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毒發

第一百三十七章 毒發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暮顏病了。

那日夕照帝離開幾乎是半個時辰后,南瑾就毒發了。這遠遠出乎了他自己的意料之外,而如今的顏府,看著鬆懈,實際上沒有一個地方是不在掌控之下的。

南瑾根本不可能在身中劇毒的情況下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幾乎是立刻就有人將他攙扶著到了暮顏跟前……

那是南瑾第一次見到暮顏的臉色這般死灰慘敗,他看著她跌跌撞撞地衝過來,握住了他的脈搏,他知道自己已無生機,當下就伸手握住了她的,輕輕搖了搖頭,沒有說話,很是疲憊的樣子。

他沒想到會這麼快。這些日子過得太過於溫軟,連日子都記差了。陽光下的溫度如此讓人眷戀,他不想在做回零,他只想做這個叫做南瑾的少年。

因為瑾,是美玉啊……

他不想告訴暮顏,自己是個連名字都沒有的殺手,也不想告訴她,自己終將死去。因為組織里給他們下的葯,名為風箏。

最美的名字,最毒的葯。

他擔心她難過,又擔心她不難過。

他看著暮顏,握著她的手,似乎是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附在她耳邊輕輕說了一句話,那句話說完,暮顏就覺得,心臟的某一處被強烈地撕扯過去,摧枯拉朽般,撕裂了她全部的堅強。

他說,「對不起,暮顏。三月承諾,我要食言了。」

那是一種南瑾從來沒有用過的帶著點感情色彩的語氣,也是獨屬於南瑾的語氣。很淡,卻很深刻。不舍,卻又決絕。

暮顏全身的力氣突然被抽空。

早上還陰沉沉下著雨的天,這會兒卻是艷陽高照了。明晃晃地日光下,南瑾唇邊的血跡顯得突兀而刺眼。他本就略顯蒼白的臉色,這會兒更是沒有一絲血色,所有的血色都在唇邊。

他這會兒閉著眼,很安靜。似乎睡著了。生命在緩慢地流逝,那種流逝清晰地你能感覺得到。

她俯下身,伸出雙臂輕輕抱住了南瑾,她把頭擱在他肩膀上,輕聲問道,「瑾,告訴我,這是什麼毒。」

南瑾知道自己中毒,所以那麼多次拒絕便也可以想明白了。

可是說完那句話之後,南瑾再無反應。閉著眼睛彷彿陷入了沉睡,連呼吸,都平緩地不似一個身中劇毒的人。

很安詳。

如何能告訴她?組織既然告訴了他們毒藥的名稱,那便是無論也找不到配方或者找不到解藥的。何苦去給了她希望和期待?於是,他假裝睡著了。

暮書墨聞訊趕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暮顏,她抱著那個自從出現后就和她形影不離的南瑾,沒有絕望、沒有悲戚,甚至,並不能感受到她的任何情緒。

卻無端讓人的心,猛地一沉。

大悲。無淚。連空氣都凝成了實質,壓抑地人喘不過氣來。

「顏兒……」

暮顏聞言,回頭,甚至微微笑著,說道,「小叔。幫我看著他,我要救他。」那雙墨色的瞳孔里,只有篤定、自信,和決絕。

就算是閻王手裡,她也要把人搶回來!

「看來,我來的不晚。」少女輕笑聲,從院外響起,打破一整個院子的靜默。

二八年華、碧水長裙,少女款步而入,姿態極美,步伐蹁躚。一舉一動盡皆華貴天成。一手提著裙裾緩步而來的模樣,彷彿神女自九天之上,緩緩走來。

她嘴角噙著的笑意,彷彿上蒼俯瞰眾生,完美、憐憫、高遠。

她走地極慢,又似乎很快,呼吸之間就跨進了門,看著回眸看來的少女淺淺笑道,「你就是,老師新收的關門弟子?我是你的師姐,月嬋。」

暮書墨一怔。

月嬋——森羅學院羅老院長的關門弟子。羅老院長性子古怪,行事乖張,只憑心情喜好,最重要的是,護短又不講理。

而月嬋,應該是最得羅老喜歡的弟子,也是最得真傳的一個。

那暮顏什麼時候……?

暮顏蹙眉,未說話,少女又淡淡開口,說了兩個字,「風箏。」

沒頭沒尾的兩個字,和此刻場景根本不搭,暮顏卻發現南瑾身子一震,雖然不明白,可她太清楚這一震到底意味著什麼。

而且……這兩個字若是和毒藥聯繫在一起,她卻是見過的。在那位老先生給的手札上。她看向那個宛若女神高貴的少女,一舉一動高雅華貴,都似融入骨血的堅持,月嬋?她不曾認識過。

對面少女含笑說道,「斷魂山脈上一別,老師甚是想念。他讓我轉告於你,這一次兩個院校友誼賽上,他會等你,走到他面前。那個時候,你是他畢生最驕傲的弟子。」

月嬋的笑意,溫柔而繾綣,都帶著撫慰人心的力量。

斷魂山脈。原來那位老者竟是森羅學院的老師。自己何其幸運,有幸識得,並受他如此大恩。

月嬋似乎輕輕笑了一下,繼續說道,「風箏,暗龍域給其組織內所有殺手都會服用的一種藥物。獨門秘制。顧名思義,牽制殺手的藥物,每一段時間都需要服用一次解藥,如此,牽制組織內的殺手只能為其服務。」

溫柔、優雅、尊貴,哪怕說著這樣震撼的事情,月嬋依舊是不變的溫柔。她的溫文爾雅,彷彿是鐫刻在骨子裡,揉進了血液里的東西。

南瑾卻在「暗龍域」三個字出來的時候,整個人氣息都變了,他閉著眼,萬念俱灰……暮顏終於還是知道了,知道他只是一個滿手鮮血和生命的殺手。冰冷、殘忍、血腥、殺戮、黑暗、陰影,這些辭彙才是和他相關的。而那麼美好的東西,他配不上。

暮顏其實早有猜測,這時候卻一點都不曾意外,她的心思早就在老先生那本手札上,風箏在那本手札的最後幾頁,真正的解藥配方也有。甚至,其實是一種並不難配的解藥,可是其中有一味極為重要的藥材,幾乎等同於絕跡。

烈焰草。

生長在高山雪域之巔,常年不化的積雪裡。而且極為稀有難以存活,名為烈焰草,其實卻是一株很是小巧的白色小花。

試想一下,茫茫雪域里,找一朵小花。難怪殺手組織如此堂而皇之地用這個毒藥。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