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三十九章 暮顏醒了

第一百三十九章 暮顏醒了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睡了幾日。

驚動了大半個熠彤。

謝錦辰、安陽王府自是馬不停蹄的帶著大夫過去了,很快,安陽王爺跑著出來跨上了馬就去了宮裡,請了太醫,麓山書院錢老和院首也來了,暮家三爺更是日日守著,世子爺聽說也是幾乎駐紮在顏府了。

更令人驚訝的是,太子帶著二王也去了,還有因著壽宴來訪的夕照國國君,帶著國師和上好的滋補品,也去了。

這個時候,人們才發現,這位年僅十四歲才來熠彤沒幾個月的縣主,一舉一動早就牽動了大半個熠彤。

……

這幾日,良渚帝都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巨變。

首先,封塵了多年的傾城公主府解封了,因為兵部尚書找到了原以為已經魂逝斷魂大山脈的夕顏郡主,原來,當年郡主被歹人挾持后逃竄於斷魂大山脈,一個失足掉落在了山洞裡,後來遇到過往採藥的老人家,被救了。

因著當日傷勢過重,又摔了腦子,淤血至今方除,才想起自己的身世,便匆匆找去了兵部尚書府。

聽說,陛下也是懷疑的,當場就讓他們滴血驗親了,果然是父女,更何況,這小郡主簡直就是和當年的傾城公主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於是,朝臣就沸騰了。陛下當場就下了旨意,將公主府重新修繕,作為郡主府,重啟皇陵,取出當年「郡主」的棺槨,大赦天下,壽宴后祭天。

如此一番下來,可見良渚帝愛重。

還有一事,便是在暮顏昏睡期間,也是過去了的。

那就是熱鬧非凡的上巳節。萬品樓自然是賺了一個缽滿盆盈,這並沒有懸念,當日推出的「上巳節」套餐,令薔薇花一時熾手可熱,可是眾人回過頭髮現,那些曾經無人問津的野薔薇都已經格外稀少……而曾經無人問津的西頭那家首飾店,幾日來關門謝客重新裝修改名「奇貨可居」,於上巳節當日隆重開業,禮花整整放了一天,裡面的貨物也的確很奇怪,都是些聞所未聞的東西,價格還高的離譜,但掌柜的說了,他們那些價格高的東西,都是「限量」的,賣完以後就沒有了,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一模一樣的出現,因著這些小玩意兒又格外可愛喜人,譬如那些個有小人會唱歌跳舞的盒子,於是,各家小姐們紛紛掏錢,哄搶一空。

當然,也有不奇的貨物,那就是眾人回頭尋找卻已經幾乎找不到的薔薇……也不貴,一小束9朵,十九兩銀子……和那些個限量的東西相比,的確是不貴……但是,曾經他們都是路邊的!不要錢的!

眾人只覺得這掌柜的可惡程度,和萬品樓那位,也已經差不多了……

……

暮顏醒來的時候,距離所謂友誼賽開賽,沒幾個時辰了。

她醒來的時候腦子還有點沉,彷彿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醒了,總有點兒不適感。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在哪裡,只是似乎很安靜,沉施不在,北遙也不在。

自己爬起來倒茶喝,一搖,壺是空的。

她推開卧房的門,刷的一聲,院子里的人齊齊回了頭。

人還很齊。

暮書墨和暮雲翼在對弈,邊上,謝錦辰拖著腦袋在觀戰。沉施被他們使喚著端茶倒水,一張小臉上都是薄薄的汗,南瑾霸佔著她的吊床在玩匕首。

只是……自己病成這樣,他們還有閒情逸緻下棋曬太陽?就連沉施也不在房裡照顧自己跑來照顧他們倆尊大爺?

「你們……」剛開口就被打斷。

「小叔,該你了。」暮雲翼淡淡開口。

「嗯。」暮書墨低聲應著,謝錦辰皺著眉,青影像個木樁子似的默不作聲站在身後。

倒是小譚,最是不淡定,雖然很想模仿青影的高手風範,只是那一個個偷偷瞄過來的小眼神兒,輕易出賣了他心裡的鬼。

所以,這一群今天是集體抗議了?

看著他們一臉「我心裡不開心,可是我不想說」的彆扭模樣,暮顏也知道自己這一病,估計很是兇險,怕是把他們給嚇壞了,當下摸摸鼻子也有點理虧,又不知道怎麼一個個去哄好,只能灰溜溜去了小廚房,準備煮碗麵條吃吃。

才剛轉身,走了沒兩步,身後傳來暮書墨嘆氣的聲音,他問,「你去哪裡?」

暮顏心裡偷笑,面上去很是委屈,轉過身,嘀咕道,「餓。」

方才病癒,臉色有點蒼白,皺著委屈的臉,眼裡也是初醒的霧氣迷濛,看著可憐兮兮的模樣。暮書墨原本想要她好好長長記性的決心,瞬間瓦解。

無奈地嘆了口氣,丟了棋子,對著謝錦辰道,「你來吧。」本就是做做樣子的,哪還下得去棋,心思都在屋裡那孩子身上。

小廚房的門被推開,北遙端著一碗粥,笑意盈盈站在門口,暮書墨過去接過粥碗,拉著暮顏走到玉石桌邊坐在,舀了一勺子吹了吹,才遞過去,問道,「被我們嚇傻了?」

「唔……」聞言,委委屈屈地應了聲,就勢喝了。

「你這次是真嚇到我們了,昏睡了這些日子,葯灌下去就吐出來。」暮書墨又舀了一勺喂著她喝下,接著說道,「我告訴過你,若是你不能完好無損的回來,我會讓顏府陪葬,你看看你,這算是完好么?」

太醫那日把完脈,還說了一件事,說這孩子天生極其體寒,而且藥石無效,這輩子都調理不好……

「是啊,顏兒,你這次著實兇險,以後有什麼事情,有我們在,不用擔心。」謝錦辰一面收棋子,一面柔聲說道,這會兒,他們其實都沒什麼心思下棋,好好的一副棋,早不知道下成什麼樣子了……

「來,再吃一口。」暮書墨又舀了一勺子遞過去。

暮顏彷彿才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好的沒傷手沒傷腿的,被人喂著喝粥這件事,伸了手就過去拿粥碗,「哎,我自己就行……」

卻被暮書墨一下給拍走了,順便瞪了一眼,兇巴巴說道,「快吃。」

暮顏一噎,但這一場病折騰地厲害總有點小愧疚有點兒過意不去,也就偃旗息鼓地隨暮小叔喂著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