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叔動怒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小叔動怒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經暮雲翼一提,暮顏也想到了——所以,這是暮雲翼未過門的妻子,她的大嫂,未來的將軍府女主人?

這就是……暮雲翼口中說的,賢惠的?

暮顏打量著那鵝黃色衣衫的少女,衣衫洗的有些發白,衣擺處皺皺的,挽著簡單的髮髻,髮髻上一隻小巧的銀質小簪,除此之外什麼首飾都沒有了,連耳環都不曾戴。

長相也算清秀,但是全程都縮在丫鬟身後,倒是那丫鬟,大嗓門的一點都不怕生,在這將軍府里也頗有當家的姿態,指揮者那群小廝抬著木箱子。到了岔路口,估計不認得路了,左右看了看,看到暮顏他們站在不遠處,立刻眼睛一亮,擺了擺手讓那些人放下箱子,噠噠噠幾步走過來,對著暮書墨行了個禮,就說道,「想必您就是三爺。奴婢見過三爺。」

暮書墨「唔」了一聲,也沒接話,不過倒也是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氣氛有些尷尬,最怕空氣突然的安靜。

暮顏看著微微有些不知道怎麼反應的丫鬟,暗笑。

而她身後,鵝黃色長裙的女子局促走來,低了頭屈膝,「小女江南林家依依參見三爺。」話落,耳根已是通紅,揪著帕子的指尖連指甲都已經用力到發白了。

「不必多禮。」暮書墨終於開了尊口,只是說道,「將軍府並沒有太大的規矩,你們自己忙去吧。」

「是……」

「三爺,我們有些找不到路,不知道可不可以請這個丫鬟帶我們過去?」小姐還未說話,那個大嗓門丫頭倒是說的快,指著暮顏就要她帶路。

……

丫鬟?

「丫鬟?」暮書墨終於正眼看了下大嗓門丫頭,只是那眼神冷若冰霜,他嗤笑一聲重複,重複完突然就厲聲喝道,「放肆!見到堂堂嘉善縣主說是丫鬟!還不拖下去!」

「啊!」

話音落,那丫頭反射性嚇得跪了地,還沒反應過來暮書墨說的是什麼,暮書墨身後突然不知道哪裡出來的黑衣人,手腳麻利地上前拖著瑟瑟發抖已然連求饒都不會的丫鬟拖了下去,也不知道到底拖到了哪裡,鵝黃色衣衫的女子早就跟著跪著,身子抖得跟個篩子似的,結結巴巴地求饒,「三……三爺……開……開恩……」

暮書墨一直以來從不輕易發火,或者說,其實他很少有真正發火的時候,萬事不留心的人,沒什麼真正放在心上的,於是也沒有真正能讓他動怒的。

自始至終,唯有一個——暮顏。

而這丫鬟,初來乍到,一下踩到了地雷。

這會兒,暮書墨沉著黑漆漆的臉色,陰雨密布,本就膽小的那位小姐,額頭上一層薄薄的汗。

被嚇的。

其實女子長相雖說不是很美,但也的確是小家碧玉型,此刻這般欲泣未泣的模樣,倒也多了幾分病弱西子我見猶憐的味道。

暮書墨不為所動,冷著臉哼了一聲,「你不該求我。」

女子低著頭,攪著帕就著跪著的姿勢挪了半圈,低聲哭泣道,「嘉……嘉善縣主開……開恩,小梨……多有,多有得罪之……之處……」

暮顏卻並不喜歡這種別人跪著自己的感覺,特別跪著的那個還是老夫人娘家的又素來以柔弱出名的小姐,就像是自己欺負了她似的。

左右也不過是被人誤會了罷了,她一向穿的素凈的確不如別的小姐們繁複冗雜,但是看著也不是一個小丫鬟可以有的打扮,估計那個叫小梨的丫頭做的功課里將軍府小姐只有一個大小姐了,是以,直覺就覺得自己是暮書墨的丫鬟了。

誰都知道,三爺浪蕩公子一個,對自己的丫鬟偏疼點,穿得好點,也是有的。

「起來吧。」暮顏心中暗自嗤笑,不動聲色地往邊上移了半步,錯開了這位女子的跪拜,才淡淡開口道,「熠彤不同於江南,多得是不起眼的達官貴人。自己丫頭就好好管教,若是管不好再這般衝撞了別人給將軍府惹了麻煩,我也不介意替你管教管教。」

「是……」林依依低頭,攪著手帕,咬地嘴唇紅艷如血,背上,看得到鵝黃色的裙子微微地被汗水浸濕。

只是一個比自己還稍小的女孩,可是背著手俯視著的眼神,莫名有著壓力,帶著若有似無的上位者的風華,總覺得比方才暮三爺說的話還要重幾分,讓人抬不起頭來。

廂房門口因著聽到響動出來查看一二的老夫人扶著門框,看著這一幕,一時有些神色莫名,她想,若暮顏沒有這樣尷尬的身份,若暮顏是從小在她身邊長大的,若暮顏不是丹田破碎的廢物體質,那她必然是比雪兒更加耀眼的存在……

可惜,沒有如果。

而自己母族只有這樣上不得檯面的,她已經很不滿,如今再跟暮顏一比,更是沒有了出去跟著丟臉的興趣了……

身後嬤嬤看著老夫人不愉的神色,試探著開口問道,「老夫人,不如……」

不如什麼?出去也是丟臉,扶不起的泥巴罷了,她微微嘆氣,轉身,對著嬤嬤輕聲說道,「隨他們去吧……」

嬤嬤點頭稱是,扶著老夫人又悄悄轉身回了房。

路過駐足的下人們開始漸漸多了起來,大多不敢明目張胆的,都暗搓搓里地躲在假山後、樹木后,甚是也有直接假裝低頭找東西的,暮顏對於被圍觀一向沒什麼興趣,再說,那丫頭也被拖出去了,恐怕今日之後這對主僕在這偌大將軍府也是生存艱難。

思及自己當初遭遇,也是不忍,開口說道,「小叔,其實不必這樣的。走吧。」

暮書墨餘氣未消,掃了一眼周邊拉長的耳朵,提了聲音淡哼,「什麼不必?我捧在手心裡的人,容得這群沒眼力見的東西胡亂置喙?她配?!」

四周,隱隱有抽泣聲,似乎都在回憶自己是否曾經得罪過這位新晉縣主……

暮顏好脾氣地笑笑,也不願在老夫人院子門口懲罰她的小輩,更不願被人這般圍觀著,轉身去拉暮書墨,笑嘻嘻地哄著說道,「走吧,小叔,我沒生氣,所以你也不必生氣。不是還要去我那蹭晚膳么,這會兒去正好,晚了北遙可就不做你的了。」

少女拉著自己的手,無意識微微晃著,帶著點兒討好的味道,眼睛彎彎亮亮地看過來,暮書墨哪裡還有什麼氣,當下板著臉便走了,也懶得理會地上那個嚇得快暈過去的女子,左右又不是他要娶得!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