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一夜,過去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一夜,過去了。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這一夜,還未過去。

顏府。

「嘶!……輕點,疼!」暮顏坐在榻上,衣衫半褪,露出原本雪白細膩的肩膀上,赫然兩大塊青紫,觸目驚心。

沉施跪在她身後給她傷葯,看著都快掉眼淚了,嘀咕抱怨著,「小姐,北遙說的,必須用力抹開才行,不然不會好。……我知道很疼的,小姐你忍忍……都怪那個燁王,認錯人了也就算了,還這麼對小姐!」而且方才說地多難聽!

「好了,別念叨了,讓人聽到你一個小丫頭編排人家燁王,我都保不了你……去看看誰來了……」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暮顏催促道,小丫頭揉了揉濕漉漉的眼睛,放下藥膏噘著嘴往外間走。

那兩團青紫的確看著很恐怖,她回過頭輕輕吹著,心思卻飄遠了,雖然上陽燁後來似乎又覺得她不像了,但第一眼下意識的反應何其敏感而重要,恐怕上陽燁並沒有放下全部的懷疑。

……

「三爺,您……您不能進去!」沉施帶著些焦急的聲音在外間響起,暮顏回神——小叔?

再一看自己此刻的模樣,頓時顧不得滿臉黑線,手忙腳亂地籠著衣服……

暮書墨進來就看到這般香艷的景象,少女紅著臉手忙腳亂地扯著衣服,因著衣裳繁瑣,扯了很久也沒扯好,於是愈發地有些急……

本是誘人的畫面,卻因著肩頭那倆大塊淤青讓人心頭驟疼,嘆了口氣,幾步走過去按住了她的手,「怎麼,把藥膏都擦掉了還想再抹一次?」

「小叔,你怎麼來了?」按著自己手的肩膀掌心灼熱,她似乎被灼痛了般微微瑟縮了下,不滿抗議,「又是這些人自作主張通知了小叔吧?」

「坐好!」暮書墨將她轉了個方向背對著自己,肩膀上的淤青遠比他想象中的嚴重,語氣不由得也重了些,「他們不來告訴我,你就準備自己這麼捂著?這膏藥也不好,得多少天才能化淤?見是燁王就不敢動了?給你的軟劍是擺設?你的真氣是擺設?」

腦門上,被敲了下,不重,可也知道暮書墨這會兒心情不好。

她便軟了口氣,嘆道,「我不想引人注目嘛……為了這麼點事……」

「這還叫這點事?你倒是心大……」暮書墨嗤笑一聲,口氣雖重,手下卻很輕,暮書墨自己帶來的藥膏也似乎更好些,抹著清清涼涼地很舒服,暮書墨看著暮顏鬆開的眉頭,才軟了口氣,走到她跟前蹲下,看著她的眼睛正了色說道,「即使是燁王,甚至是太子,他們想要傷害到你的時候,就不要顧及著身份或者想著低調了,記住,沒有人能夠傷害你!」

淡淡葯香里,暮書墨從未有過的認真和決絕,墨色的瞳孔裡帶著殺伐決斷的凜冽和呵護至寶的柔軟,如此矛盾,卻又渾然一體……

「顏兒……」

暮書墨看著少女近在咫尺的臉,伸手將她的衣裳小心得攏好,嘆息道,「顏兒……如論發生什麼事情,相信我好么?」

他遲疑了很久,知道這是一步險棋……一直到今晚還在猶豫。可是墨二衝進來說上陽燁脫口而出喊出了小夕的名字,那個時候他就知道,這一步棋,他必須下。

他這一生,還未及二十年,卻精通棋弈之道,從無敗績,若定要護一個人,便一定護得住,可是這件事情,本身對這孩子就是一種傷害。

所以他想要她知道,相信他。既然她不願向他坦白,他便裝作不知,可是因此帶來的誤會,他希望她能相信他。

暮顏從未見過這樣的暮小叔,他似乎意有所指,似乎在說方才的話題,似乎又不在,眼神里有太多她看不懂的東西,而相信一詞?

沉施悄悄掩了門退下。

窗外微微涼風吹過燭火搖曳,映著暮書墨眸子里明滅閃爍,自己的影子在裡面卻巋然不動。

拉著自己手的掌心,有些涼,有些濕,再不復方才的熱度。

空氣中清新的葯香已經散去,卻似乎還縈繞鼻尖。

少女幾乎是下意識地,輕輕點了點頭,沒有絲毫猶豫。

她知道,若是這時代,只有一個人值得她交付所有信任,那個人便只有暮小叔。一個願意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出現在她身前的人。

……

暮小叔已經走了。

燭火即將燃盡。

窗外的風愈發的涼,帶著濕漉漉的感覺,有風裹挾著掉落的樹葉吹進屋內,暮顏起身,走到窗前看了會兒天,起風了。這折騰了一夜,終於快要過去,只是天空還黑沉沉的,似乎要下雨。

她關了窗,沉施聽到動靜,進來發現燭火將盡想換上新的,被暮顏揮手制止了,她熄滅了燭火,再淺眠一會兒,天也就亮了。

暮書墨站在外面看著暮顏屋裡的燈熄了,才轉身離開。

他還有很多事要做。墨一方才來報,說是那條小巷子里的屍體被人發現了,而發現的人,不出意料,果然是謝錦辰。

謝錦辰……那個看似困在夾縫中生存的人,其實早已在他自己的舞台上風生水起。

這一夜,不平常的還有很多地方。

那些看似並無關聯的事情,在每一個角落上演,如同散落的珍珠,只等某一隻手,捻起金線串成項鏈。

比如,兵部尚書霍祺年的府邸,突然闖進了一個受了傷的女子,霍尚書前去查看時,那女子身上掉落了一塊玉佩。那一晚,霍尚書書房的燈火,亮了整整一夜。

比如,燁王殿下在帝都的王府里,有一種格外緊張的氣氛,好幾個不同打扮的人進進出出,進去時忐忑,出來后更是不安。

再比如,瑞王殿下的府邸,也是徹夜未眠。千姿坊的時候,太子離得遠,沒有見到的情況瑞王見到了,沒有聽到的驚呼,瑞王也聽到了。

能讓上陽燁這般激動叫著「小夕」的女子,他想,他該好好查查!

積攢了一晚上勢頭的瓢潑大雨,終於落下了。所有大臣們都在金碧輝煌的大殿里,聽著外面大雨劈啪作響,看著大殿里盛裝出席的少女,霍尚書說,那是他尋回的女兒——上陽夕顏。

那位少女的長相,幾乎不用懷疑,因為和當年的傾城公主,一模一樣。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