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佩再現

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佩再現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原來是上陽燁。

連太子都沒認出她來,這會兒竟被他給認出來了。

暮顏不動聲色,轉了身,對著上陽燁行了禮,道,「原來是燁王殿下。方才丫鬟無禮了,燁王殿下大人大量,不要跟她一般見識。」

上陽燁看著她,目光帶著探索和深究,未說話。

太子殿下素來善於圓場,笑呵呵說道,「三弟,這位你一定還不認識,這是父皇新封的嘉善縣主,是鎮南將軍暮離的女兒,叫暮顏。若是她的丫鬟得罪了三弟,三弟罵幾句也就是了,不必動怒。」

暮離?暮顏?

他愈發不確定,心中似乎有種期待,在冒著泡兒的浮上來,告訴他——就是她!

他的母妃總不喜歡他,覺得他不夠努力不夠天資聰穎,不夠得良渚帝的喜愛,所以連帶著她自己也不受寵,一個父皇不寵母妃不疼的皇子,就算錦衣玉食著,也是少不得受了欺負的,那時候,就那個女孩,「燁哥哥長」、「燁哥哥短的」跟在他身後,哪怕自己欺負了她,她也是癟著嘴,眼淚倔強地掛在眼睛里就是不掉下來,只要自己一哄,就會破涕為笑。還會用又短又肥的小手抱著他,告訴他「一切都會過去……」

也是後來,因著她的關係,良渚帝似乎也漸漸偏疼了他一些,日子才好過了。

而那孩子,終究是他過去孤單歲月里,最溫暖的一個擁抱。

方才,暮顏回眸剎那,他以為又見到了那孩子,那眼神,像極了!

可是……若她還活著,那麼那個小小的棺槨里,躺著的又是誰?

他心中開始起了疑心,目光瞥過探究狐疑地看著他的太子和瑞王,面上便絲毫都不敢顯了,突然嗤笑一聲,道,「本王只記得暮離有一個女兒,聽說是准太子妃。何時又出了一個暮顏?」

沉施的臉色瞬間就不好看了,若不是暮顏拉著,估計她又敢衝上去了。

「咳咳……」太子微微咳了兩聲,解釋道,「三弟……有所不知,這是暮將軍在桃源鎮的孩子……」

意思不言而喻,卻說得極為含蓄。果然是太子風格。

上陽燁挑眉,嗤笑一聲,「原來是個私生女罷了!難怪和那位準太子妃真真是天壤之別,雲泥之差!」

當下,連南瑾都面色不善,淡漠的眼瞳里殺意四起,上陽燁微微一怔,深深看了眼那個漂亮侍衛。

唯有暮顏,似乎自始至終都不甚在意。她始終站著微微低著頭,嘴角隱約可見淡然笑意,似乎外界如何說她,於她並無半分關係。

「三弟……那是父皇封的縣主,你這樣甚是無禮。」上陽瑞看了一會戲,終於開口,對著暮顏道歉,「嘉善縣主,我這三弟自小孟浪言語無忌,你莫要放在心上。本王替他向你道歉了。」

呵!一個太子,一個王爺,紛紛向她道歉,她可受不起。她依舊是那很淡的笑容,按著南瑾示意他別亂動,行了個禮道,「王爺客氣了。民女怎敢怪罪燁王。只是時辰也不早了,民女先行告退。」

說罷,轉身便走,背影瀟洒而帶著絲決絕的味道。

門外,站了好一會兒始終不敢進來卻有些擔憂的閆夢忱看了看臉色莫測的太子和二王,又看著暮顏安全出來了,才悄悄鬆了口氣,她真怕南瑾一個激動,跟這幾位打起來!

上陽燁看著瀟洒離開的暮顏,這孩子自始至終似乎都在謙遜好脾氣地笑著,無論自己多麼出言不遜,她似乎都不在意,可是一轉身的剎那,他便發現,這女子,自始至終,脊背都是挺得筆直的。

暮顏……

暮離,我從不相信你會有私生女!我也從不相信,那場漫天大火之後,你竟有心思這般心思卿卿我我!

==

暮書墨跟著小譚離開后,並未回將軍府,而是去了吟風樓。

連暮顏都不知道的是,吟風樓這間格調格外高的廂房,是獨獨屬於暮書墨的,除了他之外,整個吟風樓沒人有資格進來,連陳媽媽都不敢私自闖入。

這間房間,是比他在將軍府的院子還要機密的存在。

彼時,墨二匆匆來報的時候,他就靠著窗,軟塌之下,還跪著一個女子,低著頭看不清面容,只看得出身形嬌小似乎尚未及笄,而墨一站在邊上。

墨二是暮書墨派給暮顏的暗衛,一般沒什麼事情從來不會離開暮顏,這會兒卻急匆匆而來,暮書墨幾乎是下意識就坐直了身子問道,「發生了何事?」

他記得,今晚她就在這彤街,方才從窗戶口還聽到閆夢忱喚她,南瑾也跟著,還有北遙,應該是很安全的才對。

他沒有發覺,自己緊握這拳頭,青筋都爆了出來。

「爺。燁王遇到了三小姐,似乎是認錯了,但是屬下覺得不對勁。」

「什麼不對勁?」暗衛從來不會捕風捉影,更何況是素來可靠的墨二。

「燁王抓著三小姐的肩膀叫了聲小夕,三小姐當時整個人似乎就不對勁了……」墨二皺著眉,考慮著,似乎想要用更精確的詞來形容,但是他們素來殺人、保護、執行命令是能手,如何斟字酌句卻是天生弱項,這會兒怎麼也找不到準確的詞。

而暮書墨顯然已經不在乎他後面說了什麼了,他腦子裡反覆只想著一件事,上陽燁認識顏兒!

「後來呢?!」他的聲音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的驚駭激動和沙啞。

「後來似乎是認錯了,三小姐便離開了。這會兒已經回了府,屬下才趕過來的。」整個顏府全是他們的人,如此他才放心趕來,上次一不小心跟丟了,便差點兒出了大亂子,這次是無論如何都不敢了。

夜明珠的明亮光線里,暮書墨沉默地不說話,很久,才似乎下定了決心,看向下面跪著的少女,道,「去吧。想辦法混到霍祺年身邊,讓他承認你的身份。」說罷,隨手遞出一塊玉佩。

那塊玉佩,是前幾日剛託人從暮離那裡拿來的,圓形玉佩,雕龍刻鳳,背面兩個字,蒼勁有力——夕顏!

「是。」少女並未起身,跪著向前兩步,接過玉佩,又低著頭退下,自始至終,連容顏都瞧不見半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