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下載
  3. 寵冠天下:將門商女
  4.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囂張的丫鬟和軟弱的主子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囂張的丫鬟和軟弱的主子

作者: |返回:寵冠天下:將門商女TXT下載,寵冠天下:將門商女epub下載

三人一同回了前院,見謝錦辰已經走了,就暮書墨和厲千川說著什麼。

厲千川見他們回來,便帶著厲千星也告辭離開了,一時間,顏府又安靜了下來。正準備去後院種草藥,若不是方才見到,怕是都要被自己遺忘直到枯萎了。

不料,卻被暮書墨拉住了,說是老夫人要她回去一趟。心下雖是疑惑,她卻也跟著去了。回府這麼久,老夫人從未找過她,幾乎是不聞不問的放養在將軍府的角落裡,即使是縣主的聖旨下來,老夫人也不曾改變態度,可見對她多不待見。

這會兒卻不知道怎麼地,竟要她回去了。

老夫人的院子她還是第一次來,跟著嬤嬤一路去了廂房,彼時老夫人午睡還未起,暮顏便讓嬤嬤不用通傳,在外間等著,嬤嬤沏了茶,便也悄悄退下了。自始至終,一點聲音都未發出。暮顏等得極為有耐心,一直喝了兩杯茶,吃了點果子,裡間才傳出老夫人的聲音,嬤嬤立刻進去伺候著起身了。

暮顏還能聽到裡面低聲交談的聲音。

「老夫人,三小姐來了,在外間等了許久了。」這是嬤嬤。

「那你怎地不喚我。」這是老夫人,似乎還帶著些下人做事不利落的不愉快。

「是三小姐不讓老奴通傳,說是讓老夫人多睡會兒。」

「那便快些吧,別梳那麼複雜的發誓了。」

「是……」嬤嬤很耐心地帶著些笑意地答道,聲音便沒有了。

隨後想起衣服料子的窸窸窣窣聲,片刻后,輕緩的腳步聲拖過地面,老夫人從帘子後走了出來,裝扮的確很隨意,和往日一絲不苟沒得比,似乎因為是方才醒來,臉色微微地紅,眼神有些還未清醒的倦意,「你這孩子,怎麼來了也不讓下人通傳,白白在這等著。」

暮顏笑著起身,攙扶著老夫人到了榻上坐好,才回了自己的位置,才笑著回道,「我左右也是無事,便在祖母這喝茶了。」

「知道你是孝心,不願擾了我的睡眠。」老夫人比之往日,更多了分從未有過的慈祥和正視,「若你喜歡這茶,便讓下人給你包上些帶著走。」

「謝祖母。」

有嬤嬤端著紅棗銀耳羹進來,那是老夫人每日午睡起了都要喝得。

老夫人接過了碗擺擺手,那位嬤嬤便低著頭倒退著出了門。老夫人握著勺子攪著銀耳,微微翹起的小指上深藍色金屬甲套,小巧的藍色寶石一閃而過尖銳的光。老夫人攪了一會,舀了一勺子喝了才抬頭問道,「新府邸可還習慣?缺不缺人?」

「謝祖母關心,都好。小叔前幾日給我送去了些人手,我府中沒那麼多規矩,我也是不太習慣太多人伺候著,如今這些,已經夠了。」

這孩子就是這樣,一直以來低眉順眼一臉與世無爭的模樣,可是這幾日她總睡不好,無端就想起那日暮顏略顯瘦削卻異常筆直的脊背,她又說,「如此,便好。你畢竟是將軍府的女兒,若是缺什麼,回來跟我說,」

「好。謝祖母關心。」

一時無言,一個安靜坐著,不卑不亢的姿態,看著還有幾分瀟洒,而老夫人,便慢悠悠地喝著紅棗銀耳羹。老夫人喝得很優雅,勺子並不會碰到瓷碗,喝的時候也不會發出半點聲音,屋子裡,午後斜陽暖暖的光線里,這一老一少似乎異常和諧。

一直到整碗羹都喝完,老夫人微微有些郁蹙,那個孩子維持著同樣的表情,連姿勢都不曾變一下,對於自己叫她過來的原因竟然如此沉得住氣,但是這樣的情況下,似乎有些話突然就有些開不了口,她將喝完的碗輕輕放在身側几上,才說道,「今日喚你過來,就是想問問,順便交代幾句。你這孩子,也是個不聲響的,不愛說話,以後自己管著一個府,不同於在將軍府的蔭蔽下,若有什麼不懂的,或者難事,便回府來同我說。我……總是你的祖母。」

「是。孫女謹記。」暮顏依舊是不卑不亢的。當日跪在前廳受罰,是這樣,今日被這般關心,還是這樣。

老夫人有些無力,也不知道這看著綿軟,實則油鹽不進的性子是像誰……必然是像她那個娘親吧。想到這裡,又有些不快,揮了揮手,道,「如此,便下去吧。」

「是。祖母。孫女改日再來看你。」

她走出院子,對於老夫人今日叫自己過來到底何意還是不太明白,而院子外,暮書墨已經遙遙走來。見到自己出來,他便站在遠處不再前進了,一直到自己走到跟前,才笑著說道,「見你遲遲不出來,正想著尋進去。母親叫你過來何事?」

「大約是無事吧。老夫人只是囑咐了幾句。」顯然,原來是有事的,後來不知道怎麼的,沒說出口。不過這事,她也沒打算跟暮書墨說。

暮書墨也似乎不太信,想了下才說道,「那便送你回去。」

「小叔……我的府邸就在邊上,幾步路而已。」她皺著眉提醒道,就這點路,還要送來送去的,她又不會丟,「再說,南瑾跟著我呢,這點路還能迷路或者出事不成?」

暮書墨卻徑自拉了她的手握著,暮顏的手總是偏涼,他便似乎習慣了這般給她暖著,笑著說道,「送你回去,順道蹭一頓晚膳。府里的廚子沒有北遙做的好吃。謝錦辰的這個廚子到的確是個好廚子。」

……其實她想說,北遙不是廚子。

「進來!搬進來!」遠遠地,有女子頤指氣使的聲音傳來,暮顏詫異看過去,一個丫鬟打扮的少女,指揮者小廝抬著兩個箱子朝一個院子走去,「小心些,這都是我們小姐的東西,磕壞了碰壞了我就找世子罰你們!別忘了我們家小姐是誰!」

暮顏注意到她身側,還有一個一身鵝黃色裙子的少女,倒是有些局促和緊張,手裡的帕子都被扭得不成樣子了,她微微紅著臉地低聲攔著自己丫鬟,聽不見說了什麼。

好囂張的丫鬟和好軟弱的主子……

暮顏抬頭,無聲詢問暮書墨。

暮書墨搖搖頭,「不清楚。大約是……母親的那位遠方親戚?」他這幾日白日里幾乎都不在府里,更不會知道這不知道哪裡出來的少女是誰,但是想著前幾日聽說的事情,大約也猜到了幾分,只是……這樣的女子?配給暮雲翼?

回到頂部