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佛堂深談

第一百三十三章 佛堂深談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靜。但屋內的呼吸,紊亂了。

很久,很久,久地暮顏已經感覺不到冷,屋裡才又響起:「那你……是誰?」彷彿溺水的終於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暮顏自然知道,這個時代的女人雖不至於和自己所學的古代那般閉塞無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但高門侯府,女人終究是仰仗著夫君存活,更何況,是伉儷情深的暮離夫婦。因此,哪怕皈依佛門但一句話就已亂了心,哪怕老死不相往來,國公府卻並未將女兒接回。

只是,昔日雙珠的驕傲,即使愛的深切,卻也怨地濃烈。半分含糊不得。

暮顏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道,「夫人真的願意讓我站在這裡,說出真相?」

靜默。

許久,裡面才又傳出了聲音,「進來吧……」三個字,彷彿用盡了所有力氣。

門扉應聲而開。

「吱呀——」

雨天暗沉的光芒透過推開的門扉照進來,佛堂里,一尊案几上供奉著佛堂香火,案幾之前,蒲團之上,跪拜著清瘦女子,一頭墨發竟隱隱飄了銀絲。

暮顏站在她身後,雙手合一,閉目低頭。

「你信佛?」女子彷彿對身後舉動了如指掌,卻又低低笑了聲,「你這樣的,竟也信佛?」

你這樣的?怎麼樣的?暮顏苦笑,「不,我不信佛。」

「神佛、鬼怪,皆是虛妄,看不到,摸不著,於是我不信。……我只相信我用心感受到的。鎮南將軍英雄人物,此生摯愛不過夫人一人,夫人也該相信將軍的。」

倏然回頭!

「相信?我也想相信!可是我都已經逼到這個地步,他只說你是他親生的女兒!那麼即使是假的,他又是為了誰,連這樣的髒水都往自己身上潑?!」嘶聲力竭的女子,早已失去了苦苦支撐的「千金小姐的素養」。吳氏內心哀嚎,什麼素養,不過是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站在道德制高點事不關己的風涼話!

不是她想把自己關在這幾步見方的牢籠里,而是若不是用這佛堂香火,如何壓抑自己從不曾消散的痛!自己夫君親口承認,自己不願相信又如何?自己的夫君是什麼人物如何不知,年少相識,青梅竹馬。自己做的事情半分不會否認,未做過的事卻耿直到半點不願屈就。

她吼完,握著佛珠的手緊緊地按住了心臟,平復著呼吸,許久,才自嘲一笑,「所以……不管你是誰,你的那位母親,值得他這般站出來,我們之間就再無回頭的可能了。」

被自己的夫君放在了天平的兩端,自己確實被捨棄的較輕的那個。

何其殘忍的真相!

案几上燭火搖曳,暮顏看著方才吼完了就像泄氣了的皮球一樣癱坐下來的女子,看著她清瘦到顴骨頭凸出的面容,想必這數月備受煎熬吧。

煎熬到,連佛祖都解救不了。

暮顏看著她整理完衣襟,端端正正跪坐在了蒲團之上,才緩緩道,「昔日夫人和那位情同姐妹,意氣相投。一位,嫁給了將軍府大爺,一位便喜歡上了將軍府二爺,原以為,至此成了妯娌能關係更勝從前,何曾想過一夕之間,天人相隔。」

「不知夫人的舊人,可曾入夢。」

聽著一個尚未及笄的小女孩說著當年的往事,是一種格外怪異的感覺。更怪異的是,那個孩子看向自己的眼神,蒼涼地彷彿歷經滄桑。

微微愣怔:「你說這些……什麼意思?」

暮顏自顧自坐到了另一邊的木椅上。一案幾,一蒲團,一桌,一椅,就是這裡所有的家當。堂堂名門望族小姐將軍府夫人,竟如此清寒。她給自己倒了杯茶,涼了很久的。喝了一口茶,她才看著她說:「暮書墨,要娶妻了。那位小姐,是老夫人娘家的庶女,膽小懦弱,連個自己的丫鬟都鎮不住。」

「這些凡塵俗世,早已與我無關了。」

「我知道那些個虛名權勢,夫人早已看破。只是,這將軍府的安寧,可值得夫人踏出這方寸之地?昔日舊人之子,可值得夫人費心護上一護?」

撥弄佛珠的手,頓了頓,「老夫人讓二爺續弦,不過是為了這將軍府不會落入二房之手。這事,你來找我這個大房夫人,可覺得有何不妥?」

「他護過我,我便還了這人情。我想……夫人看在二叔院中長盛不衰的楓葉,也會看顧大哥一二。」

楓葉……

那是上一代人的恩怨,這個在鄉下長大的孩子,何故能明白這些個往事?再看這孩子,進來后所有表現,淡定、從容、鎮靜,似乎萬事抵定的胸有成竹,娓娓道來卻又並不言辭犀利,就像是多年老友相約午後緩緩而談。

吳氏竟覺有幾分熟悉,問道,「你竟然連這都知道,你……到底是誰?」

「這個問題我問了自己六年。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醒來的時候,滿地屍體,身下的血水綿延成溪。之前的記憶,我半點不記得。」她似乎說著別人的故事,可吳氏聽著也覺得心疼,六年前,便是八歲……這孩子……

「夫人。將軍之愛,大愛無言。夫人與其自小相識,應該懂其為人才是,必定不會負了夫人。安陽王爺尚且堅信暮將軍絕不是這樣的人,難道夫人,便不信了么?」

「呵!我信?我信有什麼用?你拿了他的手書回來,他說,你是他的孩子,他說,你的母親何等重要,要我看顧一二!你讓我如何信他?」她痴痴笑著,笑著笑著,眼淚就出來了,吳氏撫著心口,那裡,多日來都揪著疼,疼極了……

「將軍一生,有一知己,有一摯愛。」她微笑著放下杯子,看向一臉不可置信看過來的吳氏,淚光迷濛中,她的眼睛瞪得很大,胸口劇烈起伏,對著她顫顫巍巍伸出的手,因著這些日子以來的煎熬,顯得有些蒼老。

「你……你……是?!」吳氏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將軍的知己,亦是她這一生最痛的存在,那個和她親生姐姐一般,完美到令人一點都嫉妒不起來的女子!

傾城!

她是傾城的孩子!

她是夕顏!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