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厲千川沒有猜錯,心情不好又犯病的暮三爺,就是來安陽王府折騰的。

早朝還未結束,他在房裡其實也沒睡多久,迷迷糊糊半夢半醒的睡了一會兒,也就滿血復活了,一如他尋常沒心沒肺的模樣。

一起,就嚷嚷著要吃早膳,還指名道姓要吃王府里王大娘做的水晶蝦餃、虎皮花生。這暮三爺雖不著調,卻一向嘴甜會哄人。這王府里一直以來也就倆主子,都死安靜的,難得有個熱鬧的來自然都是喜歡,多年以來,早已混得如同自家人。

更何況,還是自家小姐喜歡的人。

自然當作半個主子了。

王大娘聽聞暮三爺想吃,自然樂顛顛擦著手就下了廚房。

沒一會兒,一盤子熱氣騰騰地水晶蝦餃就端了上來,還有一碟子濃香四溢的虎皮花生。

早就在院子石桌上翹首以待的暮三爺倒也不客氣,吃了還要兜著走,「嘿,王大娘的水晶蝦餃就是好吃。也不知道是什麼秘方,暮府的廚子笨,就是做不出這個味道。這不,嘴饞了好久了,今兒天還沒亮,就巴巴趕過來了……」

一邊囫圇吃著,一邊絮絮叨叨,也難為他發音還這麼清晰。

誰不知道今兒個這位爺是來討酒吃的,那陣仗,跟來打劫的似的,幾乎整個王府的人都被驚醒了,再看看傅管家,到這會兒都在嚷嚷腿酸,快花甲之年的老人了,怕是多少年沒這般跑過了。

這會兒卻說是為了她的蝦餃,王大娘心底笑著也不點破,只順著說道,「三爺喜歡多吃點,還有呢……」

聞言,暮三爺也不客氣,眼睛一亮,正有此意地模樣毫不遮掩,笑嘻嘻說道,「那王大娘,剩下的給我拿個食盒裝了,我帶走!」

半點不好意思都沒有。

厲千星端著白米粥進來的時候,見到的就是暮三爺這般沒個正形的模樣。

日色初升,淡淡的暖意里,男子笑地溫軟而明朗。少女就在這明朗里,愈發繾綣地彎了眉腳,世人如何評價她都不在乎,她只想要這樣的早晨,他笑著,她便也能笑著。

「墨哥哥,蝦餃要現吃。喜歡吃的話,明兒個再來就行,帶回去也是冷了,再熱一遍也沒那味道。」她含笑,緩步而來,姿態優美,宛若足下生蓮。俯下身將粥碗擱在石桌上,「墨哥哥,喝點兒粥吧。剛熬好的。」

低身俯伏間,青絲滑落,淡淡葯香絲絲縷縷蕩漾開來。

別有風情。

暮書墨看看那碗濃香四溢賣相極好的白米粥,眸色暗了暗,終不置一詞,只是笑著叫住領命正準備退下的王大娘,「那大娘,等等!」

「三爺,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當,只是麻煩三娘,再做一份蝦餃待會兒我帶走。我家小侄女兒昨日被我灌醉了,想來酒醒肯定過了早膳時分,正好帶回去給她嘗嘗。」

這倒是真的,原本帶回去也是想給她吃。也不知道怎麼了,看到蝦餃就想到昨晚那個可憐兮兮的模樣,眯著眼跟自己說,「小叔,我餓了」的模樣。

彷彿鬼使神差的,又道,「或者,還有什麼拿手的點心做一點兒,我一起帶走。」

也是怪不好意思的,要吃的要到安陽王府了。只是暮府他不好插手,下人們存心刁難,他就算干涉了也只會適得其反,再說,那孩子恐怕自有打算,估計也不願自己替她出頭。

王大娘一愣,將軍府的小姐?從未聽著從三爺口中說出,心下不解,卻也不在意。自己的手藝被人喜歡,自然是開心的,當下就福了身,到了聲「好嘞!」就興沖沖地去做糕點了。

倒是在邊上坐下的厲千星聞言,問道,「墨哥哥說的……可是雲韓?」

她和暮家人不熟,和暮家小姐更不熟,但暮雲雪聽說是在森羅學院的,也就剩一個暮雲韓了。……只是,墨哥哥不是不甚喜歡那倆侄女么?

他笑著解釋,「沒有,近日裡來了個小侄女兒,我大哥的。可真是個妙人,你該和她認識認識。」

一愣,她終日不願出府,蝸居在自己的小小一方天地之間,自然不知前陣子沸沸揚揚的「將軍府私生女」,只是卻有些委屈,低了頭嘟噥道,「墨哥哥是說我無趣么?」

必然是無趣的吧。她也覺得自己挺無趣,帝都小姐們的話題她不感興趣,人家也不願跟她玩,哥哥終日似乎都很忙,下人們雖然服侍地很周到,卻終究有一層主僕之別。

沒有朋友、沒有話題,沒有消遣,除了心頭那點小小的心思,她的生活便如同一片空白。

怎麼會不無趣?

暮書墨倒是沒發現身邊少女情緒的變化,只是低著頭吃蝦餃,餘光掃過那碗熱乎乎的白米粥,無端地想起那個孩子,捧著跟她腦袋一樣大的粥,拿著勺子一口口的舀,吃的滿嘴滿臉的模樣……

她用和白米粥一樣糯軟地聲音,撒著嬌說,「嬤嬤,要吃粥……」

眼底一沉,淡淡笑道,「你呀……我一直說,你在這院子里,沒有病都悶出病來了,小小年紀和個老太太一樣,王大娘做的那麼好吃的水晶蝦餃你總不吃,非要吃什麼白米粥……」

厲千星心底狠狠一抽,有些窒息。

暮書墨抬頭,繼續笑著說道,「下次我帶她來玩兒,或者你去將軍府找她玩兒,她叫暮顏,你會喜歡她的。你們年齡相當,跟她學著點兒,小姑娘家家的要有朝氣。」

這孩子,太過於空靈。空靈到縹緲。暮書墨想,暮顏卻完全不同,格外的像個泥地里打滾的潑猴。

他抬頭看過來的眼神,什麼都沒有,澄澈、乾淨、和煦,像是一個最完美的長兄關心自己妹妹。心臟的地方,又有點隱隱地痛,原來,白米粥也隨著那個人走了,只有自己傻傻地堅持了這麼多年……

她捂著心臟,有些狼狽地避開了他的目光,站起來說道,「好……墨哥哥你慢慢吃,我先回去喝葯了……」說完,狼狽的轉身,近乎於落荒而逃。

沒有看到,身後的暮書墨,看著那碗粥,擱下了筷子,再沒了吃早膳的心思。

有些東西,你不能問,我不能說。這便很好。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