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三十二章 店大欺客的萬品樓

第一百三十二章 店大欺客的萬品樓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彼時,承乾殿的事情還未傳出,陛下還未有所決斷。天雷陣陣里,萬品樓迎來了一對奇怪的客人。

這對客人是兩個少女,一個大嗓門的丫鬟打扮,一個小姐打扮的反而畏畏縮縮地不愛說話。

掌柜的識人無數,帝都來過的客人都混了個臉熟,這兩位卻完全未曾見過,便也不曾去招呼,由著小二們去,此刻本就不是飯點時分,整個大堂幾乎沒有人。

又因這天氣惡劣,連著街上都沒什麼行人。

正哀嘆這天氣不知道會不會毀了上巳節的盈利的時候,大堂卻開始嚷嚷了起來。郭掌柜皺著眉,他的小二們素來謙遜有禮,辦事穩妥,怎麼這會就兩個小丫頭,就起了爭執?

板著臉走過去,卻發現那個大嗓門丫鬟在那嚷嚷,「你們掌柜的呢?!你們莫不是瞧著我們寒酸便想著要欺詐了?就你這價格,豈不跟個土匪強盜似的!」

紅軟綢緞包裹的菜單子在她手裡被敲得邦邦響,如此大嗓門,連門口路人都被吸引了過來。

如此不知禮數的丫頭!那小姐也是,連個丫頭都不會管!

這會兒躲在後面扯著丫頭袖子張著口半天卻什麼都插不上話。那丫鬟倒反倒像極了任性刁蠻的小姐。

「來來來!大傢伙來看看啊,這如此店大欺客的酒樓啊!」

話說到這份上,便過了。郭掌柜皺著眉走過去,還算客氣地說道,「這位小姐,你怕是第一次來我們這萬品樓吧。萬品樓從第一日開業,便是這價格!看看萬品樓的牌匾,陛下私印在前,如何敢做得了假、欺得了客?」

「哼!可笑!那也只能證明你從第一日開始,便欺了客!」大嗓門侍女根本不管後面拉著她袖子的小姐,繼續扯著嗓子喊道,「你也不去打聽打聽,我們家小姐是誰!」

是誰?的確無人知道。

看打扮,也不像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再說,帝都有錢人家的小姐,郭掌柜基本也都熟識,這一位絕對不是。

「還能是誰,將軍府老夫人娘家,江南林家的一位小姐。」身後,少女淡笑說道。

眾人轉身,見外面雨幕之中,站著一個藍衣少女,身後一襲紫色錦袍的男子撐著傘,少女嘴角含笑,那笑如天空日月高遠。

眾人紛紛行禮,「參見嘉善縣主!」

「免禮吧。」暮顏免了眾人禮節,她本就不愛這般跪來跪去的,這會兒,若不是從「奇貨可居」回來路過看到這般情形,她都不願意出來。

「我說過,自己的丫鬟自己管好。若是出了門丟了將軍府的臉面,我是不介意替你管管的。」少女提著裙裾,款步走來,姿態優雅地在對面坐了,慢條斯理給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才開口問到,「林……依依是吧?」

林依依瑟縮著點了點頭,未說話。

「方才,我進來前……你這小丫鬟想說什麼來著?」暮顏歪著頭,似乎真的在思考。

「說讓我們萬品樓出去打聽打聽,他們家小姐是誰?」郭掌柜神助攻,彎著腰介面道。

「哦……想要別人打聽到什麼呢?」少女轉著茶杯,笑眯眯地恍然大戶,「哦對,你家小姐要進了這將軍府,做當家主母了!……可是,林依依,自己的丫鬟都管不好,由著她這般出來撒潑丟人,你覺得,這將軍府給你,能成個樣子?」

少女淡淡瞥來的眼神,帶著涼意,就像被外面雨幕重重澆了個透心涼。大嗓門丫鬟「你……你……你」了半天,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就是……鎮南將軍英雄人物,將軍府是萬民希望,怎麼能讓她做主母?」

「江南林家?……是哪裡?」

「沒聽過……」

圍觀人群竊竊私語里,暮顏看著臉色青白交加的林依依,挑眉,「怎麼地,真準備在這店大欺客的酒樓里,吃個午飯再走?」

「呵呵……怕是吃不起吧?」

「萬品樓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來吃的!」

「肯定吃不起,不然哪會污衊人家店大欺客……」

「陛下都讚譽有加,她卻信口雌黃……」

……

鬨笑聲里,林依依是怎麼帶著小梨一起離開的,她已經不記得了。她只記得那少女看過來的眼神,沁涼入骨。聽說,是個私生女,身份比之她還不如,憑什麼暮顏就做了縣主,而自己,就被當作螻蟻般驅趕?

林依依又看向身邊的丫頭,再想想一直以來都在暮顏身側的那兩個風華無限的模樣,便愈發覺得自己的丫頭的確是上不得檯面了。

==

從早晨下起的雨,到了中午,淅淅瀝瀝地快要停了。

將軍府後院的小佛堂沒有下人,在這小雨中,顯得格外孤清冷寂。

國公府千金後來的將軍府夫人,和當時太醫院院首的小女兒、以及傾城公主,從小一起長大,好得就像親生姐妹似的,奈何如今,兩位已歸塵土,還有一個皈了佛門自此不問紅塵俗事……

佛堂的院子,比她最初的落魄小院還要小一些,牆上因著年代久遠,紅漆都已經剝落,露出一塊塊白色的底,有藤蔓地雜草順著牆爬上去,其間一兩朵小碎花,在雨中零落。

暮顏踩著小碎石子路往裡走,一步,一步,走得極慢。她把南瑾留在了院外,也沒有拿傘,才走了沒幾步路,睫毛上已經掛上了水珠。

她在院子正中間站住,攤開掌心,看著手中水珠積蓄,眼眸漸漸變冷——掌心裡,竟凝結出了冰珠。

她握拳,垂手,繼續往前走,一直走到了門口,抬起了手。

「站住。」屋內,想起了淡淡的聲音。沒有情緒一樣。暮顏的手,就維持著敲門的動作,定格在半空。

「夫人。」

「……我顧著我自己的教養不說,你就覺得你真有資格踏進這佛堂清凈之地?」說話的音線,清麗、平靜。哪怕門外是害得自己幾乎家破的罪人,彷彿都沒有了絲毫情緒。

暮顏並沒有因為這極為難聽的話而不同,她淡淡開口,卻如驚雷炸響,「我不是將軍的女兒。」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