟的笑意,不卑不亢,進退有度,她轉身囑咐了閆夢忱幾句,帶著南瑾便跟著上陽瑞往外走,至於上陽燁,她壓根兒沒給一個眼神。

上陽燁看著這個少女的背影,隨和中透出的倔強,謙卑中含著驕傲,越發地不再懷疑她的身份。

……

上陽皇室自來子嗣並不豐厚,到了這一代,只有三位皇子、一位郡主,又因著太上皇喜歡這位外孫女,自小帶著身邊,是以和公主也沒什麼區別了,甚至因著是位可愛的小女孩,比他們這些個皇子更受寵。

而他和上陽瑞,是不受寵的。

上陽瑞不受寵,是因為生母亡故,再無外戚勢力,自小就被丟在連冷宮都不如的宮裡由老嬤嬤帶著,而他,雖有母妃,卻反而招致了冷落,母妃將不得父皇恩寵怪罪於自己資質不好不得父皇器重,是以日日動輒便是打罵。

每次挨了打,他都會躲在後花園的假山後面哭,沒想到,有一次遇到了那個蹣跚學步和嬤嬤躲貓貓的孩子。

那是個很冷的冬季。

這孩子穿著粉粉的宮裝,領口、袖口處都是純粹到沒有一根雜毛的白色狐狸毛皮,厚厚的宮靴踩著皚皚白雪,一步一個小腳印,歪歪扭扭的甚是可愛。

想來,那個時候的自己,一定很醜。才會讓這個其實什麼都還不懂的孩子,覺得自己需要一個擁抱。

那個尚且像是蓮藕一樣的手臂,墊著腳都圈不住自己的脖子,明明是那麼軟糯的一個孩子,卻學著大人的模樣,抱著自己,當時那孩子說什麼了呢,已經不記得了,只是當時的自己,乍然被人發現的尷尬,遠遠大於被慰藉的感動,一把將那孩子推開了……

那孩子估計是摔疼了,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就是倔強地不掉下來,癟著嘴看著他。

後來呢?

那孩子一次次的親近,都被他拒之門外,每一次她就用那種眼神看著他,彷彿無聲控訴。有時候他也會哄哄她,這孩子便很開心得笑了,明明眼淚還在睫毛上掛著。

那睫毛真長啊,眨眼睛的時候,就像蝴蝶扇動翅膀。

後來,必然是因為她的關係,皇爺爺和父皇終於正眼瞧著他了,他的日子才算好過些。

可是……又是為什麼……當九響喪龍鐘響起的時候,那個孩子突然之間就不見了……月余之後,禁衛軍迎會了白布下小小的一團,他沒有勇氣去打開,躲在假山背後三天三夜,想要她出來找他,給他一個擁抱,最後餓暈了被宮人們發現,抬回了寢宮。

數天後,他自請護著她的棺槨入皇陵。

出來后,大病一場。自此,那個上陽燁便不復存在了,那個獨獨屬於上陽夕顏的上陽燁,被他親手一起封入了皇陵。

……

那雙眼睛,他記了這麼多年,如何會看錯?所以那日千姿坊里,哪怕音容已改,只要一個回眸,他便已經認定了她!

至於暮離私生女?暮離和傾城姑姑是什麼關係?在保護姑姑唯一的幼女和背上罵名之間選擇,暮離的答案從來只有一個!

而皇宮裡那位?

見過之後,他便更不信了!

只是這件事既弄到了如此複雜的境地,那麼當年真相必然會更加黑暗而森涼,皇室里長大的人,如何會相信所謂血緣和親情,幾乎心思迴轉間,早已明白其中曲折。

既如此,那便護上一護吧。

小夕……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